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生命探索

瀕死經驗研究有新突破 ── 他們看到強光、植物、還有…

0 4731

NearDeath_3

死亡究竟是甚麼感覺?是恐怖、是平靜?是虛幻、還是似曾相識?人從鬼門關被拉回來,會更擁抱生命、還是受創傷折騰?新近發表的一個有關瀕死經驗的研究,紀錄了一些重拾生命的人士在死亡時邊緣時的體驗。

57歲的A先生是一名來自英國的社會工作者。2011年,他在工作期間暈倒被送進醫院,正當醫護人員為他施救時,他出現了心臟停頓,但最終獲救;但事後他能準確地描述他心臟停頓後大約3分鐘時間內發生的各種事情,包括一些他從未認識的人及他們所做的事。

A先生憶述,當時醫護人員拿起一台自動體外除顫儀(AED),希望通過電擊方式恢復他的心跳。A先生聽到一個機械般的聲音說了兩次:「電擊病人。」在這兩聲命令之間,他向上看了看,發現一個古怪的女人在房間角落裏接近天花板的位置召喚他。他遵從了她的召喚,離開了自己冰冷的身體。「我感覺她認識我,我感覺我信任她,我感覺她到那裏是有原因的,但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A先生後來回憶道,「緊接著,我就飄在空中,低頭看著我的身體,旁邊是護士和另外一個光頭男子。」

多年以來,從那個神秘地方回來的人往往都會講述這一過程中的一些記憶,然而這類現象,醫生通常認為只是幻覺或因為大腦缺氧、麻醉藥或身體對創傷的神經化學反應等, 很多研究人員也都不願對瀕死體驗展開研究,主要是因為他們普遍認為這種現象已經超出了科學研究的範疇。

2014年10月醫學期刊《甦醒》(Resuscitation)發表的一篇論文,其中記述了A先生的個案,作者是美國紐約洲立大學石溪分校醫學院復蘇研究中心主任兼危重病學系副教授山姆·帕尼亞主持(Sam Parnia) ,他得到英國修咸頓大學贊助進行一項大型研究。帕尼亞以及來自17所英美院校的同事,搜集一些與瀕死體驗有關的科學數據,研究團隊由2008年開始,花了4年的時間,分析了英國、美國及澳洲等17間醫院等2060多宗心臟驟停案例。在醫學上,病人進入這種狀態後,心臟會停止跳動,並被正式宣告死亡。

研究人員在330(16%)存活個案中,成功訪問了其中的101人,即約約三分之一。結果顯示,A先生並不是唯一一位擁有死亡記憶的病人,其中接近50%的研究對象都能回憶起一些事情。

研究人員發現,除了A 先生和另一位女士外,其他病人的體驗似乎與他們死亡時發生在現實世界中的事情沒有關聯,而是一些如夢境般的虛幻場景。這些內容十分多樣化,既有恐怖經歷,又有極樂感受,例如有人表示「被迫完成一個儀式……這個儀式就是把人活活燒死。」另一個人記得被「拖過深水」;但有22%的研究對象自稱有過「平靜而愉悅的體驗」還有人沐浴在一道「燦爛的光芒」中,或者與家人團聚。有人感覺看到了似曾相識的場景:「我感覺我能提前知道人們要做什麼事情。」。

帕尼亞和他的同事們將這些體驗劃分為7主要主題。這7個主題包括:恐懼,動物或植物, 強光, 暴力和迫害 ,似曾相識的事物,家人以及心臟停頓後發生的事情。

帕尼亞觀察,儘管「人們死亡時很明顯獲得了一些體驗」,但具體到每個人解讀這些體驗的方式,則取決於他們的背景及其業已存在的信仰。某個來自印度的起死回生者或許會自稱看到了他們心目中的靈性導師,而來自美國中西部的人儘管獲得了與他相似的體驗,但卻可能自稱看到了上帝。

台灣的趙翠慧女士,亦是一位有瀕死經歷的人士,她是台灣極少數敢於分享瀕死經驗的人士。據《聯合報》報道1999年,當時趙翠慧已罹癌六年,一晚因感不適昏睡過去,當夜她兩次下床如廁,都看到自己從身體走出去,但卻不覺害怕。

翌日早上,趙翠慧經過浴室,赫然看見自己的臉「腫得像豬頭」,高聲求救卻無人聽見,回房後立即癱倒,在昏睡中,她覺得全身冰冷、額頭滾燙,當親友將她放到床上時,更覺得脊椎骨一路崩落碎散。

趙翠慧看到自己離開身體,全身透明,飄浮在空中,遠方有片無比光亮的大螢幕,底色五彩,但最主要的顏色是柔和的黃,強烈地吸引著她。她感覺「自己被愛、被接納的,我感到絕對的至福!」 
 趙翠慧醒來後,才「知道」自己「死了三小時」。經歷瀕死後,趙翠慧感悟到每一天都是最後一天,生命因而更有力量, 並巡迴世界各地分享她的獨特經驗及體悟。
NearDeath_5

趙翠慧女士經常獲邀到世界各地暢談瀕死的經歷,與聽眾一同探討生命存在的意義與價值,獲得極大迴響。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