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穿梳歐陸的貨運車司機,經常以車為家,他們的公路生涯充滿辛酸。

0 5878

埃米利(Emilian)是羅馬尼亞的貨車司機,他的車上有睡袋及食具。他已經有四個月未有返家,在車上睡覺、吃飯及梳洗。他經常在路邊煮食及用餐。路上沒有浴室及洗手間,往往要在路旁如廁。

他說:「感覺像坐監,更似一隻困在籠裏的雀鳥。這樣對司機當然不好,亦會對路上行人造成危險。」

埃米利受僱於挪威一間貨運公司在斯洛伐克的附屬公司「Bring」,專門為瑞典的宜家傢俬運送貨品到西歐各地,每月可賺取477歐羅,遠比一位丹麥的司機平均工資2,200歐羅為低。

埃米利另外每天有45歐羅的食宿津貼,不過他根本付不起在西歐的生活費。

西歐的貨運公司聘用了大批來自波蘭、匈牙利、白俄羅斯、烏克蘭等東歐國家的司機,跨國運送貨品。這些長途車的司機通常在路上數星期以至數月,將傢俬由北歐運到英國,或由荷蘭將鮮花和鬱金香運到瑞士、意大利及西班牙等地。除了宜家傢俬,其他著名品牌,亦僱用東歐的司機運送貨品。

歐盟規定,須要短時間離國工作的貨車司機,須保證獲得聘用國家的「最低工資」。不少公司利用法律漏洞,在東歐開設附屬公司,以東歐國家的工資聘用員工。

在瑞士格勞霍斯的停車場,停泊了不少貨車,這裏可連接瑞士最古老及最繁忙的一條公路。貨車上的司機都很想家,來自哈薩克斯坦的53歲司機費奧多爾(Fjodor)說:「我出門已經三個月了,但還有兩星期才可回家了。我可沒有甚麼好埋怨了,每個月可以賺到750歐羅,在國內,即使有工可做, 也只能賺到100歐羅。」

另一位來自波蘭的貨車司機雅各布(Jakub)說:「我要連續工作四個星期,才可以有幾天假期回華沙見見我的太太及子女。我很想念女兒,今天是最幼女兒的生日,我卻坐在貨車上。」

貨運車司機一般卻付不起西歐的酒店房租,只好以貨車為家。來自葡萄牙的朗拿度說:「在瑞士,一塊肉排加薯條,再加一份沙律及一杯咖啡,再好好的洗個澡,就要花上36歐羅。在德國可能平上一半,但就是10歐羅我也付不起。所以我自已帶來食物,有雞蛋、肉和菜。」

上月,荷蘭一法院裁定一間為宜家運送鮮花的公司「Brinkman」違法,法院指該公司給予工人的工資「不符合」荷蘭的工資條例。法官更批評貨車司機的情況是「不人道的。」

國際運輸業工會去年曾經與宜家公司舉行了數次會議,但自11月後再沒有談判。公司方面表示對「有關的投訴感到痛心,會嚴格要求供應商對員工的工資、工作條件須符合有關法例,公司亦會定時查核供應商有否遵守規定。」

在英國肯特郡的多佛港的街上停泊了多輛大型貨車,司機大部分亦來自東歐各國,他們有些已連續兩晚在該處渡宿,等候經由渡輪返回歐洲大陸。

一位在等候的司機表示:「我們在路邊已經等了多日,這裏沒有廁所、浴室及其他設施。這份工確比在祖家好,但工作條件並不理想。我只是為了家人才做下去。」

根據歐盟法例,司機每周須享有45小時的休息時間,但由於比利時及法國等地不容許在車上留宿,不少司機將車泊在英國的港口路旁,渡過他們的休息日。

在比利時,司機被控在車上留宿可被判罰相當於1,500英鎊的罰款;在法國,罰款更可高達26,000英鎊。但在英國,將車停泊在路旁不會被罰。

為了遏止這種情況,肯特郡的謝普韋(Shepway)市議會於2015年11月通過法例,禁止車輛夜間及周末期間在路邊停泊,違者可被罰款70英鎊。至2016年11月,已發出3,143張告票。

英國交通部發言人表示,他們一直密切與肯特郡當局合作,處理違例或不當泊車的情況。他們並與道路運輸業協會,諮詢有關貨車司機在貨車上休息的情況。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