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澳洲賭風嚴重,部分成癮賭民難自救,政府整頓行動由角子老虎機入手,為什麼?

0 1736

Austrilian-Gambling_1

住在澳洲坎培拉附近塔昆比恩(Queanbeyan)的凱莉曾有嚴重賭癮,她上癮的程度到了每晚必賭,有時一次會花掉750美元,她每天都到附近的兩個賭場,一直呆到凌晨4點了,再到了凌晨5點關門才返家 。她的賭癮越來越惡化,直至失去了三歲孩子的監護權後,才開始尋求幫助,她加入了非政府組織的康復計劃,才得以成功戒賭。

在2015年,澳洲人因賭博花掉了175億美元,平均每人949美元,是世界各國人均最高。聯邦公共事務部長塔吉(Alan Tudge)亦承認,在澳洲,賭博成癮的例子比其他地方高出三倍。

澳洲聯邦政府與各州州政府於2016年11 月底達成了一項原則性協議,就網上賭博問題建立一個全國消費者保護框架(National Consumer Protection Framework)。

根據協議,各州和行政區的部長們同意11項減少賭博遺害的策略,包括對網上賭博進行全國範圍的自我禁止入賭場註冊;對網上賭客建立一個自願限制賭博金額的計劃;而賭博公司亦會限制賭客的信貸額。

Austrilian-Gambling_3

澳洲廣播公司報導,在線賭博是一個快速增長的行業,全澳估計有80萬個賭注賬戶。不過有評論指出,聯邦政府大力推動減少網上博彩, 但並未觸及澳洲最普遍的賭博:吃角子老虎機(poker machines)。

澳洲人在賭博花掉的金錢,其中超過一半是花在吃角子老虎機。大部分國家均把合法的賭博活動限制在賭場或博彩店內,但在澳洲,不論街邊小酒吧、體育會、退伍軍人俱樂部,都准許擺放吃角子老虎機。因此澳洲人口總數雖然在全球只佔不到0.5%,卻擁有全世界5分之1的吃角子老虎機。

澳洲政府估計,全國澳洲4%的成年人,即約60萬人至少每星期都會玩老虎機。每6個經常玩吃角子老虎機的澳洲人,就有1個有嚴重賭癮,這些人平均每年賠掉15萬7千美元,而澳洲每年有約400人因為賭癮問題而想到自殺。

莫納殊大學(Monash University)公共衛生和預防醫學院的賭博問題專家利雲史東(Charles Livingstone)敦促工黨和綠黨認真改革博彩業,其中包括賭客必須事先設定他們玩老虎機時輸掉數額的上限。

Austrilian-Gambling_10

利雲史東說,「如果想保護人們免受老虎機的毒害,應為他們提供一套有用的系統,協助他們管理自已的財產,預設限額是一個有效的方法。」

預設限額計劃通過中央網路進行。一旦賭客確定了他們一天、一週、一個月或一定期間內預計的花費,限額就會設置在他們的老虎機卡中,無論在哪個賭場都可以監控。

不過該國救世軍臨床治療主任拜恩(Gerard Byrne)認為,強制性預設限額應該是整套措施之一,「我們發現單憑某個特定的預防措施是無法協助有賭癮的人,我們需要多元化的方法,包括減少老虎機每次的交易時間,降低老虎機的投注限額,以及預設投注額等。」

澳洲賭風熾熱,是因為地方政府依賴博彩公司的稅款。澳洲人口最多的新南威爾斯州早在1950年代就已經將吃角子老虎機合法化,且吃角子老虎機從笨重的老式手拉式遊戲機,一路演進成聲光效果炫目的電動遊戲機,實在十分誘人。其他州政府為拓展稅收來源,也在1990年代初期開始敞開大門歡迎這類賭博遊戲。

Austrilian-Gambling_6

據估計,全國各州去年從博彩業收取的稅款達36億5千萬美元。此外,行業各巨頭亦是各主要政黨的主要捐款者。另一方面,博彩公司亦大量投資開發新式的角子老虎機,以吸引更多。利雲史東指出,世界最大的老虎機生產商貴族公司(Aristocrat Leisure Ltd),每年投放於研究及發展的資金達1億5千3百萬美元。

澳洲國會參議院議員瑟諾芬(Nick Xenophon)一直主張改革博彩業,他表示:「那些酒店和賭場的政治遊說團能力強大,而且想靠賭博發財的頭號人物就是地方政府。聯邦政府可以強制斷絕地方政府對博彩業相關收入的依賴,但那看來不太可能成真。」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