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環境保育

袋鼠過度繁殖對澳洲造成甚麼問題?為甚麼澳洲人對清理袋鼠計劃態度分歧?

0 2125

Kangaroo-Culling_6

袋鼠是澳洲的獨有生物,亦是澳洲的象徵,然而澳洲的袋鼠數量已經大到驚人,不僅威脅到人類安全,甚至間接影響其他物種的存活。

澳洲政府數年前開始獵殺袋鼠,以保護濒危的草地和野生生態。更計劃在年內獵殺超過100萬隻袋鼠, 但卻引起民間及保育團體爭議。

研究人員指出,袋鼠過多影響到其他草原棲息的原生動物,如利氏袋鼯和無脚蜥蜴等,因此有必要減少袋鼠的數量。

Kangaroo-Culling_2

生態學家安娜.連(Annie Lane)說:「袋鼠是生態系統的重要部分,但研究發現,牠們危害到在草坪下層棲息及覓食的其他物種。」

澳洲國立大學環境生態學專家大衞.林登邁爾教授(Prof David Lindenmayer)說:「東部的灰袋鼠非常可爱,但是大量的袋鼠正在毁減生態系统。」

林登邁爾指出,過去,野犬、塔斯馬尼亞虎以至人類都會捕獵袋鼠。然而,當地土著的過度捕獵令塔斯馬尼亞虎滅絕,來自歐洲殖民又清理了澳洲野犬。草木林為袋鼠提供了一個豐足的糧倉,草和水都非常充裕,牠們卻再沒有其他天敵,因此數量大幅增加。

Kangaroo-Culling_4

澳洲首都坎培拉「袋鼠為患」,公園草坪、高爾夫球場及運動場等都可以見到灰袋鼠。在國會大樓周圍,袋鼠也是經常見到的風景。隨著袋鼠數量增加,不時有袋鼠闖入民居、在路上與行人和車輛相撞造成意外等。

為了防止袋鼠過度繁殖,並維護其他草食性動物生存,澳洲政府自2008年起展開獵殺袋鼠的行動。然而每一年,這項清理行動都會引發爭議。反對者表示,沒有足夠的證據顯示,獵殺袋鼠的行為可以改善生物的多樣性。亦有人認為獵殺的方式等同屠殺。

林登邁爾教授表示,真正的問題在於不同的價值觀的衝突。他說:「愛護動物人士關注和保育某一些動物,但是還有那麼多其他動物,恐怕會不人道地餓死。人們對於捕殺袋鼠以降低數量的做法過於敏感,一部分原因是『國徽上面就有袋鼠』」。

Kangaroo-Culling_3

根據澳洲聯邦規定,射殺袋鼠只能以頭部為目標。

死去的袋鼠會被製成狗糧,一些肉也會當食品出售,95%會出口至海外。林登邁爾教授都很喜歡吃袋鼠扒,他表示,如果澳洲人是吃袋鼠肉而不是牛肉的話,對於應對對温室氣體排放也有一定幫助。

除了獵殺,澳洲政府以人工避孕方式控制袋鼠的數量,澳洲首都特區高級生態研究員克萊兒.温普妮(Claire Wimpenny)表示,澳洲政府已動用60萬澳元,試驗避孕疫苗,希望最終可以利用人工避孕方法,控制袋鼠的數量。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