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今天重聚,彷如隔世。南北韓親人相見,感慨萬千。有人歎來得太遲、有人無奈選擇不見…

537

1950年8月一天早上,14歲的安承春在睡夢被母親吵醒,媽說她17歲的哥哥被北韓士兵帶走。她說:「自那天以後,我們再沒有聽到任何關於他的消息。」

本月初安承春接到南韓紅十字會的電話,告知被選中與她在北方的哥哥見面。

然而兩天後,安承春又接到另一通電話,告知她哥哥已經過世,但他的妻子和兒子也願意與她見面。安承春說:「知道哥哥已死的消息讓我很傷心,我現在永遠無法見到他了。」不過她決定仍然繼續這次行程。

安承春說:「我應在離世之前見見我的姪兒,哥哥這位兒子是家族四代以來的唯一男丁,他是父親的唯一後人,為家庭繼後香燈。」

今年8月20日上午,安承春與89個家庭,越過南北韓軍事分界線,前往北韓金剛山的溫井里觀光特區,參加第21次兩韓離散家屬的團聚活動。溫井里距離兩韓分界線不過半小時車程。然而,為了這次會面,他們等候了近70 年,對於不少長者,這次重聚也來得太遲。

這是2015年10月以來,兩韓首次再舉行的離散家庭團聚活動。首輪團聚活動將為期三天。來自南韓的家庭到達北韓後,在酒店稍作休息後,便會參加下午三時的第一場會面,為時兩小時。晚上7時北韓方面主辦歡迎晚宴,讓失散多年的南北韓親人共進晚餐。

據安排,活動第二天,雙方會單獨會面,之後在客房內共用一小時午餐。22日進行告別見面和集體午餐之後,南韓離散家屬將啟程返回國。在三日內,南北韓親人將會面六次,共11個小時。8月24日至26日,參加第二輪團聚的83個南韓家庭將以同樣的流程與北韓親人見面。

由於參加活動的離散家屬年事已高,不少家庭成員已經過世,獲安排會面的只有七對是父母和子女,有些是與兄弟姐妹或其家人會面,大多則是與堂親、表親或是侄輩親屬見面。這次最年長的是101歲的白聖圭,他將與自己的兒媳和孫女見面。

參加的長者患有不同的長期病,出發前各人都接受了身體檢查。團聚期間,6名醫生和近10多名謢士會隨行組成一個臨時緊急醫療中心全天候值班。

8月20日這天,92歲的李錦善悉心打扮,在束草市登上旅遊車前往北韓。同行中有些長者坐著輪椅,大家百感交集,既興奮又不敢相信。

李錦善1950年時,跟丈夫和一子一女與親人逃難到南方,途中與丈夫和四歲的兒子失散。她跟丈夫的家人成功抵達南韓。初時,她經常帶著女兒走到田間大哭。但隨著時日過去,相信與丈夫及兒子的重聚機會不大,便跟一位同是來自北方的男性結婚,也生了幾位女兒。

李錦善初接到被抽中參與家庭團聚活動的消息,亦有點不知所措。分離時兒子只有四歲,對他的印象也很模糊,只記得他很乖,很少哭鬧。她說:「我不相信我可以再見到兒子,跟他分別了近七十年,也不知要不要抱抱他?」

南韓離散家人為北韓親人準備了大大小小的禮物,包括衣服、鞋子、手錶、營養補充劑、朱古力批及日用品等。最年長的白聖圭為兒媳和孩女準備的禮物,包括衣服、内衣、 牙刷和牙膏,還有30雙鞋子。

他說:「我還帶了20隻不銹鋼湯匙。我買了很多東西,因為這是我最後一次跟他們見面了。」

許多老年人年事已高,而且只要被抽中一次,未來再參加的機會也相當渺茫。除非南北韓統一,否則,相信這是他們與北方親人見面的最後機會了。

自從1988年開始兩韓家庭團聚後,共約13萬2,000人登記等候與親人重聚,現時大部分已經身故,約有57,000人在冊,每次重聚由電腦隨機抽出500人,南韓方面將名單交北韓當局配對,最後選出100位參加者。這次原本抽中了93位參加者,有四位由於獲悉在北韓的親人已經過世或健康問題而放棄機會。

大部分登記了的南韓人,至今仍未獲安排前往北韓。85歲的鄭宰賢這次未被抽中,他恐怕在有生之年亦無法與在北韓的弟弟見面。他說:「跟家人分離的感受實在難以言表,我不期望可以跟弟弟見一次面,我只想知他是否尚在人世,或至少可以用書信來往。」

南韓一直以來都希望南北韓家庭能獲安排定期會面,或以電話或其他方式保持通訊。這次獲安排與北韓家人團聚的曹承賢說:「我已經要求統一部及紅十字會至少准許我們互相通信。」

韓戰拆散無數家庭,與失散多年的親人重聚,喚起了各人的傷心往事,但彼此相聚數天,又再次永别,更令大家惘然若失。失散家庭共聚的時間甚為有限,大部分是集體會面,在場亦有北韓官員和南韓記者,真正私下會面的時間只有約三小時。大家相隔多年,雖然血濃於水,但大家生活的社會文化截然不同,也不知從何說起。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