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斧頭少年傷人案之後,德國社會正在思考什麼?寄養家庭怎樣反應?

0 1293

德國在一周內先後發生三宗襲擊事件,引起國內外高度關注這個國家的安全問題。7月18日的案件中,一位來自阿富汗(也有報道他可能來自巴基斯坦)的17歲少年在符茲堡附近(Würzburg)一列火車上以斧頭嚴重傷害四名香港人,連串事件不禁令人思考:德國能否承受這麼多難民?

根據德國警方公布的信息,涉案的少年利亞茲·汗·艾哈邁迪宰(Riaz Khan Ahmadzai ) 於 2015年6月孤身一人經由德國邊境城市柏紹( Passau) 入境,今年三月被送到北部小鎮奧森富爾特(Ochsenfurt)的難民收容中心。兩周前開始入住一個寄養家庭,並在一間麵包店實習,如一切順利,他可以正式成為學徒,進而成為烘焙師。

警方在利亞茲的寄養家中找到了一面所謂「伊斯蘭國」的手繪旗幟。但柏林一個協助寄養家庭的機構負責人彼得 · 海恩森(Peter Heinssen)說利亞茲從沒有向社工及寄養家庭展示任何旗幟,他表示:「由傳媒所讀到有關這位少年的資料,他在短時間內學會了德語,亦顯得很願意融入社會。…亦沒有激進行為的跡象。」

Refugees-in-Germany_4

估計現時全德國國有大約7萬名沒有家人的未成年難民,他們在政府登記後,會由地方的青年福利辨事處代為找尋寄養家庭。

海恩森表示,50﹪至70﹪的青少年均受到戰亂的創傷,他們不輕易與陌生人談論他們的想法,「寄養家庭與這青少年同住兩個星期,根本無從知道他是否受到極端思想影響。」符茲堡的事件看來並沒有造成很大影響,很多家庭仍然願意接待未成年的難民。

此外,另有為數不少的年輕人仍然住在當局安排的收容中心,他們苦無就業機會,德國聯邦勞工部估計,在德國有達30萬獲批准的難民申報失業,其中25﹪擁有高中畢業的資格, 但卻有74﹪並未完成任何職業訓練。

Refugees-in-Germany_2

一名24歲來自叙利亞的巴勒斯坦人表示:「我晨早起來,吃過早餐,閒逛一會,然後到體育館。」他表示,剛來到的時候曾自費修讀過一個德語課程,但現時再沒有錢讀下去了。他說:「我是一名牙醫,我可以工作,但並不能工作。」他說德國有不少處境相若的年輕難民。

德國勞工部長納勒斯(Andrea Nahles)强調,70%的難民年齡不到30歲,他宣布,將可為未有工作許可的難民製造10萬個就業職位。

德國議會7月初剛剛通過《融入法》,首次在聯邦層面制定有關移民融入的法律。德國政府還將推出一系列扶持政策,包括提供足夠的語言和融入課程、降低難民群體進入德國就業市場的門檻、為完成職業培訓的難民在德工作提供長期居留保障等;另一方面,當事人自身也須做出融入努力,否則將無法獲得長期居留身份。

Refugees-in-Germany_3

不過難民要找到相關職位,須具備必要的德語水平及認可的技能,職業培訓為期三年,但是以難民來說,一般需要5年的時間才能達到能够上職業學校的德語水平。

如何協助難民與當地社會接觸、讓他們學會德國的文化及體制,進而獲得就業機會,相信是德國未來一大挑戰。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