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掉落熊」(Drop Bear)?這種澳洲傳說中的神秘動物是真是假⋯⋯

到澳洲遊覽的遊客想要到樹林走走,本地人就會警告他要提防「掉落熊」(Drop Bear),遊客問那是甚麼,本地人說這是一種長有長爪和長牙的動物,牠們會忽然從樹上跳下來攻擊人。

還有人一本正經地解釋說:「你一定知道澳洲樹熊吧?樹袋熊是吃草的,非常溫順。但還有一種長得和它很像的動物叫做『掉落熊』,體型比樹袋熊大一點,吃肉的、很兇殘。」

據說,「掉落熊」是樹熊的近親,外型與無尾熊相似,只是個性殘暴。體型大小與獵豹相似。每位澳洲人都曾親身遇上無尾熊,他們說有親戚曾被「掉落熊」襲擊重傷,或有朋友遇上「掉落熊」,幸而能逃過大難。

事實是,可能根本沒有所謂的「掉落熊」,這只是澳洲人特別喜歡和遊客、新移民開的玩笑。而這個玩笑流傳得實在太廣了,幾乎每個澳洲人都知道。

謊話說了一千遍會變成真話。悉尼澳洲博物館的網站其中有一頁介紹「掉落熊」,表示「掉落熊」的學名是「Thylarctos plummetus」,是肉食性有袋動物。博物館聲稱根據目前為數不多的科學研究,暫時認定它是樹熊的近親。

網頁還說:「當獵物走近時,掉落熊會從高達8公尺的樹上降在獵物上,衝力會將獵物撞暈,掉落熊會扣拔住獵物喉頭,將其制服。」

雖然「掉落熊」在澳洲廣為人知,其出處卻無從稽考,也沒有相關的書籍和影片。根據澳洲國立圖書館的資料,「掉落熊」首次出現是在1982年的《坎培拉時報》,一則生日祝福的專欄內有這樣的一則訊息:「譚姆(TAM),以後要小心樹熊了。至愛的,奇連。」不過無人知道譚姆和奇連是誰。

1981年,澳洲人克里斯.湯姆斯跟友人組成了一隊叫Drop Bears的樂隊,隊中的成員尊尼(Johnny Batchelor)來自新西蘭,他表示從沒聽聞過「掉落熊」,只記得克里斯說,這是一個故事,用來唬嚇小朋友。不過,樂隊成員很快就很討厭這個隊名,因為他們接受訪問時,人們第一個問題都是問「甚麼是『掉落熊』?」

2013年4月1日,《澳洲地理》(Australia Geographic)雜誌登載了一篇報道,引述一名塔斯曼尼亞的研究員指出,被無尾熊襲擊的多是外國人,牠們能分辨澳洲人的口音,也能從人的汗液,分辨出這人是否有澳洲人的飲食習慣,報道也同時附上幾張相片。當然,這篇報道只是「愚人節」的玩意,事實上相片也是經修改的合成照片。

然而,不少外國人對此卻深信不疑。

今年1月,蘇格蘭女記者德比.愛德華(Debi Edward)前往澳洲袋鼠島(Kangaroo Island)採訪樹熊,工作人員告訴她當中會有「掉落熊」,愛德華恐防受襲,穿上了全副防護衣,戴上眼罩,但出現的只是一隻普通的樹熊。她受騙的整個過程都被拍下來流傳到網上。

那麼,「掉落熊」純粹是杜撰出來嗎?看來又不是。

有考古證據發現,「掉落熊」可能是最後一次冰河時期的一個物種。2016年,阿德雷德福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古生物學家森姆·艾爾曼(Sam Arman)發表研究指出,澳洲有一種史前動物袋獅(marsupial lion,學名 thylacoleo carnifex),是澳洲最大的肉食動物,是在距今400萬年前的更新世(Pleistocene)出現,約於4萬6,000年前絕跡,他形容袋獅體型像家猫,是一種全新種類的獅子。所以有人懷疑這是「掉落熊」傳說的來源。

艾爾曼在西澳省西西南部的一個洞穴內發現了數以千計可能是袋獅的爪痕,顯示這個物種善於攀爬。艾爾曼發表研究時,打趣將牠說成是「掉落熊」,他說:「這種生物不是熊又不是獅子,反正也無法很法很確地描述牠們,何不開開玩笑?」

詹姆士庫克大學(James Cook University)大學的嘉芙蓮.利雲史東(Catherine Livingstone)表示:「有關記載有很多可能性的概念空間,充滿了幽默和曖昧,介乎真實、謊話、玩笑、事實和傳說之間。」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Hong Kong
29°
多云
humidity: 94%
wind: 6m/s SSE
H 28 • L 28

熱門文章

明覺專稿

禪修班的指導經驗--禪修止觀推廣的經驗與反思(二)

禪修班的指導經驗--禪修止觀推廣的經驗與反思(二)" alt="禪修班的指導經驗--禪修止觀推廣的經驗與反思(二)" class="srr-thumb" align="left"/>我一共做了五期禪修班,其中有四 ...

常霖法師禪藝展「紡如人生」:穿梭生活,洞悉覺察,展現無常

常霖法師禪藝展「紡如人生」:穿梭生活,洞悉覺察,展現無常" alt="常霖法師禪藝展「紡如人生」:穿梭生活,洞悉覺察,展現無常" class="srr-thumb" align="left"/>人生路高低起伏,時直時曲,猶如 ...

假如沒有寶覺學校,沒有今日的我——寶覺校友談東蓮覺苑辦學九十周年

假如沒有寶覺學校,沒有今日的我——寶覺校友談東蓮覺苑辦學九十周年" alt="假如沒有寶覺學校,沒有今日的我——寶覺校友談東蓮覺苑辦學九十周年" class="srr-thumb" align="left"/>九十年前的香港,經濟蕭條,民生 ...

九十載春風化雨,潤物細無聲──寶覺校友李潔蘭、楊健思談「愛的教育」

九十載春風化雨,潤物細無聲──寶覺校友李潔蘭、楊健思談「愛的教育」" alt="九十載春風化雨,潤物細無聲──寶覺校友李潔蘭、楊健思談「愛的教育」" class="srr-thumb" align="left"/>為慶祝東蓮覺苑辦學九十周年,苑 ...

溫柔的告別

溫柔的告別" alt="溫柔的告別" class="srr-thumb" align="left"/>生與死都是我們必須經歷的,有人 ...

相關網站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