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肉含抗藥惡菌、禽畜業被轟濫用抗生素, 多國衛生部門向超級細菌病毒宣戰,到底會否來得太遲?

在大家經歷新冠肺炎疫症之際,醫學界正密切關注超級惡菌之疫正在升級。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在豬肉、醫院等不同源頭發現抗藥性極高的新變種病菌,對人類健康構成威脅,同時敲起警號,提醒我們檢視和改革理所當然的衛生設施和禽畜業運作模式。

英國超市肉檔的豬肉,逾一成樣本發現有危害豬隻和人類健康的抗藥超級惡菌(圖片: GettyImage)

歐洲發現豬肉含多種抗藥惡菌

英國的世界保護動物組織(World Animal Protection)日前發表一項超市和網店豬肉抽查報告,結果發現在203個豬肉樣本中有23個含有抗藥腸球菌(enterococci),含菌樣本包括聲稱有品質保證「Red Tractor assured」和「有機」的產品。

病從口入,人類食用或處理豬肉時若感染抗藥腸球菌,可引致尿道炎;嚴重的更會入侵血液、心臟及腦部。由於細菌抗藥,感染者接受一般的抗生素治療(例如氨苄青霉素、阿莫西林、萬古霉素)也無法有效抑制病菌。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估計,全球每年有120萬人死於藥物的抗藥性。

雖然英國的養豬業界人士表示近年已減少給豬隻服用抗生素,但現況是當某種抗生素受禁,豬場便轉用另一種,而不是治本地改變密集的飼養方式。英國的拯救抗生素聯盟(Alliance to Save Our Antibiotics)顧問指出,改善禽畜飼養場的環境和對待動物的方式,能夠有效減低動物染病和承受壓力,自然可減少濫用抗生素。

CC398金黄葡萄球菌是豬隻身上常見的細菌(圖片: istock)

英國土壤協會(The Soil Association)發言人亦作出回應,申明絕不會在有機耕種中使用糖肽類抗生素(glycopeptide antibiotic),至於豬肉抽查中發現有機豬肉有抗藥病菌,相信是病菌經水源或其他途徑傳播至農場而污染飼料。

英國劍橋大學的研究人員在今年早前亦在豬隻身上發現抗藥性極高的金黃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金黃葡萄球菌在過去五十年一直在演進,變得更惡,對目前醫療人員在前線普遍使用的抗生素有極高的耐受能力。感染個案經常在醫院出現,本身有傷口或免疫力弱的病人很容易感染並迅速傳播。每年因此菌而死亡的人數達75萬,世界衛生組織推算數字至2050年會增至一千萬。

每10名健康人士中有3人的鼻腔內或皮膚表面帶有金黃葡萄球菌

全球供應鏈 加速病菌病毒散播

根據統計,丹麥有九成豬欄均發現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的蹤影。哥本哈根大學研究員Semeh Bejaoui直言,抗藥超級細菌的傳播速度極快,已有證據顯示這種惡菌在由養豬場傳給人的過程中,抗藥性會遞增。劍橋研究人員確定CC398菌中有三種「高流動性」的基因,是決定其抗藥能力的關鍵。「高流動性」意指相關基因可在不同種的細菌之間交換遺傳訊息,例如可以發出避開抗生素的指令,甚至規劃如何閃避人體的免疫系統。

歐洲今年中開始禁止在飼料中加入氧化鋅(用於小豬的止瀉藥),但學者及科學家認為這個禁令來得太遲。在2018至2020年間中國大陸的豬瘟和非洲豬流感肆虐,令數以百萬計的豬被宰殺,豬肉價格上漲,以及造成重大經濟損失。人類感染豬流感後會出現發燒和肉出血等症狀。

有說豬流感病毒是在1957年由非洲傳到里斯本的,禍端是航空公司將棄置的飛機餐火腿三文治賣給養豬場餵豬。結果病毒隨牲畜和冷藏食品廣泛傳播至歐洲、亞洲各地,甚至在海地和多明尼加共和國都有豬流感病毒踪跡。澳洲政府已宣告對超級惡菌對當地養豬業構成重大威脅,雖然迄今未有發現動物傳人的個案,但豬隻傳人的病例早有先例。

開發新藥對付超級病原體

面對超級惡菌和超級病毒的威脅,英國政府提供經濟誘因,鼓勵藥廠加快研發能夠對付超級病菌/病毒的抗生素藥物。英國國民保健署( NHS)與藥廠以合作協議方式在今年6月推出兩款抗超級惡菌的藥物cefiderocol 和ceftazidime–avibactam,預計每年有1700名病人可受惠於新藥。
科學家最新又在土壤中發現一種罕見細菌能製造特殊物質,具有研發成新型抗生素與抗癌藥物的潛力。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最近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指,藏在土壤中的罕見放線菌(Lentzea flaviverrucosa)會產生一種特殊的有機化合物分子,可表現出特定藥物的活性,有望被應用於新型抗生素和抗癌藥物的開發。

醫院電動馬桶竟是惡菌溫床

醫院亦是超級惡菌常出沒的地方。日本最近有一項研究發現,被視為方便衛生的電動馬桶,竟是超級惡菌的溫床。

為使用者洗清屁股兼會自動清潔的電動馬桶,竟是抗藥綠膿桿菌的溫床(圖片: dailymail.co.uk)

日本醫學大學醫院的研究人員在2020年9月至2021年1月期間,在醫院血液學病房作研究,追蹤三名感染了多重抗藥綠膿桿菌(Pseudomonas aeruginosa – MDRP)的病人,在他們使用病房廁所後在馬桶噴噴咀抽取樣本進行分析。結果在樣本驗出的超級惡菌綠膿桿菌,與病人感染的一樣。負責研究的中村教授說這項發現對防疫工作意義重大,噴咀可能是交叉感染的源頭,因此有必要檢討和修訂洗手和清潔廁所的指引,以杜絕惡菌在醫護人員和病人之間散播。惟研究暫時未能確定病菌是由病人傳至馬桶,還是由馬桶傳給病人。在日本,有八成家居使用電動馬桶。

綠膿桿菌天然存在於泥土和水源,亦是造成醫院內感染的主要致病微生物,其宿主多為免疫功能低下的病患,體弱者感染綠膿桿菌的死亡率比一般感染者高出一倍。世界衛生組織於2017年將綠膿桿菌列為三種最迫切需要開發抗生素的病原體之一,新藥研發迫在眉睫。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