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身心靈專區

匹茲堡屠殺猶太人疑犯送到醫院,遇上負責搶救他的醫療團隊都是猶太人……

643

「猶太人去死吧!」

今年10月27日上午,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市(Pittsburgh)東區松鼠丘(Squirrel Hill)的「生命樹猶太教會堂」(Tree of Life Synagogue)正進行聚會,突然一名中年白人槍手持狙擊步槍闖入掃射,結果導致11人死亡,6人受傷。

46歲的疑兇羅伯特・鮑爾斯(Robert Bowers)事後與到場的警方人員駁火時中槍受傷。然而,相信鮑爾斯本人也沒想到的是,替他治療傷勢的幾位醫護人員,也是猶太人。
在槍擊事件發生後,鮑爾斯被送到匹茲堡市的阿勒格尼綜合醫院(Allegheny General Hospital)。急症室的護士阿里・馬勒(Ari Mahler)正在值勤,他立即接手照料被輪椅推進來的鮑爾斯。

馬勒護士父親是一位猶太經師,事後他在社交媒體貼文分享了他的感受。他坦言,礙於私隱,他不會公開與鮑爾斯的對話,他形容鮑爾斯在整個過程都保持沉默。他說:「坦白地說,我從他的眼神感受不到邪惡,他顯然缺乏深度和智慧,明顯地很混亂。」

馬勒說:「我選擇向他展示同理心,我覺得作為一個猶太人,這是對死者最大的敬意是要證明兇手殺人是錯的。」

馬勒又說:「鮑爾斯感謝我救助他,他又對我表示,感謝我對他和對其他病人一樣一視同仁。」他說:「在過程中,我沒有提及我的宗敎。我只想他感到受鄰裇。愛比說話更有力量,面對邪惡,愛能給予人希望,我不大在意鮑爾斯怎麼想。對於讀到這個貼文的讀者,我希望給大家的唯一訊息,也是愛。」

馬勒也分享了自幼已經常常感受到反猶太主義的壓力。他說:「很難說這是來自真正的憎惡,還是他們因其他問題而針對我們,我的班上只有少數猶太人,更沒有人的父親當經師,他們經常將有關毒氣室的圖畫放在我的書桌上,也有人將納粹的徵號貼在我的儲物櫃上。那個年代沒有人留意欺凌現象,所以我常活在恐懼下。」

阿勒格尼綜合醫院的院長科恩證實了馬勒的說法,他說:「在疑犯被送進醫院時,照顧他的三名醫護人員都是猶太人。

科恩院長本身也是猶太裔,也是「生命樹」猶太會堂的成員。科恩的家就在案發現場附近,從他家中可以清晰地聽到槍聲。他說:「當時我站在家裡⋯⋯很快地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出於專業本能,科恩毫不猶豫地趕到「生命樹」會堂,當時多位了來自他醫院的許多醫生、護士及工作人員已經在場。他表示,這些醫護人員中,有些人是猶太裔,但是大家都全心全力地搶救鮑爾斯。

科恩說,他和鮑爾斯在醫院裡曾有過簡短的對話。科恩問:「怎麼樣,會痛嗎?」。鮑爾斯回答說:「不痛,我很好。」鮑爾斯接著問科恩他是誰,科恩只是簡單地回答:「我是這家醫院的院長科恩醫生。」

當時負責看守鮑爾斯的聯邦調查局(FBI)探員告訴科恩:「我不知道我能否做到像你這樣地對待鮑爾斯。」科恩說,他告訴那位FBI探員:「如果你是我,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鮑爾斯面臨11項刑事謀殺罪、6項嚴重傷人罪、13項種族恐嚇罪,以及數項持有威脅武器及仇恨犯罪等多項控罪,預料聯邦檢察官要求將鮑爾斯判處死刑。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