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的街頭打字員,在急速轉變的時代下,仍然替人服務⋯⋯

每天清晨,74歲的昂敏(Aung Myint)坐在仰光街頭的攤檔,開始當天的工作。他坐在一台古老打字機前,機身已褪色;當他的手指敲打著鍵盤,充滿懷舊感的嗒、嗒聲傳入耳際。

昂敏由早上6時開始,到傍晚6時,替客戶打緬甸文和英文文件。昂敏在1980年代入行,當時他從海軍退役,獲得6,000緬元(175美元)的退休金,買了一台打字機,開始在街頭當打字員。

昂敏通常每頁紙收費0.6緬元(kyat),若打整本書,最多可以賺到250緬元(13美仙)。他說: 「過往我每分鐘可以打百多字,現在只能打70至80字。一個月最多可以打50至60本書。」

在仰光市中心的摩訶班都拉公園路(Maha Bandula Park Road),幾位街頭打字員,搭起檔口或撐起太陽傘,為私人公司、學校和政府機關等打文件,包括結婚證書、合約和其他法律文件。

緬甸是東協國家中發展較為遲緩,很多方面還沒跟上現代化的腳步。近年雖然電腦較為普遍,但由於供電不穩,電費也高昂,故沒有太大的用武之地。在最大城市仰光,還能找到不少人代客打字,而且用的也是最古老的人手打字機。

緬甸自1960年代由軍政府管治,多年內實施鎖國政策,發展完全停滯,加上國際制裁,現代科技難以普及,因此國內許多公司和政府機關所發之公告、聲明等正式公文,都交給打字員打字,加上採用打字機編印,難以遭竄改,因此不少公司仍然採用打字機。

此外,仰光和其他緬甸城市不時有電力供應不足的問題,雖然近年已有所改善,但2021年2月1日政變後,政府融資遇到困難,加上近日由於天然氣價格上漲,仰光電力供應公司(YESC)曾將全市的四個區分為A組和B組,每組輪流供電四小時。

街頭打字員昂敏生意不景

近年來,電腦開始普及,打字員的需求也日減。昂敏說:「律師開始使用電腦,再列印提交給法官,只有為了那些緊急使用法律文件,才會光顧我們。」

市內修理打字機的店舖也只剩下寥寥幾間。今年50多歲的溫台(Win Htay),是碩果僅存的打字機修理員。他於1968年由曼德勒市移居仰光,開始修理打字機的工作,幾十年來親歷政治和社會的轉變。

2005年,軍政府將首都由仰光遷到奈比多(Naypyidaw),一批打字員和修理員也移居當地,但溫台仍然選擇留在仰光。他說:「現時我只想到如何熬過這一天,也無暇去想將來了。」由於生意日減,溫台也嘗試轉型,例如替人設計結婚證書。

雖然生意不好,但要昂敏轉行也不易。他還要照顧84歲、不良於行的太太。二人住在港口城市丹林(Thanlyn)的翁山村(Bogyoke)。他坦言,以他的年紀,只能當夜更的保安員。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