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他是首位被印在牛奶盒上的失踪兒童!帕茲案犯人被判有罪,案件落幕,疑團未解,關注兒童安全不能鬆懈。

0 3391

Etan-Patz_4

美國一宗近40年前發生的幼童離奇失蹤案件,終於有了判決。被控於1979年將6歲男童伊坦.帕茲(Etan Patz)拐帶及謀殺的一名紐約前雜貨店員工,2月14日被陪審團裁定罪名成立。現年56歲的被告赫南德斯(Pedro Hernandez)正等候法庭於本月底的宣判,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

案件當時轟動美國,加上有關失蹤男童的「尋人啟示」大幅出現在電視和報章上,令家長人心惶惶,開始提高監護兒童的意識。家長從此不會放心讓子女獨自離家或在居所附近玩耍。執法機關亦加強對失踪兒童的處理,並演變成「國際失踪兒童日」。

1979年5月25日,伊坦在母親茱莉(Julie Patz)允許下,第一次獨自上學。伊坦當日背著書包,從紐約蘇豪區(SoHo)的住所到兩條街以外的校巴站乘車上學,但當天下午放學後,伊坦未有依時返家,茱莉始知道他當日根本未有到學校上課。

Etan-Patz_1

當晚,警方即展開大規模搜索,接下來幾天,市內到處張貼尋人啟事,但仍一無所獲,伊坦就此音訊全無。伊坦的本人或屍體,經過多時搜索仍無法尋回,成為一宗的懸案。

2012年,紐約警方接獲赫南德斯的表哥報案表示,赫南德茲曾向教會友人和前妻坦承犯了這宗罪行,警方因此重啟調查,並將赫南德斯逮捕。

赫南德斯在經過7小時盤問下,供稱案發當年他18歲,剛被高中勒令退學,在表哥經營的雜貨店擔任收銀員。他當日以汽水將帕茲誘到他打工的雜貨店地牢並殺害了他。赫南德茲沒有交代行兇動機,只說因害怕伊坦告發他而施以毒手。赫南德斯說:「很抱歉我做了,我想放開他,但我全身顫抖,彷似有人控制著,然後我就不斷用力地掐他。」

赫南德斯又表示,事後他將伊坦用塑膠袋包起來,裝在一個箱子裡, 棄置於一街之隔的湯普森街(Thomas Street)大樓之間的地下行人道。

Etan-Patz_9被告赫南德斯(中)。

警方至今仍未尋獲伊坦的遺體。案件的主要證供是赫南德茲在拘留所時,經檢察官訊問後所錄下的自白影片。辯護律師認為,赫南德茲認罪是因為在警方審問的壓力下,導致他虛構犯案情節。

此案原本在2015年已進入裁決,當時歷經4個月的聆訊和18天的討論之後,由7名男性和5名女性組成的陪審團多番討論後,始終維持11票同意、1票反對下,未能作出一致裁決,因此法官裁定本案為「審判無效」(mistrial)。

這次重審,由8男6女所組成的陪審團商議了9日,才一致作出裁決。

雖然伊坦的家人滿意這次裁判,但辯方代表律師指稱案中有太多疑團未解,包括未能指出被告與男童的失蹤有直接關係,亦質疑被告智商只有70,屬人口中最低的2﹪,他更被診斷患有分裂型人格障礙(schizotypal personality disorder),經常無法分清現實和幻想,因此會提出上訴。

Etan-Patz_6

這宗案件令紐約以至全國的父母關注到子女的安全。 曼哈頓區助理地區檢察官伊露西(Joan Illuzzi)在重審前陳詞表示:「這是一個警世故事,一個劃時代的時刻,伊坦將永遠象徵那份失去的純真。」

事發後,伊坦的父母發起行動,透過遊說、立法以防止悲劇重演。1980年代中期,美國也開始流行在盒裝牛奶刊登公益廣告,將失蹤兒童的相片印製在盒上,以鼓勵民眾提供協助,並告誡人們要提高警覺。而伊坦本人就是第一個被印在牛奶盒尋人啟事上的失蹤兒童。

1983年,列根總統將伊坦失踪當日訂為「全國失踪兒童日」,後來更演變為「國際失踪兒童日」。此外,美國國會於1984年通過了「失踪兒童援助法案」,由執法機關、聯邦調查局等設立「全國失蹤和受虐兒童保護中心」,提供熱線服務,讓不同的執法部門及父母獲得有關失踪兒童的資料。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