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藝術人間

讓我看一個純真的笑容

1 280

unnamed-1

 

unnamed-2

 

 

 

陳風先生步履輕快地走進餐廳門口,闖進我們的視野之內。據說攝影集《最純的人》是他的大學畢業作品,他應該很年輕吧,但他身上卻散發著一種年輕人少有的成熟氣質。

 

我想起他與唐氏綜合症人士的合照,後者的笑容純真而美麗。「最純的人」攝影展是陳風與香港唐氏綜合症協會合辦的一個計劃,展出他為二十三位唐氏朋友拍的個人照片,展示了他們純潔的個人色彩,讓更多人認識他們,打破大眾對他們的刻板認知。那麼,陳風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為什麼他會選擇唐氏朋友作為作品的主角? 他是不是很嚮往「純真」呢?

 

在我神馳意遠之際,他已經飛快地走到我們身前。一番自我介紹之後,他就說: 「我今天有很多事情想跟你們分享。」似是有潑旺的靈感,想要傾瀉而出。這位熱切而誠懇的攝影師,開始滔滔不絕地訴說他的故事,餐廳遂變成了演講廳,餐桌仿似是他的舞台。雖然我們只是第二次見面,但他卻把我們當作熟人一樣,娓娓而談,落落大方。

 

 

怎樣的攝影師,就會拍怎樣的照片

 

原來陳風十六歲前一直在潮州農村長大,難怪身上總散發著一種不被現代都市的刻板社會規則所束縛的靈氣。在大自然生活中所培養的樂天丶隨和與率性態度,透過他活潑的眼神躍然流露出來。的而且確,這些性格有助陳風將人與事轉化成有富有意義的藝術作品。他說: 「你是個怎麼樣的攝影師,就會拍怎麼樣的照片。」我想,純真的攝影師,也自然會拍攝出純真的照片吧。難怪陳風會牢牢記住他中學老師的一句說話: 「他們(唐氏綜合症人士)是這世上最純潔的人。」他又說,老師的話他大多都忘記了,但唯獨這句說話清楚記得。

 

我望向餐桌上那輯《最純的人》。照片簡單直接,清新自然而又讓人難以忘懷。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照片中自然流露的真誠。陳風被唐氏朋友的純真所感動,然後以此為主題,拍攝出他們純樸的笑容。他以單純善良的角度出發看世界,捕捉唐氏朋友燦爛的一面,然後將每一剎那的華彩攝於鏡頭之內。一切是這樣的自然,別樹一格而又奪神照人。

 

我想起曾經接觸過的一些唐氏朋友,他們的世界是美好的。當問到他們有沒有不喜歡的事物時,他們想了一陣子,然後說: 「沒有啊!」換著是所謂「正常」的人,應該有一籮筐討厭的東西吧。唐氏朋友說話坦白直接,沒有機心,懂得欣賞這大千世界的好處。在旁人眼中,他們也許沒有甚麼特別之處,擦身而過的時候,亦不會在我們心裡留下甚麼痕跡。然而,陳風卻看到他們由心而發的美麗。純真是一條紅線,而攝影是一種機緣,安排了攝影師與他們相遇。唐氏朋友就如燦然的群星,在攝影展的舞台上坦然亮相。

 

 

無私奉獻,照亮他人

 

陳風繼續口若懸河地講述自己的故事,又拿出他的筆記本給我們看,上面滿滿都是他瀟灑飄逸的筆跡,盛載著他富有哲理的生活感想。他是一個愛思考的人,閒時愛思考生命,並將心得記錄下來。說著說著,他忽然笑說: 「不如大家先點菜吃吧,我也有點兒餓了。」他的目光掃了餐牌一下,然後又繼續說下去。雖然他肚子餓了,但仍然將是次訪談放在第一位,自己的餓與飽只放在第二位。我們原想先點了菜,然後大家邊談邊吃,但我們不忍心打斷他的分享,而他的健談也抓住了我們的注意力,所以大家也就漸漸忘記了晚餐這回事。

 

他不時跟我們分享他的生活態度,例如: 「If it is good, share it out, make it big, and do it together.」他是一個大方爽朗的人,願意為他人貢獻,也很樂於與人分享美好的事物。他的確讓唐氏朋友的陽光氣息,散佈在攝影展的每個角落,給參觀者的心裏畫上一抹彩虹,與大眾一起見證唐氏朋友所綻放的光芒。這二十三幅照片,全都以黃色為背景,代表「快樂」的意思。陳風說,他原本打算用黑色背景的,然後用白色的光芒罩住,營造神聖丶型格和專業的感覺。後來,他在圖書館尋找參考資料時,看到一位名為Andres Serrano的美國攝影師的照片集 《America》,裏面有許多美國人的獨照,當中有以黃色作為背景的照片,拍攝方法簡單直接。受到這位攝影師的啟發,他覺得以這種簡潔明快的方式拍攝人物也不錯,所以就決定用黃色作為背景。

 

照片集中的諸位唐氏朋友,面對鏡頭時毫無緊張的神情,輕鬆地擺出各種活潑的甫士,如當中一位熱愛舞蹈的女生,右手叉腰,左手放在腦袋後,身軀微側,對著鏡頭嫣然一笑,笑容蘊含著一個翩然起舞的舞者風姿,毫不怯場。亦有一位嬌小的女孩,雙手隨意地放在腰旁,沒半分拘謹,如一個滿足的孩子,瞇著雙眼,歡快地向眼前人爽朗一笑。在攝影展覽中,眾位主角的獨特個人風格毫不保留地顯露在觀眾面前。

 

 

涓涓之水,滋潤心靈

 

有些攝影師只當拍攝對象是工具,不會尊重他們。可是,陳風不會這樣做,因為他很看重兩者之間的互動。他說,在拍攝工作開始之前,會先探究「who they are, what they like, and what they good at」(他們是誰、喜歡甚麼、專長是甚麼),然後依照他們的意願拍照。相中人的服裝和姿態,都是因應每位唐氏朋友的個性和專長而設的;眾位模特兒服飾不一,包括童軍制服、球衣丶功夫衣服和芭蕾裙等。他們穿上自己喜歡的衣衫,在鏡頭前擺出最能表達自己個性的姿勢,展示出其開心愉快及自信的一面。在與唐氏朋友的互動中,那純真可愛的笑容打動到陳風,他用鏡頭捕捉他們自然的微笑,並將之傳揚開去,與大眾分享。

例如一位擅長彈結他的女生,抱著結他,小口微張,似是有許多小小的音符,隨著女孩臉上展現的快樂氣息,在照片上躍動。又如一位擅長游泳的男生,穿上型格的黑色泳衣,眉梢嘴角展現可愛的微笑。在化妝方面,化妝師也只為唐氏朋友化上最淡的妝容。陳風說,這是希望做到「即使化了妝,看上去也與沒有化妝一樣」的效果,予人自然的感覺。在拍攝的過程中,陳風一共使用了六盞燈,兩盞照射人物的正面,兩盞照著人物的後方,兩盞分別用以照亮背景和照射人物頭部。因此,我們看到每位唐氏朋友都神采飛揚,而他們的背後都隱隱顯現一團白光,寓意其精神發揚光大。在香港文化中心丶集成中心和太古坊林肯大廈天橋舉辦的攝影展中,他們也猶似舞台王者,風采乍現。

 

陳風沒有想過,一名大學生的作品,可以成為傳媒關注的對象;身為旁觀者,我們也感到很難得。無私地為他人奉獻,將他認為美麗的事物傳揚開去,如他自己所說的:「The more you give, the more you gain」(付出越多,收穫越大),星星之火,也就是這樣燎原的。由當香港唐氏綜合症協會的義工,到決定為唐氏朋友拍照,以至這輯照片受到各大傳媒關注,「陳風」這個名字漸漸為更多人所知,一切似被一種神秘力量牽引著。

 

我心想唐氏朋友的心靈沒有受到太多的社會規條束縛,他們的世界簡單而美好,而複雜的我們都太忙碌了,忘記讓自己快樂,也忘記了生命可以很簡單。其實,我又何必去區分「他們」和「我們」呢?一切原本很簡單,我們都是人。

 

純真丶坦白和自然箋注著「最純的人」攝影展,與現代社會的功利主意和複雜形成對比。或許,陳風這個人,就是要逆流而上的,正如他出生的時候,是「倒轉」出生的,差點活不過來。陳風笑說,這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想不到,這個福在二十七年後以如此獨特的方式蔓延開來了。

 

夜已深,我們一起離開餐廳,走到地鐵站附近。在互相道別之後,陳風先生像一陣風地走了。四周是車水馬龍,是這城市奔流的脈搏,而他與香港唐氏綜合症協會合作舉辦《最純的人》攝影展,是一個永恆不變的事實,也是這個時代的一個見證。

 

我淡忘了無數香港模特兒的沙龍照,卻牢牢記住這二十三位唐氏朋友自信的笑容。在這個城市,甚麼是美麗?

作者簡介 / 

郭湄湄

1個評論

  1. Janessa 2016-07-01 at 5:12 上午 - 

    BS low – ralianotity high! Really good answer!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