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柏林新機場啟用時間拖延了近六年,仍然開幕無期,這項60億的工程成了一個笑柄…

0 8733

Berlin-New-Airport_6

這不是一個笑話!德國人總給人作風嚴謹、不苟言笑的印象。然而柏林的勃蘭登堡機場自2006年動工以來,開幕時間延遲了超過六年,至今仍然啟用無期,這件造價超過60億的大型工程相信已成了德國人的笑柄。

現任柏林市長米高.梅拿(Michael Mueller)更批評說:「由頭到尾,就是大一堆麻煩。」

勃蘭登堡機場問題爆光,要算到2011年秋天。一隊物流、安全及航空專家扺達柏林市郊,準備為機場的客運大樓的各項系統進行測試。這個號稱最歐洲「最先進」的機場,預計每年客運量達2,700萬。

為了測試,專家小組還準備了一架飛機,邀請大批自願者充任乘客,帶同行李參加測試。當專家為消防警鐘進行告模擬測試時,卻發現部分警鐘失靈,有些卻未能顯示了火警的正確位置。

檢查人員發現,問題出現那些埋在地下、長達55公里的電線,工程人員將訊號線、地台發熱線和供電的電線鋪在一起,有可能會導致火災;此外,偵測煙霧的設備不能正常運作,當真正發生火警時,隨時會釀成慘劇。

Berlin-New-Airport_5

然而,時任柏林﹣布蘭登堡機場公司(Flughafen Berlin Brandenburg GmbH)總裁舒華茲(Rainer Schwarz),勃蘭發登堡州政府及柏林市政府均盡量保持低調。公司並成立一個緊急應變小組,以便能夠在2012年6月開幕前解決問題。不料,應變小組在2012年3月提出了一個並不高明的方案:就是聘請800位工作人員駐守機場各處,憑人的肉眼及鼻子代替煙霧感應器,一發現火警或煙霧,立即用手機通知機場消防局。

舒華茲繼續機場開幕的籌備工作,柏林市長克勞斯.沃維雷特(Klaus Wowereit)並於2012年4月發出了3,000多張邀請卡,邀請各國政要出席機場開幕的酒會。按照原定安排,總理默克爾會乘搭飛機,降落機場的紅地氈上,整個柏林市已經籠罩在一種節慶的氣氛之中。

不料在距離開幕儀式不足四星期的5月7日,當地縣長史提芬.洛奇(Stephan Loge)與舒華茲首次會晤,告訴舒華茲不會對機場發出營運牌照。據悉,舒華茲頭也不回便走出會議室。翌日,舒華茲與沃維雷特惟有向各界宣布,新機場不能如期開幕。

現時柏林市的兩個機場分別是西北部的泰格爾(Tegel)機場及市東南部舍納費爾德(Schoenefeld)機場,這兩個機場都是冷戰時代興建。按原定計劃,在勃蘭登堡機場落成後,泰爾機場將會停用。

Berlin-New-Airport_10柏林前市長沃維雷特(左)及勃蘭登堡機場前總裁舒華茲(右)。

新機場計劃了10多年,於2006年9月動工,並起用了德國著名建築師曼哈德.馮.格康(Meinhard von Gerkan)負責設計。沃維雷特一直很有民望,更希望可以藉興建新機場樹立政績,繼而挑戰總理寶座。

沃維雷特及舒華茲野心勃勃,希望將機場打造成與迪拜機場媲美的大型商場將原來的南北兩個客運大樓,加建成一個「U」字,以便增加樓面,以容納更多的商鋪, 然而卻忽略了設計和工程監管,以致出現多項技術問題。

為了趕工興建,工程由7個承辦商增加至35個,再分判至逾百個承辨商。單是防火系統,便有3,000度防火門、數以千計的煙霧感應器及自動花灑頭,但在層層分判下,即使由名牌公司如西門子和「Bosch」監管,仍無法控制施工的質素。

Berlin-New-Airport_1

直到今天,新機場的通風系统仍然不合標準, 更有消息說機場大樓可能承重過大的問题。此外,還有登機櫃枱量太少,行李輸送帶不足等各項問題。

機場未能於2012年開幕,機場管理當局重組董事局,更換管理層。由梅多恩(Hartmut Mehdorn)接任總裁,但他聘用的技術總監格羅斯曼(Johen Grossman)又因涉嫌貪污,於2015年離任。繼而又有建築師馮.格康請辭。柏林市長沃維雷特於2013年離開管理局,2014年辭任市長辭位。

經多番延誤,機場的建築費預算由最初的26億歐羅,增加至現時超過60億歐羅,公司每月需要支出1,700萬歐樂,以維持機場的營運,更損失1,300萬的租務收益。人事一再變動,似乎對機場的工程效用不大,本年一月,機場當局透露,機場的千多度防火門在火警時無法地關上,需要更換。

去年底才接下任總裁卡斯坦.穆倫菲爾德(Karsten Muhlenfeld)表示,新機場可望於2018年內可以啟用。

然而經過多達6次的延期,柏林市民相信對於機場何時啟用已經沒有多大興趣!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