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文化

又一宗韓星自殺個案:鐘鉉之死透露了當地演藝業的扭曲與隠憂

0 11507

南韓男團SHINee主唱金鐘鉉(藝名鐘鉉)今年12月18日下午在首爾清潭洞一間酒店式住宅燒炭自殺身亡,年僅27歲。所屬的「SM Entertainment」在當地時間晚上11時30分發表官方聲明:「12月18日, SHINee成員鐘鉉突然地離開了我們身邊。」證實了金鐘鉉的死訊。

金鐘鉉在當日下午四時左右給親姊姊發送了短信,表示「直到現時,我也很辛苦,送我走吧!說聲辛苦了,這是最後的道別」。金鐘鉉的姊姊收到短信後馬上報警,警方到場時他已經昏迷。

金鐘鉉在本月初將遺書交給好友、「Dear Cloud」樂隊主唱Nine9(娜仁)。Nine9經金鐘鉉家屬同意後,在社交媒體公開這封的遺書,他這樣寫:「我內心世界已崩壞,憂鬱漸漸啃食我,終於將我吞噬,我厭惡我自己,記憶一直抓住我,不管我叫喊著要振作,依舊徒勞無功。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以為要結束很容易,真要結束時卻好難。請告訴我,我已經很努力,我辛苦了,真的辛苦了,再見。」

Nine9並表示鐘鉉一直曾受抑鬱情緒困擾。

過去十年,「SHINee」、「Super Junior」和「少女時代」等音樂組合,協助南韓電影、音樂進佔日本、中國和亞洲市場,美國《Billboard》雜誌日前發表的年終排名榜,以下載量、網上播放及廣播播放次數為評選準則的「Top Artist榜」,南韓男團「防彈少年團」(BTS)排行第十位。

根據南韓文化、體育及旅遊部(MCST)的資料,2016年南韓內容產業的總產值己超過一百零五萬億韓圜(約930億美元),出口亦達63億美元。自2011年每年增長均達8%。

SHINee於2008年出道,第一年即獲得韓國歌壇最重視金唱片新人獎,在韓國海內外擁有廣大粉絲群。金鐘鉉也為其他歌手作曲。他剛在本月初才舉行完兩場個人演唱會,日後將發表的新單曲也已經在製作中。

在光鮮亮麗的包裝下,不少事情似乎正透露了南韓演藝圈的龐大壓力。金鐘鉉曾經在訪問中透露,自己不幸福,也曾透露收入不穩,對演藝事業感到憂慮。

南韓社會競爭激烈,人們在教育、考試以至就業各方面均面對重大壓力。經濟發展及合作組織(OECD)今年初的資料顯示,該國的自殺率每十萬人二十八點四宗,是成員國中最高的。

大批歌迷在前往醫院向金鐘鉉弔唁。

據估計,在最近十年間,已傳出超過三十位演藝圈人士以自殺結束生命。其中鄭多彬與崔真實分別在2007年及2008年自殺,曾在《花樣男子》演出的張紫妍在家中上吊自盡,遺書透露曾因博取演出機會而與娛樂高層進行性交易。較近期有南韓演員金成珉,還有女團KARA的落選練習生So Jin,於2015年懷疑因明星夢碎,跳樓身亡。

2009年,南韓演員朴真熙在延世大學的碩士論文就以「演員的壓力、抑鬱與自殺」為題,指出演員們「如果說沒有過極端的想法的話,是在說謊」。

南韓藝人通常在十多歲時與經理人公司簽訂被形容為「職業奴役」的長期合約。這些明日之星在接受嚴格的訓練後,只有最具潛質成為偶像的才會被選中組成不同的樂隊組合。

2008年,「東方神起」三名成員因收入分配及合約問題,控告所屬的經理人公司「SM Entertainment」,當時東方神起與公司簽訂的合約長達十三年。法院頒令將標準合約縮短至七年,不過當地傳媒表示,只有四成的經理人公司遵守這個規定。

根據標準合約,組合其中一位成員要離隊,全隊須賠償合約剩餘年期的預計收入。2014年,另一組合「EXO」兩位華藉成員曾投訴,在生病及受傷期間亦要演出。

合約訂明演藝人的音樂風格、個人形像、飲食等各方面都由經理人公司規管。南韓女團「Nine Muses」成員曾揭示她們的「紙杯餐」,即每一餐只有一隻小紙杯的分量。部分合約亦訂明不准約會。

美國《Billboard》雜誌亞洲區主管羅伯‧施瓦茨(Rob Schwartz)認為,娛樂公司將藝人 塑造成「製成組合」(manufactured bands)並非新事物,不過西方的經理人公司鮮有管制藝人的私生活,他說:「1940年代的美國電影公司對旗下的影星加以控制,也鼓勵他們不要約會或結婚,但不會強迫他們。」

藝人另一壓力來源相信是來自經濟收入。除了少數大紅大紫的歌手和組合外,南韓很多歌手及創作人都投訴南韓音樂工業沒有保障藝人,他們很多時要接受很低薪以至無酬演出。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