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熊「瑪莎」經歷了20小時的救援之旅,獲解救離開烏克蘭,也為途上人們帶來一絲喜悅⋯⋯

今年3月21日,在羅馬尼亞和烏克蘭交界的哈爾梅烏(Halmeu),擠滿了等候逃避戰火的烏克蘭難民。當中很多是婦女和兒童,還有長者,也有單身女士,均是愁容滿面。

這時來了一輛貨車,後門打開,只見車內載著一頭歐亞棕熊(Eurasian brown bear)。負責看顧這頭棕熊的萊昂內爾迪蘭格(Lionel De Lange)讓牠吸點新鮮空氣,人們都好奇地上前圍觀。

迪格蘭說: 「過往運送被拯救的動物時,很多人都說:『有很多人需要救援吧。』這次人們看見棕熊,卻展露出微笑。」他說:「我想人們都知道,牠的遭遇與大家無異,都是前路茫茫,也沒有人照顧。」

烏克蘭戰事爆發超過一個月,除了數以百萬人的家園被毀、流離失所,估計國內還有數以十萬計的各類動物,留在各處動物園、農莊、保護區和一些棄置的餐廳內;牠們由於戰亂無人照顧,面臨缺水缺糧的情況。

這頭歐亞棕熊名瑪莎(Masha),原住在利維夫(Lviv)附近的桑比爾(Sambir)一個熊保護區,今年約22歲。瑪莎出生不久,就被送往烏克蘭一個馬戲團接受訓練及表演馬戲,持續了18年。平日,瑪莎除了演出走鋼線、踏單車和平衡球雜技外,其餘時間就被困在籠車裏。

迪蘭格是救援組織「野生動物戰士」(Warrior of Wildlife)的創辦人及總監,領導一班義工及獸醫,致力拯救那些被困的野生動物。該組織在桑比爾設立了一處保護區,收容野生動物。2018年,迪蘭格在一個巡迴馬戲團遇上瑪莎,成功將牠安置在保護區。

去年,保護區的租約期滿,業主要求收回,迪蘭格聯絡了位於羅馬尼亞扎爾内什蒂(Zarnesti)的利伯蒂熊保護區(Libearty Bear sanctuary)--那是世界上最大棕熊保護區。原本他們計劃在2月28日運載瑪莎到該保護區,但由於2月24日戰事爆發,無法成行。

兩天後,戰事蔓延至迪蘭格居住的赫爾松(Kherson),他亦被迫撤離。他搭「順風車」抵達羅馬尼亞,沿途不斷找尋車輛,希望可以接載瑪莎離開。迪蘭格聯絡了六間租車公司,最後找到一間願意租出車輛。迪蘭格裝載了1,600磅食物、醫療和衞生用品,前往支援烏克蘭的居民,但卻未有告知租車公司,他要救的是一頭熊。同行的還有兩位攝影記者理察∙亞什摩爾(Richard Ashmore)和製片人安德鲁·德魯里(Andrew Drury)。

3月20日,迪蘭格返回桑比爾,將瑪莎引上貨車,前後花了20小時才到達羅馬尼亞邊境,再花了10小時才抵達利伯蒂熊保護區。期間,瑪莎不斷繞圈行,又不肯吃喝。迪蘭格說: 「牠可能勾起了往日隨馬戲團四處演出的回憶。」

利伯蒂熊保護區創辦人克里斯蒂娜·拉皮斯(Cristina Lapis)說: 「瑪莎抵埗當晚,情況十分差;牠不肯吃喝,連蜜糖也不吃,只是不斷發抖。」

翌日,瑪莎才肯步出草地。牠走到水池,看自己的倒影;也隔著圍欄,觀看保護區其他的熊。拉皮斯說: 「想像一下,瑪莎22年來從沒見過其他同類。牠看著牠們,又嗅牠們,讓我們喜極而泣。」

迪蘭格(中)和救援瑪莎的人員

拉皮斯說,不斷有人聯絡,希望他們可以幫助收容各種動物。

迪蘭格表示,他們不但解救了瑪莎,沿途也協助了烏克蘭民眾。他說,每當貨車停下加油,都為士兵和逃難的平民帶來一絲希望和喜悅。

與迪蘭格同行的攝影記者亞什摩爾尤其記得一位身歷生死一刻的女士,他說: 「這位女士不計路途遙遠,由利維夫來到羅馬尼亞,為的是見瑪莎一面。她走下車子這一刻,顯然露出微笑。」亞什摩爾說: 「我相信她的故事,跟千千萬萬的烏克蘭人一樣。」

另一方面,迪蘭格仍會繼續幫助各類動物撤離。今個星期,他會重回桑比爾(Sambir)運走一頭被私人飼養的獅子,打算送往南非東開普(Eastern Cape)「野生動物戰士」另一個保護區。他形容這段旅程說: 「駕車返回烏克蘭的路上,我既驚又喜,這是我必須做的、也是我需要做的事。」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