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環境保育

熊與人可以和平相處嗎?法國羊農堅拒政府引入棕熊,其他人則舉出很多理由支持…

814

在法國南部庇里牛斯山區(Pyrenees),不容易親眼見到野生的棕熊,但卻不難推測牠們的踪跡:泥土上有熊的爪痕、也偶爾發現被熊捕獵的動物遺骸。對於在當地的牧羊人,為數不多的野生熊足以令他們產生心理威脅。

庇里牛斯山是法國養羊業重鎮,這裏的草坡上有成千上萬的羊群,提供羊奶芝士和羊肉。

當地羊農說,野生熊喜歡以濃霧作為掩護,伺機襲擊羊群。卡佐爾(Cazalé)說:「我曾在山邊看見一頭熊慢慢吃掉我的羊,牠看著我,好像在嘲笑我。」另一位羊農泰拔每次損失了羊都感到很沮喪,他說:「牠們專揀最優質的羊來吃。」

據知,庇里牛斯山區目前只有43頭野生棕熊,當中一頭更是現存最後一頭帶有庇里牛斯山原生熊血脈的熊。法國政府計劃今年九月把兩頭雌熊引入到庇里牛斯山區的貝亞欣(Béarn)省,讓物種有機會繁衍。這項計畫被當地不少畜牧業者反對,但亦有不少人支持。

二十世紀初,庇里牛斯山區約有150頭棕熊,此後因受到捕獵而漸次消失。1970年代時,法國政府才開始草擬挽救計劃,但可惜為時已晚。1990年代初期,庇里牛斯山區的棕熊一度完全絕跡。法國政府於1996年和2006年兩度由斯洛文尼亞引入棕熊,2016年,野生棕熊數目增加至39頭,其中10頭是初生的棕熊。

根據法國國家狩獵及野生動物局(ONCFS)2017年的調查結果,庇里牛斯山區目前有43頭熊,但棲息地分佈極不平均,主要集中於山區的中部和東部,西部只有兩頭公熊相依為命。

法國政府今年5月公布2018年到2028年「庇里牛斯山區棕熊保育計畫」,未來10年內增加當地的棕熊數目至50頭,若牧羊人因熊攻擊而蒙受損失,政府會負責賠償。

法國前生態部長余洛(Nicolas Hulot)曾說,他不希望看著這支熊族血脈消失。余洛更於今年8月28日 因為氣候與其他環境保育目標缺乏進展,宣布辭職。

野生動物協會(Association Pays de l’ours-Adet)主席亞倫‧雷耶斯說:「庇里牛斯山十分適合野熊生活,牠們亦十分適應當地的環境。羊農和野熊是可以和平共存的。我們只希望引入雌性棕熊,以減少近親繁殖。」法國再度引入棕熊,對山區居民和牧羊人來說都是大事。法國政府在庇里牛斯山等六個省份進行意見調查,結果顯示多達71.6%的受訪者贊成引入兩頭熊,25.4%人反對;貝亞納地區的居民,贊成比率58.6%,亦是超過半數。

然而,部分山區畜牧業者非常反對再度引入野熊,擔心這些熊攻擊他們飼養的牲口,今年4月底,約1200人在包市(Pau)上街抗議野放棕熊。有從事畜牧業人士認為,斯諾文尼亞棕熊雖然能適應法國的地理環境,但這些棕熊的習性不如法國本地生長的熊那樣「文明」,更喜歡捕獵羊群。

一位養羊人羅賓(Robin Cazalé)說:「這些斯諾文尼亞的棕熊都是機會主義者。」2016年,更發生了一宗有多達二百多隻羊因為受到驚嚇而跌下山懸崖的事件。

不過當地地區議會議員白蘭高(Jean-Francois Blanco)指出,羊群受襲,是因為羊農越來越喜歡任由羊群在山邊走動,羊農也可以飼養多一些牧羊犬看守羊群,可以減少損失。

在薩利特雷(Salistre)的羊農伊莉斯(Élise Thébault)表示,該區的羊主要是奶羊,農人每日黃昏會齊集羊群搾奶,較少機會受到棕熊襲擊,反之,飼養肉羊的農戶夜間會讓羊群在農場外棲息,容易受到野熊襲擊。此外,她也飼養了大型牧羊犬保護羊群。

伊莉斯說,過去六年因為棕熊只損失了六頭羊,反而有12頭羊死於各類疾病,也有15頭羊是被野犬襲擊致死。

當地人們普遍認為這地區有野生熊能吸引更多遊客。行山人士一般甚少機會遇野熊,即使真的遇上,不要試圖靠近,慢慢離開就可以避免受到襲擊。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