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身心靈專區

莎蓮娜反敗為勝的方法可以幫助我們在生活中突破困難:「靜眼」的秘密在那裡?

441

在7月2日的溫布頓網球賽第一輪比賽上,因身孕而休息了年多的美國名將莎蓮娜.威廉斯與世界排名105位的荷蘭球手阿蘭塔.露斯(Arantxa Rus)對賽,第一局要打至決勝局始能取勝,第二局更曾一度落後至三比一。

當時莎蓮娜沉著應戰,不焦不躁,反而是放慢腳步,放鬆下來,之後表現回勇,打出的球落點都恰到好處,結果反勝六比三。

在莎蓮娜的網球生涯中,不乏扭轉敗局,很多網球迷還記得2003年澳洲公開賽準決賽,莎蓮娜與比利時好手克莉絲特絲(Kim Clijsters)戰至第三局,當時莎蓮娜落後五比二,但終於連奪五局勝出,最後獲得當屆錦標。

在不少體育項目,球員往往在比賽的關鍵時刻失準,或在落後的形勢下兵敗如山倒,但頂尖球員卻能臨危不亂,反敗為勝。心理學家和腦神經學經研究後,認定這些運動員都出現一種「靜眼」(quiet eye)的狀態。

「靜眼」令運動員排除雜念,扺住壓力,專注計劃下一步。專家更認為,這種銳利如激光的 「靜眼」能提升人的視覺能力,讓視力更敏銳、更仔細和更長久地看著來球,繼而產生如心理學上的心流(flow state,或譯神馳)的狀態,一種全身心投入某種活動,忘卻了自己和周遭一切的狀態。

這種集中力除可以幫助球員外,對一些經常面對壓力的從業員如外科醫生、軍方人員等尤其重要,「靜眼」更可以協助一般人應付壓力。

「靜眼」狀態其實一點也不難理解,當籃球員射罰球時,他們的目光集中籃框的邊緣、足球員射12碼球時,目光會集中在球門的左或右角。莎蓮娜年前接受記者時說:「當在比賽中落後時,最重要是放鬆,然後專注蠃取下一分,再爭取下一分。」

提出「靜眼」概念的是人體工學家鍾.域克斯(Joan Vickers),她在學時也是位學界運動員。域克斯發現自己在賽場上不同時間的表現有很大差距,例如在大學籃球隊,曾在半場射入27分,也曾協助排球隊連勝多場,但這種出色的表現只能維持一段時間,其他情況表現卻平平無奇。

域克斯的博士論文,正是研究這個課題。她以一組職業哥爾夫球手作為研究對象,以特別的儀器監測他們眼球的活動,結果發現,球手們擊球前注視哥爾夫球的時間越長和越專注,更有機會擊出好球。相反,新手球員則會將目光投射球場不同的地方,注視球的時間較短。有研究指出,專業運動員注視球的時間,比新手球員長62%。

域克斯獲得結論是,職業運動員在比賽的關鍵時刻,會將思緒放慢下來。

域克斯更以一隊大學籃球隊作為研究對象,促使他們加強留意自己在投射罰球時的眼睛。經過兩個賽季,結果發現,這隊藍球隊隊員投射的命中率提升了22%,而另一組對照組的投射表現則增加了8%。

科學家至今仍然未能完全從神經科學去解釋「靜眼」現象,只知道當人的大腦專注一個目標時,大腦負責記憶和情緒的部分就會壓抑下來,從而讓人可以處理當前的壓力。

在學術領域,早已有人提出將思緒慢下來的作用。曾任教日本東北大學的德國哲學家黑利格(Eugene Herrigel)早於1953年的著作《禪與射藝》(Zen and the Art of Archery)中提出,射箭是一項個人意志和心靈的比拚,過程中射手可達到平和的心境。

英國哲學家艾倫.沃茲(Alan Watts)亦指出,一些人成功的秘密,是能放慢和全然專注於當下,他在1950年代發表的文章《不安的智慧》(The Wisdom of Insecurity)亦提出放慢心神,可以控制時間與節奏。

「靜眼」應用到日常生活中,在一段時間將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協助人們更善用時間,集中完成當前的工作。英國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一項研究,發現「靜眼」訓練,有助動作有協調問題的兒童改善他們的體能。

沃茲認為,訓練心神一點不難,人人也可以培養專注觀察的習慣。大家不妨定眼望望,看看世界是否不再一樣?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