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70家企業參與全球最大「4天工作制」實驗。「加長周末」風潮吹各國,但體驗過的人說,工時減少不一定令工作更輕省⋯⋯

艾力(Eric Harkrader)過去任職紐約的數碼創新顧問公司「Elephant Ventures」。2020年8月,公司推行了4天工作制,艾力為了享受星期五的假期,每天做足12小時。

艾力說,4天下來,整個人像散了一樣。他說:「星期四晚上,我吃著外賣薄餅、眼望著電視,呆坐在那裡打瞌睡….」不過他說: 「星期五一覺醒來,卻感到爽極了。我修剪園子的草坪,到雜貨店購物,也不用擔心人擠人。」然後他用周六時間消遣一下,周日好好減壓,準備星期一再衝刺。

由今年6月5日開始,約70家英國企業的3,000多名員工,每星期可享有多一天的假期。因為他們服務的公司和機構,正參與一項為期六個月的「4天工作日」試驗,以測試否在不損失生產力,能否實行周休三日的措施。

這項試驗由「全球每週4天」(4 Day Week Global)與智庫「自主」(Autonomy),以及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和美國波士頓學院的研究人員所發起,號稱全球歷來最大規模的彈性工作試驗計畫。

參與這項計畫的企業分布各領域,從教育和顧問業務到銀行、資訊科技、零售、人力資源公司,都想試試這個新的工作模式,每家企業都同意允許研究員測量公司生產力、福利、工作環境和性別平等所受的影響。

「全球每週4天」是一間推動4天工作制的非牟利機構,發起人安德魯·巴恩斯(Andrew Barnes)是新西蘭保險公司「Perpetual Guardian」的創辦人,該公司在2018年開始實行4天工作,他表示,試驗證明,員工更有動力,公司的工作效率和生產力都提高了。

參與這項計畫的「慈善銀行」(Charity Bank)總裁愛德華·西格爾(Edward Siegel)說:「新冠肺炎疫情真的為彈性工作創造了條件。」他說:「20世紀的五天工作概念,已不再是最適合21世紀企業的運作方式。我們認為,不改變薪資或福利的4天工作模式,肯定會創造出更幸福的員工,並為企業的生產力、顧客體驗和所負社會責任帶來正面的影響。」

冰島政府和首都雷克雅未克市議會,曾在2015至2019年間兩次試行一周4天工作制度,且薪金不變,發現員工的效率不減反升,而且個人身心健康也有顯著成長。現時全國超過八成的員工已經實行4天工作,或安排彈性工作時間。世界其他一些地方也在進行一系列類似的試行制度,包括西班牙及新西蘭等。

此外,以工時長、工作壓力大見稱的日本和南韓,一些企業亦嘗試容許員工周休三日。日本日立在今年4月宣布,約1.5萬名員工實行4天工作;開發《寵物小精靈》遊戲系列的「Game Freak」也表示,部分員工開始嘗試該制度;松下電器(Panasonic)及NEC集團等大企業也在考慮實行類似措施。南韓教育機構「Eduwill」也在2019年實施類似制度。

美國網上調查軟件公司(Qualtrics)今年初進行的一項意見調查顯示,92%在職的受訪者選擇每周工作4天,每日工時加長至10小時。有37%受訪者更表示寧可減人工,也希望多享受假日。

然而,引入4天工作制度也為不少公司帶來問題,效績管理、薪資計算都變得更複雜,甚至有員工抱怨,工作量反而因此增加,

新西蘭奧克蘭大學(University of Auckland)的海倫·德蘭尼(Helen Delaney)和英國拉夫堡大學(Loughborough University)的凱瑟琳·凱西(Catherine Casey)今年2月發表的一項研究指出,當工作日數減少,員工工作量加重,員工要更集中,小休、跟同事閒聊的時間也要減少。

三藩市金融科技初創公司「Bolt」前總裁萊恩∙布雷斯洛(Ryan Breslow),公司試行4天工作制後,94%一般員工和91%的管理層表示贊成繼續,但有40%的員工認為工作壓力增加了。他說,員工要準備拚命工作,不能再慢吞吞了。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