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豬流感的真正危險在那裡?家豬染病,野豬被宰….

400

今年8月,中國農業農村部陸續報道多宗非洲豬流感(African swine fever,下稱豬流感)事故,例如在8月底,浙江省樂清市就有三百四十頭豬死於豬流感,成為中國第四個證實已出現豬流感的省份,而各地相距最遠竟達一千二百公里,據中國獸醫局的報告,目前出現豬流感的地方,除了樂清市外,還有河南省的鄭州、江蘇省的連雲港和遼寧省的瀋陽。事件已令全球農業界和獸醫界高度關注,因為中國的豬隻數目佔全球總數超過一半,豬肉產量是歐盟的兩倍、美國的五倍,疫症若蔓延下去,後果極為嚴重。

豬流感經病毒傳染,人類飼養的家豬以至野豬均會因而致命。而令問題更為嚴重的是,目前醫學界仍未找到豬流感的疫苗或治療方法,豬農唯一的防範方法是推行極為嚴謹的衛生措施,以及在豬隻飼料中加入防病毒藥物。一旦發現有豬隻感染了豬流感,為防止擴散,就只有將整群豬屠宰。在2016和2017年,每年全球均有超過三十萬頭豬遭宰殺,以防止疫症蔓延。

雖然人類不會受到感染,但是豬流感對民生還是會有重大影響,首先是豬肉會因而減產,影響糧食供應量;同時染病豬隻的屍體容易受細菌感染變壞,也會損害食物安全。

現在各方專家擔心的是,若因豬流感蔓延而導致大量豬隻遭宰殺,豬農生計會受損,豬肉產量將下降,價格也告上升,消費者會因而改為選擇其他含豐富蛋白質的食物(豬肉是中國人吸取蛋白質的最主要食品)。豬流感也會導致入口禁制,嚴重影響國際貿易。以2014年歐盟爆發豬流感為例,當年以每年二百公里的速度擴散,結果每年的商業損失達數十億歐羅。

而中國過去面對類似疫症,並未見得能妥善處理。2013年,中國曾出現超過一萬六千頭豬隻屍體在上海附近的湘江漂流的情況(傳聞其中部分因疫症而死亡),危害到該地區的食水供應;也引發了史上其中一次最大規模的豬隻宰殺──在不足兩年內,豬隻數量下降的幅度已等於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豬肉業的總量。

此外,上文提及自2014年在歐洲開始傳播的豬流感也仍在擴散:最初是該年1月在立陶宛出現;同年在波蘭、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也告爆發;到2017年6月,捷克證實出現豬流感;到了今年,羅馬尼亞、匈牙利、俄羅斯、烏克蘭和摩爾多亞都曾爆發。此外,在德國,野豬也受到牽連,豬農呼籲宰殺全國七成的野豬,數量達數十萬頭,因為他們認為野豬令豬流感更易於蔓延。丹麥甚至計劃在與德國接壤的邊境興建圍牆,以防止野豬入境。

很明顯,宰殺並非長遠解決問題的方法,不過截至目前,不論中國或歐洲似乎都還未找到有效處理豬流感的方法,我們除了寄望醫學界能在短期內作出研究突破外,或許也應該思考人類的整體飲食習慣長遠能否改變。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