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環境保育

驢子的悲歌:身體殘損,等待活宰!中國對阿膠的需求所引起的連串問題

0 3311

「就是這裏了。」居住在肯雅奈羅畢的莫理斯.恩傑魯(Morris Njeru)指著面前的一片農地說。

一直以來,現年四十四歲的莫里斯,都依靠他的幾頭驢子替人搬運貨物到城內各處。然而今年初,他的五頭驢相繼被人偷去,賊人將驢子的頸割開,將毛皮削除帶走,剩下的骸骨就被棄置在那裏,肉就成了禿鷹和鬣狗的午餐。

由於失去了驢子,莫里斯的收入由每日三十美元減少至五美元,他恐怕無法償還貨款,也再供不起子女入讀寄宿學校了。

莫里斯和非洲很多人一樣,驢子是重要的交通和謀生工具,人們用驢子運送食物、柴火、貨物及代步,在貧窮的社群尤其重要。但近年因為中國對於阿膠需求大增,越來越多販子偷竊居民飼養的驢子出售漁利。

中國人利用阿膠進補由來已久,由驢皮熬製而成的中藥「阿膠」,據醫學記載有滋陰、調經和安胎等功效。現代亦有研究發現,阿膠含有大量蛋白質及氨基酸,有助人體代謝平衡,能有效提高免疫力。近年中國商業機構大肆宣傳阿膠的療效,以至阿膠需求上升。本世紀初,阿膠每斤值約九美元,現時已漲至九百美元一斤。

英國保育團體驢子保育所(Donkey Sanctuary)估計,阿膠貿易每年約涉及180萬張驢皮,但這個數字遠遠不及需求,該組織估計,驢皮每年的需求高達一千萬張。2017年底,中國更將驢皮的入口稅由5%降低至2%,預料驢皮的銷量更會進一步上升。

中國的驢子數量原是全球最高的,但中國政府數據顯示,中國驢子數目由1990年的1,100萬頭下降至現時的300萬頭。在繁殖上,驢子有別於牛隻或豬隻,每頭雌驢每年只能生育一頭小驢,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驢子數量迅速減少。

驢子保育所快速應變及倡議項目經理西蒙.卜比(Simon Pope)說:「中國對阿膠的需求很大,而且沒有減少的跡象,結果是苦了那些依賴驢子的社群。」

北京林業大學一組研究員2017年11月在《馬獸醫科學期刊》(Equine Veterinary Journal)發表一項研究指出:「中國從各地高價買入驢子,勢為全世界其他地區的驢子帶來危機。」研究更警告說:「驢子有可能步穿山甲的後塵成為瀕危物種。」

現時雖然巴西、秘魯和墨西哥等地都有出口驢子,但最大的仍是非洲。雖然烏干達、坦桑尼亞、博茨瓦納、尼日爾、布吉納法索、馬里及塞內加爾等十四個非洲國家以及巴基斯坦,都實施驢子出口的禁令,但偷竊驢子情況十分嚴重,為居民帶來嚴重的影響。

在接壤肯雅的坦桑尼亞蒙杜里(Monduli)區,居民一年內被偷走475頭驢子,其中175頭被當地警方截獲,其餘的相信已被賣往屠宰場。

當地一條村落的村長尼蒙利特.森貝理(Rimoniet Shamburi)表示,自從實施禁令後,盜賣爐子的情況減少了,但仍然存在,原因是鄰國肯雅容許售買驢皮。在肯雅,驢皮價錢由2014年至2016兩年間飛漲了五十倍,驢子牲口的價錢亦漲價了三倍,在這兩年間由60美元一頭增加至165美元一頭。

肯雅現時的三間屠宰場,兩年間共處理了十萬頭驢子,驢皮製品經香港及越南轉往到中國。

在位於奈瓦沙的星光驢子出口屠宰場(Star Brilliant Donkey Export Abattoir),員工拉著一批又一批驢子到鐵磅上─牠們的價錢以重量計算。屠場負責人約翰.卡里基(John Kariuki)說,他是第一個在非洲得到合法許可開設驢子屠宰場的人。

卡里基說:「驢子的生意幫助了當地人。以前沒有驢子的市場。人們會售出他們的牛羊去幫孩子付學費。」

保育團體與來自南非的調查記者發現,等待被殺的驢子身處惡劣環境。有些驢子運到時,身體有損傷或斷肢。驢子保育所的邁克.貝克(Mike Baker)說:「有些驢子活生生被餓死,令毛皮更容易被剝下,有些則被大棒打死。」

此外,屠宰場所產生的廢料仍造成環境問題。驢子的骸骨堆起來後,引來禿鷹及野狗等啃食,剩下來的便是衞生問題。

雖然販賣驢子帶來偷竊、虐畜及環境問題,肯雅政府似乎無意取締出口驢子。該國一份官方備忘表明,這項貿易製造就業機會,有利經濟發展。

驢子保育所肯雅分會項目經理所羅門.奧尼安戈(Solomon Onyango)博士認為,民眾及保育人士都反對出口驢子,只是政府因經濟收入而無意禁止。他說:「難道我們為了錢就去從事販賣可卡因或象牙貿易嗎?如果有些貿易活動是對人有害,你總不能以商業原因而加以容許!」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