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從伊斯蘭國回來的青年:他目睹什麼?自己又做了什麼?更重要的是,他現在有什麼想法和決定怎樣走下去…

0 6619

ISIS-returnee_3

一位德國的年青人,遠赴中東加入伊斯蘭國,負責追捕叛徒,曾目睹酷刑和處決,最終回歸德國。若果把這位青年人的生活形態結合他加入伊斯蘭國的決定看,我們對於極端思想的漫延將有進一步的認識。

2014年11月,來自丁斯拉肯(Dinslaken)的尼爾斯(Nils D.)藉口返回德國,離開了伊斯蘭國控制的區域,他用手機登進德國聯邦刑事警察局(Federal Criminal Police Office)的網頁,搜尋了一批被德國通輯的犯人,看看自己是否名列其中。他又查找了到土耳其的渡輪及家鄉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的長途巴士資料。上船前,他將與戰友的軍裝相片刪除…

至今,德國至少有200名從伊斯蘭國回流的人,但他們少有與保安當局合作,提供資料。《明鏡》周刊(Der Spiegel)八月報道了一位由伊斯蘭國回流的青年的經歴,從中讓人一窺這位歐洲年輕人加入伊斯蘭國的經歴。

ISIS-returnee_5

現時26歲的尼爾斯在這段經歴前,是一個漫無目的的青年,他每天睡到下午,然後上網,與朋友到咖啡室見面,在那裏吸毒、喝酒及玩啤牌。他們沒有特別的嗜好,也不熱衷任何事情。尼爾斯也曾工作,但任職的公司因他沒有上職業訓練課程而將他辭退。此後他一直當散工,亦曾因盜竊被判刑。他自己亦形容:「我只是個道友,我沒想過做什麼。」

幾年後,尼爾斯透過一位表兄弟認識了伊斯蘭教,成為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薩拉菲教派(Salafist)的一員。2013年秋天,尼爾斯前往伊斯蘭國,「想親自去看看」。他在敘利亞北部的曼比季(Manbij)加入了一個伊斯蘭國特別小組,專門捉拿被懷疑反叛、當間諜或逃亡的人,曾參與了15次任務。

尼爾斯說,被捕獲的人遭囚禁在一個木箱內,大的可容一個人站立,小的僅夠蹲下,有些人一回被囚禁幾天。

尼爾斯蓄了伊斯蘭的鬍子,但外出時都會穿黑衣,蓋著面。他在街上看到被砍下的人頭,聽過被囚人士的呼叫。他曾五次目睹行刑,「看到全身起疙瘩」,但一會兒就會若無其事,也曾經會用一支手槍指著一個人的頭, 不過他向法院表示沒有虐待或殺死任何人。

ISIS-returnee_1尼爾斯(Nils D.)在法院應訊時,以文件夾掩面,阻擋記者拍攝。

尼爾斯沒有明確地向法院說明為何離開,只說該組織想建立一個「全監控的國家」。2014年11月,尼爾斯藉口要帶他的女兒到伊斯蘭國,獲批准前往土耳其,從此一去不返。

尼爾斯回到丁斯拉肯後,並沒有完全回復正常的生活。他一位朋友向調查人員表示,「他想去參加派對,但又感到不真正喜歡,他想去嫖,但又無膽。」不過,他沒有隱暪自已是伊斯蘭教徒,仍稱伊斯蘭國領袖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為「總統」,又教導新相識的女朋友「殉道為最好的事」。

一日尼爾斯與朋友在汽車上談及在伊斯蘭國的事時被偷錄。調查人員取得伊斯蘭教給他的身分證明,在2015年1月將他拘捕。初時尼爾斯拒絕作供,並指調查人員沒有確實證據控告他。結果,調查人員從他的手機通話紀錄重組資料,包括用槍指嚇犯人及與其他戰友的相片。

ISIS-returnee_7

尼爾斯終於招認,並提供了不少他曾參與的特別小組的詳細資料、與巴黎恐襲幕後主腦阿巴奧德(Abdelhamid Abaaoud)有關聯的人及他在丁斯拉肯的朋友。他亦提供了德國伊斯蘭國的領導層的新資料。

尼爾斯以恐怖活動罪名被判入獄四年半,至令已經服刑一年半,預計可因行為良好提早出獄,日後亦可以參加州政府所舉辦的更新活動。調查人員更形容他可以成為位好警察,因為「有天賦的觀察能力、能適應機構的編制及極佳的記性。」

然而尼爾斯至令卻從未表明會脫離伊斯蘭國,一位保安官員認為,他的行為可能只是為了縮短刑期。

尼爾斯似乎仍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脫離這些極端思想。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