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滑板女孩》(Skater Girl) 衝破種姓、階級和性別藩籬,自由地馳騁。一位德國老師如何用滑板改變了這個社區?

印度中央邦(Madya Pradesh)一個小村莊揚瓦爾(Janwar),有一所稱為揚瓦爾堡(Janwar Castle)的建築物,打開藍色的鐵門,白色牆上寫著:「不上學,就不能踩滑板!(No School, no skate)」

揚瓦爾堡雖然名為城堡,其實只是幢窄小的兩層樓宇,旁邊是佔地約450平方尺的滑板場。但這個小小的滑板場,已成為印度的滑板聖地。第一位世界滑板錦標賽(World Skateboarding Championship)的印度女選手 — 阿莎∙戈德(Asha Gond),就是在這裡初次接觸滑板。

今年22歲的阿莎回想她第一次踏上滑板時的感覺說: 「當我踩著滑板在街上,風吹著頭髮,我覺得很自由、很釋放。有一種前所未有、最棒的感覺。」

事實上,滑板阿莎的性格與命運,讓她有機會到國外比賽,甚至入讀英國牛津郡一間學校修讀英文。她現時是非營利组織「赤脚滑板者」(Barefoot Skateboarders)的聯合創辦人和主任,專注於揚瓦爾兒童的教育和發展。

阿莎∙戈德

揚瓦爾位於中央邦帕納(Panna)的大區,在「潘納野生虎保護區」(Panna National Tiger Park)邊陲,人口只有約2,500人,其中一半屬阿迪瓦西(Adivasi)。阿迪瓦西是印度和尼泊爾的原住民族,雖然佔全國人口達25%,但屬於種姓制度最底層的階級,長期受到社會孤立與歧視。傳統上,阿迪瓦西族的兒童不可跟高階種姓的兒童交往和玩耍。

在揚瓦爾,居民大多數都是務農維生,家境貧困,小孩子能夠上學算是非常幸運,女孩的識字率更低,而且普遍早婚。

揚瓦爾堡創辦人烏爾里克∙萊茵哈德(Ulrike Reinhard)生於德國海德堡(Heidelberg),曾在美國工作和生活,曾任社會項目顧問,負責印度與非洲的發展項目,同時她也寫書、出版和從事社會運動。

2012年,她到印度出席一次會議,到中央邦的鳩拉荷(Khajuraho)市遊覽,開始研究當地的教育,並思考如何幫助當地的孩童。烏爾里克想起了在阿富汗著名的滑板公益組織「Skateistan」,利用滑板運動讓飽受戰火摧殘的孩童,重拾自信和希望。

烏爾里克∙萊茵哈德

烏爾里克形容這個項目是一場實驗。她說:「當時我想,一個滑板場能為這個僵化而傳統的社區帶來改變嗎?」她決定將阿富汗的成功經驗移植到揚瓦爾,就在那裏蓋起了被稱為揚瓦爾城堡的滑板基地。

烏爾里克聯絡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將滑板繪成藝術品,到各處拍賣籌募經費。她又邀請各國熱愛滑板的人士到揚瓦爾協助建築這個滑板場,終於在2015年落成。德國非營利組織Skate – Aid更提供了第一批20塊滑板。

烏爾里克說,當時,人們以為是一個游泳池,但小朋友卻充滿好奇,包括阿莎的母親卡馬拉(Kamala Gond)。但一些成年人對烏爾里克的意圖表示懷疑,並開始散布有關涉及販運人口的謠言。

然而,不到一年,參與的小朋友越來越多,部分學童更成為印度最出色的滑板運動員。在揚瓦爾堡,學童學習英語、繪畫、各種生活技能。烏爾里克與關注創新教學的普拉克里蒂學校(Prakriti School)合作,為當地的教師舉辦講習班,以提升他們的教學技巧。

阿莎很快就成為了的揚瓦爾堡的新星。2018年,她代表印度出席在南京舉行的世界滑板錦標賽,雖然敬陪末席,但卻是該國首位出席世界賽事的女選手。阿莎亦因為成績優異,烏爾里克為她募得了資金,協助她到英國進修。

滑板場不僅衝擊了種姓制度,也碰觸了敏感的性別議題。揚瓦爾堡秉持「人人平等」(Everyone is equal)和「女孩優先」(Girls first)。村裡所有的孩子,不分種姓,都可以免費使用滑板場,除了上學沒有缺勤學員和女孩子,可以優先借用滑板練習。

阿莎說,我們鼓勵不同種姓的小朋友一起滑板,淡化社區的種姓分隔。

2021年,印度女導演曼賈里·馬基亞尼(Manjari Makijany)以烏爾里克和阿莎作為藍本,拍成了電影《滑板女孩》。唯一令阿莎感到不快的是,雖然電影的劇情跟她和烏爾里克的經歷十分相近,但製片人卻從未徵求她們的同意,也未有提及她們。

馬基亞尼表示,《滑板女孩》不是以任何人的生活故事為本的傳記電影,也不是一部紀錄片。

無論如何,人們都希望揚瓦爾能有更多的阿莎,成就更多的夢想。

電影《滑板女孩》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