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後果難料,能走多遠便多遠!中美洲新難民潮如何形成?美國的強硬回應會釀成更大災難嗎?

736

在分隔墨西哥和危地馬拉邉境的蘇恰特河(Suchiae River)一條橋上,擠滿了想進入墨西哥的人群,在酷熱的天氣下,人們都急不及待前進。有人更弄毀了橋上的熱線圍欄,用長梯爬下河中,涉水渡河。

羅莎蓮(Rosalin Guillermo)首先爬下水,被其他人接上一艘用輪胎造成的筏,然後,三位子女也逐一被接下去。河上有人游泳或以其他漂浮物橫跨河面,若要乘坐這些筏,便得支付25披索(約1.3美元)費用。

羅莎蓮來自洪都拉斯,一日前,她們一家四口跟隨大批人群越境經過危地馬拉前往墨西哥,她說:「我想他們上學,有更好的將來。我丈夫已過世,這樣做全是為了子女。」

在墨西哥維斯特拉(Huixtla)的中央廣場,貝媞(Beti)和大批難民經過整天的步行,席地棲息,準備繼續前往美國。人們在樹上掛起膠布,遮擋陽光。這個只人口三萬人的小鎮,有人捐出食物及各種物資來協助難民。

貝媞原本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爾巴(Tegucigalpa)經營一間薄餅店,幾個不同的黑幫輪流上門勒索,每星期要付上200倫皮拉(lempira,當地貨幣),即20美元,黑幫恐嚇,倘不付錢,會將他的兒子帶走。

上周末,她跟兩個兄弟和一個嫂子洪都拉斯步行了800公里到達黑西哥南部。一位兄弟決定折返,另一位得到太太娘家資助,向人蛇付出8,000美元,準備偷渡前往美國。她說:「我們母親離世,現在又姊弟分離。」

這一波難民潮大約從10月13日開始,約1,000名由洪都拉斯聖柏圖蘇拉(San Pedro Sula)出發,步行經過危地馬拉前往墨西哥,沿途有來自其他國家的難民加入。他們表示,是因為逃避國內的暴力、貧窮和貪污現象而離開。洪都拉斯的謀殺案比率,也是全球最高的地區之一。

抵達墨西哥的難民,在邊境城市伊達爾戈(Ciudad Hidalgo)及塔帕丘拉(Tapachula)等地露宿。難民大軍的目標是到達美國與墨西哥邊境,這將是一段長達2000公里的路程。

58歲的奥利维恩(Olivin Castallanos)來自洪都拉斯維拉紐瓦(Villanueva),原職司機,他希望最終到美國找尋工作,他說:「除了上帝,無人能阻止我們。」

由於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及薩爾瓦多等三國家的難民不斷湧向美國邊界,美國總統特朗普指事態嚴重,宣布為「國家緊急事件」,他已指示邊防人員及軍隊防範。

特朗普又在社交媒體發文,指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及薩爾瓦多無法阻止國民離開國家,非法進入美國,所以會停止或持續減少對三國的經濟援助。

特朗普又批評墨西哥無法阻止非法移民湧向美墨邊界,又指有罪犯及中東人混入人群,特朗普更批評民主黨,指這波非法移民潮是民主黨反對修改移民政策所致。

美國西北大學政治學者嘉倫.奧爾特(Karen Alter)說:「他們因完全絕望而離開,即使特朗普如何怒罵『我要撤消對外援助,我要建築邊境圍牆。』都不能歇止這些絕望到面臨生死攸關的人們企圖進入美國。」

奧爾特認為,特朗普總統只是著眼於十一月初的國會中期選舉,她說:「特朗普企圖鼓動人們的恐懼,讓人們感覺他願意採取強硬手段打擊非法移民,希望藉以提高投票率。」

有人認為,撤消援助只會令這些貧困的國家的問題惡化,導致更多人越境前往美國。

美國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簡稱Wilson Centre)拉丁美洲項目總監辛希亞.埃爾森(Cynthia Arnson)說:「應對移民危機長遠的解決辨法,是改善地區內貧困和暴力問題,人們覺得在國內無前景,亦得不到安全保障,才不斷逃離本國。」

大家都不知前路如何,但正其中一位說:「我們不知道可否到達美國邊境,我們能走多遠就多遠吧!」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