fbpx
十方人物

頂級足球員的信仰和人生領悟:佛教徒巴治奧的經歷有何啟示?

1297

2018世界盃足球決賽落幕。和以往一樣,觀眾看球賽直播時,經常會看到球員在胸口畫十字或跪下祈禱的動作,似乎世界級球星中不少都有宗教信仰。現代職業足球廣受全球關注,也是高度商業化的活動,球星在比賽生涯中身心都承受沉重壓力,自不待言;加上他們收入不菲,生活中面對很多誘惑,信仰確實能幫助他們將心態和生活穩定下來。

由於傳統的足球強國主要來自西歐和南美,球星的宗教信仰似乎以天主教和基督教為多。那麼球星中有沒有佛教徒呢?似乎並不是有很多相關資料可以考證,不過近代球星之中,有一位倒是以篤信佛教馳名的,就是意大利名將羅拔圖‧巴治奧(Roberto Baggio,或譯巴喬或巴吉歐)。

巴治奧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出道至廿一世初是世界知名的進攻中場(或出任第二中鋒),以技術細膩、走動靈活見稱,1993年獲選為歐洲足球先生和世界足球先生。他十五歲已在正式的職業聯賽上陣,代表維琴察出戰意大利丙組聯賽,其後先後効力六家意大利甲組球會。他曾協助球會兩度贏得意大利甲組聯賽冠軍,一次取得歐洲足協盃;代表意大利國家隊五十四次,於1990年及1994年世界盃分別取得季軍和亞軍。

巴治奧在球場上的英姿

不過,巴治奧最為人記得的,很可能卻是悲情的一幕。1994年,他帶領意大利進入世界盃決賽,與巴西劇戰一百二十分鐘仍打成零比零平手,要以互射十二碼決定冠軍誰屬。理應是全隊技術最好的巴治奧,負責為意大利主射最後一輪十二碼,但卻射失,因而將冠軍奉送了給巴西,成為他職業生涯最大的遺憾。四年後,意大利在世界盃半準決賽對法國時再次要以互射十二碼定勝負,巴治奧沒有理會上一屆射失的心理陰影,擔任意大利第一個主射的球員,一舉射入。雖然結果意大利這場還是在互射中落敗,巴治奧的勇敢英雄印象,自此深印在球迷心中。

跟大多數意大利人一樣,巴治奧自小信奉天主教,經常到教堂做彌撒,當上足球員後也是如此。不過,激烈的比賽令他深受傷病困擾,有一次腿部手術縫了二百二十針,實在是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因此,那個時期巴治奧的心靈非常脆弱,甚至曾經對母親說過:「殺了我吧,我實在受不了。」他有一位朋友毛里齊奧是佛教徒,會不時安慰他,也因而引發了巴治奧閱讀佛教閱讀佛教書籍的興趣。到1988年元旦,他正式皈依。

巴治奧在義大利出席一個佛教團體的開幕禮時誠心合十

他解釋,傷患確是引導他信奉佛教的其中一個途徑:「佛教講因果報應,每個人都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負責。當年受傷時,我經常問自己:『為甚麼偏偏輪到我?』佛教讓你換一個角度看問題,後來我明白了,生活就是挑戰,佛教教導了我要不斷挑戰。」他又補充:「佛教讓我尋求覺悟,給我力量,避免迷失。如果沒有佛教,我現在可能正在卡爾多尼奧跟父親打鐵,或者更糟,沉迷於吸毒或其他惡習中。」

自皈依佛教起,巴治奧每天至少打坐唸經兩次,每次至少一小時,在任何地點、任何情況下,從不間斷。他的職業足球生涯經歷不少高低起跌,但他始終鍥而不捨,沉著地練習和比賽,最終到三十七歲才退役,成就輝煌。能保持這份心態,跟佛教有莫大關係:「佛教讓你對自己有更清醒的認識,也對自己更有信心。內在的修煉使我的精神徹底放鬆,但也高度集中。同時,佛教使我意識到自己的缺點,還教我如何克服這些缺點,戰勝自我。」

由於巴治奧是國際知名的球星,在意大利更是德高望重,有不少足球員也受他影響,信奉佛教,其中包括另一名意大利國家隊成員高古(Francesco Coco,或譯科科),以及法國著名守門員費爾(Sebastien Frey,或譯弗雷或弗賴)。

巴治奧退役後,一度出任意大利足總的青訓部主任,不過大部分時間卻過著簡單平靜的生活,甚少在媒體上露面。不過,2014年10月,他卻在米蘭出席由自己花費巨資創辦的佛教中心的開幕儀式,手持佛珠,與在場近千名學佛者一同虔誠合十。該中心是目前全歐洲規模最大的,可供大量信徒在裡面進行禪修體驗。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