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十方人物

世界頂級單車手禾高意外後再無法走路,但她學懂了哭,仍然熱愛生命。她是這樣做到的…

534

德國單車手姬斯汀娜‧禾高(Kristina Vogel)在體壇屢獲奬項,原可以在賽場上再創高峰,卻在一次練習中意外受傷,今後將不良於行。她怎樣從傷患中走過來?

禾高說,住院最初幾個星期,是最難熬的時間,要克服身體的痛楚和處理情緒,比要贏得奧運奬牌還要困難。幸而她最終學會了如何抒發自己的情緒,她說:「讓我知道哭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回想以前,失落奧運奬牌我也不曾哭過。」

禾高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場地單車手之一,曾獲得11次世界錦標賽冠軍和兩面奧運金牌的單車手。她原在準備明年三月的世界錦標賽,但數月前一次意外背部重傷,入院數月,人生從此改變。

禾高接受訪問時說:「這天跟平常一樣,陽光普照,我們打算早上練習完畢,下午去玩小型賽車,晚上去酒吧喝一杯,為隊友利維(Max Levy)慶祝生日。」當她和隊友(Pauline Grabosch)速度練習時,卻出了意外。禾高憶述說:「保蓮在前,我跟在後面,當時大家的時速達到60公里。她閃到外線,讓我過頭,突然間眼前一黑,再醒來時,已經躺在賽道上。」

禾高當時與一位正準備起步的荷蘭男車手相撞,男車手沒有受傷,但禾高背部嚴重受創。

禾高看到其他人都跑過來,已感覺到自己傷勢不輕。她說:「我覺得全身都腫起來,衣履都很緊,尤其是鞋子。我請他們替我脫掉鞋子。當一位隊友拿起鞋子走開時,我卻完全感覺不到。腳、腿,全都沒有感覺。當時我想,我會癱了,我今後也不能再踏單車。」

禾高當時安慰自己,不用緊張,醫生來了。她握著身邊的隊友利維的手,對他說:「不要走開,陪著我。」

禾高和香港單車手李慧思(右)曾多次對賽。

今年27歲的禾高祖籍克爾吉斯斯坦,六個月大時與父母移民德國。小學時,她看到一個單車會的海報,便跟兩位同學報名加入,從此開始了運動員生涯。2007年參加世界青少年錦標賽,先後十一次奪得青少年組及世界賽冠軍。更於2012及2016年兩度奧運金牌。禾高同時也是一位兼職警員。

禾高被送到柏林創傷中心(Berlin Trauma Center),先後接受了兩次手術,卻又染上了肺炎。手術後,醫生安排她接受「人工昏迷」(artificial coma)治療。她說從昏迷狀態醒來的頭兩天,是最難受的。

禾高說:「還好我賽道上已經了解自己的傷勢。無論醫生如何解釋,我已經知道,不能再走路。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禾高並不是第一次出意外。2009年,禾高騎單車返家時,在路上被一輛小型巴士撞倒,掉了五顆牙齒,臉上也留下疤痕,第五節胸椎骨折,幸而她的背部肌肉強壯,減低了傷勢,否則可能已癱瘓。禾高住院四個星期後,休養了三個月便恢復練習。在2010年的世界錦標賽更造出個人最佳成績。

禾高說:「遇上這次意外,令我不能再走路當然不好。但再問『為何偏偏是我?』也是於事無補,事情就是如此。」我仍然熱愛生命,一點也沒有變,只是行動起來不一樣吧,我可以在輪椅上做很多事情,生命可能不一樣了,但我仍活著,有甚麼不快樂?

禾高形容自己像一個嬰孩,什麼都要從頭學起,自己轉身、刷牙、洗身,直至一星期前可以自行起床,她記得重新自行進食的感覺。姊姊給了她一碗藍莓,她沾了些醬汁一顆一顆地吃。她說:「這簡直是最美味的東西。」

禾高家人都很支持她。她的男伴米高更是不可或缺,還有隊友。

禾高說:「過往我會為自己訂出五年計劃,這次我甚麼計劃也沒有。這可不失為好事。我首要是要適應身體的狀況,警署非常支持,提供各種就業機會,當然不能在街上巡邏,但至少可以繼續在政府部門工作。」她更希望可以在其他項目裡繼續奪取奬牌。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