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航空公司推出超長途航班,航程長達19小時,長途機會令乘客發呆,還有什麼影響…

484

新加坡航空今年10月重啟全球最長商業航線的班機,由新加坡樟宜機場直飛美國新澤西州紐瓦克國際機場(Newark Liberty International Airport)。整段航程約1萬6700公里、飛行時間長達18小時45分鐘,居全球航線之冠。

去年卡塔爾航空從新西蘭奧克蘭直飛卡塔爾多哈的路線,總航程約17.5小時;今年三月澳洲航空(QANTAS)英國倫敦直飛澳洲伯斯的航班開啟,是世界第三長的航線,航程約為17小時。

有人指出,雖然全球油價上漲,近年長途直飛航班卻捲土重來,因為部分航空公司要搶客,也因為「超長程機型」飛機問世。

新航總共向空中巴士公司購入7架A350-900ULR航機,由輕質碳纖維材料製成,並有額外的燃料容量,且僅使用兩個發動機而不是傳統的四個發動機來節省長途大型噴氣式飛機使用的燃料。航空公司則減少機艙座位,只設有商務及超級經濟位(Premium Economy),改善飛機餐菜單和提升機上娛樂設備,讓旅客能有更舒適的飛行體驗。

一直以來,有研究指出,飛機乘客容易產生焦慮、壓力、動怒和情緒化。除了趕飛機一連串安排外,飛機升降也對不少人造成焦慮,因為這兩段時間,是發生意外的高危時間。期間還可能遇上失物、航班延誤以至於恐怖襲擊情況。

英國史達寧大學(University of Stirling)心理學教授(Reader in Psychology)維恩‧史雲遜(Vivien Swanson)說:「長時間在空中及離開陸地本身,已令不少人產生焦慮。」

她補充說:「所謂飛行幽閉恐懼症( claustrophobia ),是指患者對身處一個密封地方及無法控制的處境,產生恐慌的感覺,有些人因此寧可選擇不乘塔飛機。」

為了紓緩種種不安的情緒,有人會在保安區內購物。然而飛機起飛後,乘客仍得設法減低焦慮的情緒。

占士–麥廸遜大學(James Madison University)的連茜‧賀維爾-包文(Lindsay Harvell-Bowman)說:「航機乘客有機會將焦慮的情緒帶到機上,往往以不當的方法發洩,這樣容易與其他乘客發生磨擦。」

德國航空航天醫學會主席喬恩(Jochen Hinkelbein)指出,飛機機艙對人類而言,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氣壓如身處2萬4000公尺的高山,人們吸入的氧氣,比正常減少了6至25%,這個降幅在一般醫院,可能要補充氧氣了。

輕微的短氧能影響人的免疫系統,乘客會出現昏睡、神志不清或亢奮的情緒等,去年英國蓋威特機場(Gatwick Airport)委託的一項研究指出,15%的男性及6%女性受訪者表示,他們在航機上看電影,比在家中看電影更易哭。英國維珍航空公司更會向乘客發出警告,提醒乘客機上的娛樂節目會影響他們的情緒。

英國心理學會曾發表立場書,指出機上人員受疲勞、時差、長時間及不定時工作影響,影響他們的正常生活及家庭生活。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