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史密夫在奧斯卡頒奬禮上出手打人,引起全球熱議,也讓我們了解非裔婦女和她們捲曲頭髮的故事……

在3月28日舉行的第94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上,從影30多年的資深演員韋∙史密夫(Will Smith)憑著《王者世家》(King Richard),首次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然而,在宣布獲獎前,頒獎嘉賓之一兼韋∙史密夫好友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以《伴我雄心》(G.I. Jane),揶揄韋∙史密夫罹患脫髮症的妻子珍達∙娉琦(Jada Pinkett-Smith),引發韋史密夫不滿。他憤而上台以巴掌回擊,令全場愕然。

事後,韋∙史密夫已公開道歉,並宣布退出美國電影藝術及科學學院,但會方日前已表示會對他作出紀律處分。

事件引起全球熱話,人們反應亦兩極。韋∙史密夫的反應如此巨大,不但因為克里斯∙洛克以脫髮症來開玩笑,更因為頭髮對於黑人女性而言,不僅代表著外表的美麗與否,更是身份認同的一部分。

據悉,珍達∙娉琦自2018年罹患脫髮症(Alopecia areata),並自行剃去自己的長髮。從2021年開始,她經常以頭巾造型在社交媒體上貼文。

事實上,脫髮症並非罕見。據報道,在美國約有680萬名的脫髮症病患,最常見的症狀,就是頭上出現一些圓型的的局部脫髮。這是一種影響許多黑人女性的疾病。2016年一項對5,594名黑人女性的調查顯示,47.6% 的受訪者表示她們經歷過脫髮。2020年,美國麻省女眾議員阿雅娜·普萊斯利(Ayanna Pressley),亦承認自己罹患了脫髮症。

底特律韋恩州立大學(Wayne State University)醫學院皮膚科教授丹妮塔∙皮帕斯(Danita Peoples)說: 牽拉性脫髮(traction alopecia),成因是頭髮經常被拉扯,例如芭蕾舞者經常束成圓髮髻,頭髮拉得太緊而導致脫髮;圓禿或班禿(Alopecia Areata,俗稱鬼剃頭),是因為免疫系統失調而導致脫髮。

珍達∙娉琦

她說:「在成長期,長輩經常對我們女孩子說,頭髮是『榮耀的冠冕』,因此我們都令一把整齊、時尚的髮型。特別是指修直的頭髮。」

非裔女性常為頭髮煩惱,由於非洲的頭髮基本上是細密而捲曲,因此他們常見的都是以短髮、光頭或者是織成極其細密的辮子(braids,俗稱辮子頭)為主,如果不好好梳理,就會變成所謂「爆炸頭 」,予人髒亂蓬鬆的感覺。

曾共同撰寫《頭髮的歷史》(Hair Story: Untangling the Roots of Black Hair in America) 一書的美國作家洛瑞·L·塔普斯(Lori L. Tharps)表示:「在早期的非洲文明中,頭髮象徵著家庭背景及社會地位。更重要的是,頭髮被視為和神溝通的渠道,因此擁有一頭秀髮是極為榮耀的事。」

15世紀歐洲的奴隸販子在非洲抓到黑人後,第一件事就是替他們剪頭髮,以消除他們的文化和身份。奴隸被買到美國工作,無暇打理頭髮,因此女性經常以頭巾蓋住頭髮。奴隸制被廢除後,白人為中心的社會主流文化,仍以直髮為美。

直到20世紀初,美國歷史第一個白手起家的黑人女百萬富翁,也是著名的美髮產品製造商創辦人,薩拉·布里德洛夫(Sarah Breedlove)發明了一種革命性的直髮劑,經過這種產品打理後的頭髮,能夠變成還算柔順的直髮。至今,黑人女性頭髮的護理,儼然已成為一項重要產業,2014年,這項產業的產值約為 7億美元,凸顯出黑人女性在頭髮護理的需求。

2009年,克里斯洛克監製了紀錄片《Good Hair》,審視非裔女性以及近代非裔女性髮型的流變。據悉,當日,來自女兒回家後對他說的一句話:「爸爸,為什麼我沒有一把好的頭髮呢?」13年過去,相信大眾對於黑人族群髮型的討論仍未停止。

去年,美國軍方宣布修改髮型的規定,放寛對女兵髮型的限制,包括一些非裔人士流行的髮型。本月初,眾議院通過《皇冠法案》(the CROWN Act),禁止在社會、學校和工作場所針對種族及民族相關的髮型的歧視。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