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親歷廣島原爆巨災的傳奇時尚設計師三宅一生,在77周年紀念日前夕離世。原爆如何啟發他的創作?

今年8月6日,是日本廣島原爆77週年。上午8時15分,也是當年原子彈投下的一刻,在廣島市和平公園舉行的紀念儀式中,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致詞時說,動用核武的悲慘災禍絕不能重演。

1945年,美國軍方為早日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在8月6日和9日,於日本的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日方終於在8月15日宣佈投降。一般估計,當時廣島約35萬人口,有14萬人因原爆燒傷或暴露在輻射下而死亡。當日,一位小學一年級的小童由於距離核爆中心較遠,僥倖逃過死劫,後來成為傳奇時尚設計師三宅一生(Issey Miyake)。

今年8月5日,三宅因肝癌在東京一家醫院去世,享年84歲。

2015年在一篇《讀賣新聞》的專訪中,三宅憶述,當日早上集會後,他剛踏進教室,突然就聽到爆炸巨響,一塊玻璃碎片插進他的頭上。在返家路上,他看到無數燒焦的遺體。三宅第二天才找到母親,她雖然倖存,但半身燒傷,因為當時醫療服務匱乏,她只能用生雞蛋勉強覆蓋傷口,三年後逝世。

原爆為三宅帶來難以磨滅的創傷,身體也受原子彈的後遺症困擾,不良於行,但他卻鮮有提及這段慘痛的經歷。

2009年7月14日,三宅以《記憶中的閃光》(A Flash of Memory)為題,向美國《紐約時報》投稿,首度公開自己的原爆經驗和拒絕核武的理念,並邀請時任美國總統奥巴馬在當年廣島原爆周年日,出席紀念活動。

三宅在文章中稱,「時至今日,當我閉上眼睛,仍看見常人不該經歷到的這一幕:天空閃著通亮的紅光,接著是黑色的雲,人們絕望地四處奔逃,一切仍然歷歷在目。三年內,我的母親因暴露於輻射而離世。」

文章又提到: 「我曾嘗試去遺忘,可惜失敗。我選擇將這段回憶拋諸腦後,去思考什麼事物能不被摧毀,可以帶來喜悅和美好。我向時裝設計領域挖掘,部分的原因是,服裝設計是一種是現代和讓人樂觀的創作形式。」

三宅表示,由於不想被界定為「核爆浩劫餘生的設計師」,因此從未對人提起對核爆的回憶或感想。他表示,「但現在我意識到,如果我們要讓世界擺脫核武,這就是必須正視討論的問題。」

三宅自言,奥巴馬當年倡議的「無核世界」,喚醒了自己埋在心底的核爆記憶。三宅認為,自己有責任以核爆倖存者身份發言,邀奥巴馬出席廣島原爆的追思活動。奧巴馬終於在2016年5月,在廣島原爆紀念碑獻花,是首位在當地獻花的美國總統。

三宅從小就喜歡畫畫,他設計的原點是横跨廣島市中心的和平大橋。這座橋由雕刻家野口勇(Isamu Noguchi)設計,三宅讀高中時,乘電車上學時常看到這條大橋,他形容:「我深深感受到設計的力量,如何為人們帶來夢想和希望。」

三宅在東京多摩美術大學修讀平面設計系,期間他的興趣轉向了服裝設計。畢業後,他在1965年移居巴黎,先後出任法國設計師姬龍雪(Guy Laroche)和紀梵希(Givenchy)的設計助理,也經歷了1968年法國的學潮。他發現自己並不想只為有錢人設計高級時裝,而是任何時間、地點都能穿著的「普世服裝」。

1969年,三宅轉移陣地到了美國紐約,1970年代初回國成立了「三宅設計事務所」,1971年以同名品牌「Issey Miyake」推出首個時裝系列作品,兩年後已打入了巴黎服裝周,與法國多位大師一同發表作品。

喬布斯經常穿著三宅一生設計的黑色高領上衣

在1980年代,三宅與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及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將東方的時裝美學帶到了世界時尚中心的巴黎,獲譽為日本服裝設計界的三大巨頭。

三宅所創立的品牌,一直延續他的設計哲學。服裝第一重要的是舒適,能令服裝舒適便是布料。1980年,他研發出「一生褶」(Pleats Please,又稱三宅褶皺)布料,在聚酯絲綢的衣料上加入精細的皺摺。這些經過數學幾何計算的皺摺永遠不會變形,無需熨燙便能穿著出門,且能輕易摺起來收藏。

1995年,三宅和年輕設計師藤原大研製出「一塊布」(A Piece Of Cloth,或稱 A-POC),利用先進的電腦技術,製作3D立體結構,讓整件衣物不出現任何接縫。

其中一位與三宅極簡和實用設計理念不謀而合的,相信是蘋果之父喬布斯(Steve Jobs),他請來三宅為自己設計了百多件黑色高領上衣,每件售價175美元。據說喬布斯原本為蘋果員工訂製這些衣服,只是沒有人願意穿制服上班,結果這件上衣成了喬布斯的標誌性的打扮。喬布斯生前出席的蘋果產品發佈會,都是身穿這件黑色上衣,搭配Levi’s 經典501牛仔褲。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