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為甚麼一向水源充足的南非開普敦四月中起可能全市制水?

0 3354

民居的前園一片枯黃、游泳池也沒有水…

在超級市場前,上百人在輪候購買大瓶裝水…

人們在想盡各種方法節約用水,有些人三日才淋浴一次、減少使用餐具、減少沖厠。居民仙德拉說:「我們盛起淋浴的水,用來沖厠。」一名市民稱:「頭髮灭洗,如今代表有社會責任。」

南非開普敦市經過連續3年降雨量不足,加上人口增加又帶動用水量的上升,現在市內六個水庫的儲水量只剩28.1%。市政府宣佈,如果缺水情況沒好轉,90天後可能降至13.5%,市政府很可能在4月12日停止供水的「臨界日」(Day Zero),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無自來水供應的大城市。屆時除了醫院及臨時房屋外,居民都需要到全市的200個供水站輪候用水。

現時開普敦政府已經展開節水行動,除了試圖將海水淡化加工成飲用水,也開始採集更多地下水。由於家庭用水佔了開普敦用水量的70%,因此居民被要求節水,每天只能使用87公升的水,2月1日開始,當局推出歷來最嚴厲的節約用水措施,限制居民每天的可用水量至50公升,用水過量的家庭將要多付水費。

氣候轉變,雨量減少,當然是水荒的主要原因。但市政府亦未有未雨綢繆,忽略開拓水資源,有學者指出,開普敦市正反映了氣候變遷所造成的長期乾旱,亦可能影響不同地區。世界銀行去年十月發表報告指出,乾旱造成「緩慢的苦難」。

有四百萬人口的開普敦是南非第二大城市,位處於南非西南部海岸,附近「世界新七大自然奇觀」的桌山(Table Mountain)和南大西洋之間形成一個盆地,原本雨量充足,擁有豐富的天然水資源。現時開普敦的市中心卡米薩(Camissa)是當地的土著科伊科伊(Khoi)土語,意思是「甜水之地」,用以形容的這片土地。

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歐洲的殖民地政府開始建築水庫,用以收集季候雨。

南非開普敦大學環境科學講師基雲.溫達(Kevin Winter)表示,過往每年的平均雨量,足夠該市用水量的三倍,但現時季節性的雨少了,降雨量亦不足,引致水庫存水量不足。他指出,現時三年的雨量,才及得2015年前的降雨量。

溫達說:「這裏正面臨急速的氣候模式轉變,這明顯是氣候變化,近年來雨量正持續地急速下降。」

開普敦大學學者彼特.沃斯基(Piotr Wolski)表示,開普敦今後數十年的雨量會更難以預測,就算這次的危機解除,開普敦未來有濕年減少、旱年增加的趨勢,例行性制水可能會成為常態。

2014年前,南非的水庫儲水量充足,自2006年開始在市政府主政的民主聯盟亦一直厲行可持續發展政策,同時鼓勵保存水資源,包括更換陳舊及有滲漏的水管、安裝水錶及調整水費等,因此雖然該市自2000年開始人口增長了30%,當地的整體用水量並沒有增加,2015年更得到由40個城市組成的城市氣候聯盟(C40)頒發「調適行動落實」(Adaptation Implementation)獎。

然而,該市卻忽視水資源開拓的問題。早於2007年,南非水務當局已警告市政府過度依賴市內六個水庫所收集的雨水,建議市政府考慮增加包括地下水、海水化淡及其他水源等。

開普敦當局設置供水站,向市民供應用水。

該市副市長伊恩.尼爾森(Ian Neilson)也承認,他們錯過了一些時機,現時唯有採取更激進的措施。南非共產黨也發表聲明說,開普敦水荒有一半是人為造成的

世界銀行去年十月發表《未知的水域:水資源短缺与可變性的新經濟學》的報告提出,新證據說明降雨規律改變,其影响比以前更嚴重。

「臨界日」漸漸迫近,人們都擔心到時會出現甚麼情況,由於居民少了洗澡及洗手,市政府官員擔心可能引發傳染病。兩年前,巴西聖保羅市由於嚴重乾旱,全市幾乎於癱瘓,打鬥、偷竊罪案也增加了,在一些近郊地區更有搶掠運水車事件。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