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有的史前藝術,讓人驚嘆的遠古文明──保存在洞穴數萬年的壁畫,可能很快再次從人們的眼前消失⋯⋯

今年1月,考古學家在印尼在蘇拉威西島(Sulawesi)西南一個偏遠山谷的直冬尼格洞(Leang Tedongnge)內,發現了一幅繪有實物大小的野豬輪廓壁畫,相信是已知世界上最古老的具象藝術品(figurative art),其歷史可追溯至近4萬5,500年前。

該洞穴四周都是陡峭的石灰岩懸崖,即使從距離最近的公路出發也需要步行約一小時路程,而且雨季經常有洪水氾濫,人們只有在旱季時才能進出該洞穴。

壁畫中的蘇拉威西野豬身長136公分、寬54公分,以暗紅赭石顏料繪製,背上有一列豎起鬃毛,面部還有一對如牛角般凸起的疣,是成年雄豬的特徵。此外,在附近的巴郎阿吉亞洞(Leang Balangajia)一個洞穴的頂部,發現體形更大的疣豬壁畫,長187、寬110公分,身上繪有四個手印,估計距今至少有32,000年。

從冰河時期開始,蘇拉威西島人已有捕捉野豬的習慣,估計已有一萬年歷史,因此野豬就是當地的史前藝術重要的特徵。學者表示,這種疣豬可能是蘇拉威西疣豬(Sus celebensis),島上仍有野生族群,只是數量已逐漸稀少。

然而,研究人員指出,這些遠古藝術改變了大家對人類歷史的看法;但因氣候變化的影響,可能很快會從我們的眼前消失。

今年5月13日,澳洲及印尼的研究人員《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期刊發表的一項研究指出,上升的氣溫與其他極端天氣型態,例如連續乾旱與狂暴的雨季等,導致洞穴內鹽分累積的速度加快,令壁畫更容易剝落。

研究團隊認為,在炎熱的日子裡,這些鹽可能會膨脹至原來體積的3倍以上。鹽晶體在壁畫頂部與背面的岩石積累,最後導致部分圖案從洞壁上剝落。隨著氣溫越來越高,印尼這些描繪狩獵場景及超自然生物的洞穴壁畫也剝落得更快。

這項研究的負責人、澳洲格里菲斯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中心(Griffith Centre for Social and Cultural Research)成員吉莉安∙亨特利博士(Jillian Huntley)說:「這些藝術品正從我們眼前消失。」她認為,如果氣溫持續上升,在印尼洞穴內的出色藝術品將面臨進一步破壞。她說:「我們迫切需要進一步的岩石藝術與保護研究,才有可能好好保存印尼的更新世(Pleistocene,即258萬年前到1萬1,700年前)的洞穴壁畫。」

今年初在蘇拉威西島發現的壁畫,是人類曾在當地居住的最古老證據。澳洲格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的教授麥斯美∙歐伯特(Maxime Aubert),在「科學先端」(Science Advances)期刊發表的研究報告表示,2017年研究團隊與印尼官方合作展開研究,由格里菲斯大學博士生巴斯蘭∙柏漢(Basran Burhan)在蘇拉威西島(Sulawesi)發現壁畫。

這些壁畫,刷新了世界紀錄。世界普遍認為最早的具象藝術來自歐洲,例如西班牙北部卡斯蒂略(El Castillo),估計有4萬零800年歷史;法國西南部的肖維(Chauvet cave)的壁畫,則估計有3萬至3萬6,000年歷史。

2014年,在蘇拉威西島南部7座山洞中,發現了繪有動物與人類手掌輪廓的史前岩石藝術;2017年,又在該島發現早期人類狩獵的場景的壁畫,描繪了半人半獸的的獵人揮舞長矛追捕野生動物,約有4萬4,000年歷史。

學者指出,由於洞穴藝術品不斷受到外在的鹽、塵土、微生物和煙氣等各種威脅,保存不易,也讓這些壁畫顯得更加珍貴。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Hong Kong
29°
多云
humidity: 94%
wind: 6m/s SSE
H 28 • L 28

熱門文章

明覺專稿

RSS Error: A feed could not be found at `https://www.buddhistdoor.org/tc/rss/feed/mingkok`; the status code is `404` and content-type is `text/html; charset=UTF-8`

相關網站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