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一家以色列人在伊斯蘭國一年的經歷:是歷險之旅?還是為解救他人而獻身?

0 1687

參與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成員,來自不同國家。一位在經營傢俬生意以色列人,為何帶同妻兒投效伊斯蘭國?

伊拉克軍今年七月中,收復曾被伊期蘭國佔領的大城市摩蘇爾,在市內逮捕了至少20名外籍人士,有來自俄羅斯、土耳其、加拿大以及車臣的女性,其中有4名德籍女性,包括一名來自薩克森州普斯尼茨(Pulsnitz)16歲的少女蓮達(Linda W.)。

然而,較鮮為人知的是,參與伊斯蘭國的還有以色列國民。以色列國家安全局(Shin Bet)估計,四年來共有約50名以色列人前往叙利亞及伊拉克參與伊斯蘭國組織,其中回到以色列不足十人,他們有些是被土耳其當局逮捕,部分是自行回國,其中包括威森.扎維達(Wissam Zavidat)、莎賓尼(Sabrin)及他們的三名子女。

42歲的威森及30歲的莎賓尼均出身自小康家庭,家人均為專業人士。在離國前,他們一家在以色列北部加利利的薩赫寧(Sakhnin)居住,威森從事傢俬生意,莎賓尼則是一位家庭主婦,三名子女當時約由二歲至七歲。

威森一家的故事由2015年6月16日開始,他們向親友表示要前往羅馬尼亞探望莎賓尼在那裏修讀醫科的兄長,然後由羅馬尼亞前往土耳其,透過社交網絡與另一名已加入伊斯蘭國的以色列人取得聯絡。他們抵達叙利亞邊境後,向接待他們的伊斯蘭國人士交出護照,然後被帶到敘利亞北部的伊斯蘭國大本營拉卡。

莎賓尼一位家人憶述他們當時連夜離開羅馬尼亞,他說:「兩位兄長正在睡覺,她突然推醒其中一人,說要前往伊拉克。」這位兄長當時半睡半醒,不太明白她說甚麼。當他察覺時,已經太遲了。

威森一家抵達拉卡後,威森被派往伊拉克一個訓練營受訓,莎賓尼與子女則留在當地,並被安排在醫院負責監察攝錄機,後來威森參與突襲一個伊拉克軍哨站的行動時,腿部受傷。

2016年初,伊斯蘭國的戰況漸趨不利,威森與家人身處的地點遭受到大規模破壞,傷亡慘重,三名子女出現了焦慮症。此外,他們更目睹伊斯蘭國控制區內的境況,包括嚴格規管婦女的衣著及男性鬍子的長度,對違反當地規定處以斬手、斬首及鞭笞等刑罰。伊斯蘭國威迫伊拉克的少數族群哈茲迪(Yazidi)婦女,擔任家務及賣淫,兒童小至八歲已開始接受軍事訓練。

在家人的勸告下,威森及莎賓尼決定回國。莎賓尼父親親自到土耳其,向「蛇頭」付出巨額金錢,安排一家離開叙利亞。他們經過多次嘗試,才越境進入土耳其,終於在2016年9月返回以色列,旋即被當局逮捕。

莎賓尼及威森分別於今年三月及六月被判有罪,罪名包括與敵對國家聯繫、非法出境、身為非法組織成員及非法接受軍事訓練等。二人均承認控罪,但未有表示悔意。其中莎賓尼已被判入獄四年。現時他們的三名子女交由家人照顧。

雖然莎賓尼家人費盡心力營救二人,卻感到既羞且怒。他們一位親友說:「我們慶幸幾位孩子都能平安回來,但對他們的父母,我們就當是為他們舉哀,不單是我們家人,甚至整條村的人都不想再見到他們。」

家人更不解的是,是何以兩人會受到極端思想的影響,要離開以色列?該位親友說:「威森經營傢俬生意,生意也不錯,更常自誇說,不少顧客是保安部隊的成員。」

莎賓尼更加不像是伊斯蘭國的招攬對象。她的家人說她從來都不熱衷於宗教,對叙利亞及伊拉克亦絕無興趣。莎賓尼一位家人說:「我在電視上見到她出庭受審,穿著罩袍,我心想:她何時變得這樣?」

他又說:「可能他們當這是一次歷險旅程吧!也可能他們以為一百年後會有人記得他們。不過究竟她去叙利亞和伊拉克,是想解救誰呢?」

不過最感不安的可能是以色列當局。威森及莎賓尼一直能繞過以色列保安當局的網絡監控,與伊斯蘭國取得聯繫,受到極端思想影響,付諸行動前往叙利亞。

近期以色列當局不斷捕獲與伊斯蘭國有連繫的國民。今年七月,有三名年輕的阿拉伯裔以色列人涉嫌支持伊斯蘭國被捕,去年秋天,當局在東耶路撒冷拘捕了六名以色列居民,他們被控成立伊斯蘭國有關的讀書會,並計劃加入在叙利亞及埃及的伊斯蘭國分支。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