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議題

微笑大使、啦啦隊和大樂團:借冬奧展現的外交軟實力,北韓如何巧妙地在美、日和南韓間製造裂痕?

0 608

在平昌冬季奧運會期間,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胞妹金與正、二百多人的啦啦啦隊,以及三池淵管弦樂團,均令人印象深刻,吸引了全球視線。難以確定,北韓這些活動,有多少是政治公關技巧,又有多少是真誠地表達對和平和統一的願望?有一點卻是大家的共識:北韓的外交軟實力不能看輕!至於東北亞的和平進展,在北韓的外交煙幕中變得更難以捉摸。

在冬奧期間,金與正以金正恩特使身份訪問南韓三天,成為韓戰以來第一位訪問南韓的北韓金氏家族成員。金與正打扮清新又舉止有禮,不時面帶笑容,一路流露自信,令人印象深刻,更被稱為「北韓伊萬卡」。

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南韓問題分析員、現任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兩韓問題專家金成美(Sue Mi Terry)表示,考量家族血統,以及她推銷國家的絕佳能力,金與正無疑是「北韓伊萬卡」。

然而,金與正在南韓三天內從未公開發言,對於記者的提問總是笑而不答。外國傳媒更觀察到,她雖然微笑,但常仰著頭,一派冷峻傲慢的神色,甚至露出一絲蔑視的目光。

金與正與美國副總統彭斯。

2月10日,金與正在韓國總統府青瓦臺表示,是以金正恩的「特使」身份,宣讀了金正恩的親筆信,邀請南韓總統文在寅早日訪問北韓,並和舉行南北韓首腦會談。

據悉,北韓前領導人金正日和日本出生的北韓人高容姬(第四任妻子)育有金正哲、金正恩和金與正三名子女,都曾在瑞士讀書。金與正的正式官銜是北韓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宣傳部副部長,主要幫助營造金正恩的個人形象。她被視為唯一能夠直接向金正恩進言的人物。

由大約229名年輕女子所組成的啦啦隊同樣引起熱烈話題。她們2月7 日抵達平昌時,穿著紅色羊毛大衣,戴著黑帽、短靴,拿著紅色行李箱和手袋,臉上掛著微笑,一改世人對北韓的嚴肅刻板印象,向世人發出了一種不同的視覺信息。

啦啦隊在比賽場館為參賽的22位北韓運動員打氣外,亦不斷揮舞兩韓統一旗,高喊著「朝鮮民族,我們是一家人!」帶領觀眾有節奏地鼓掌。

來自北韓的三池淵管弦樂團在2月8日及11日先後在江陵及首爾公開演出。由女子樂團牡丹峰的主音玄松月任領隊。

三池淵管弦樂團這次演出,也可說是悉心安排。歌手、舞蹈演員和管弦樂團成員穿上了洋紅色西服和粉色及地長裙登場。

在近90分鐘的時間,這支140人的藝術團帶來了一場經過精心編排的音樂會,既有傳統朝鮮歌曲《阿里郎》,也有80年代的南韓流行歌曲和莫扎特第40號交響曲,還有喬詩‧葛洛班(Josh Groban)那首在卡拉OK十分流行的《You Raise Me Up》。

南韓女團「少女時代」成員徐玄客串三池淵管弦樂團的演唱會。

音樂會的最後環節選了與統一主題有關的幾首歌曲,包括在南韓廣受歡迎《我們的願望是統一》(Our Wish Is Unification),似乎向觀眾傳達一個消息:他們真實地渴望朝鮮半島統一。

釜山東亞大學(Dong-A University)的朝鮮文化教授姜東浣(Kang Dong-wan,音)說:「北韓經常通過音樂來弘揚和宣傳社會主義意識型態,」

在江陵藝術中心(Gangneung Arts Center)演出時,一些年紀較大的觀眾感動得留下了眼淚。與妻子一起參加了音樂會的64歲的的士司機李康鍾說道:「以前我在電視上看到的,我以為朝鮮人就和鄉巴佬一樣。但他們比我想的要在行,這讓我更能接受統一的想法了。」

然而,不少南韓人對北韓仍然充滿疑心。36歲的首爾家庭主婦嚴元善(Eom Won-seon)和父親一起來聽音樂會。「就在不久前,金正恩還在用武器威脅全世界,而現在,他向我們展示了一場幾乎沒有任何宣傳北韓的音樂會。」

她說:「不過,這個信息幾乎太過和平了。這證實了我的看法:金正恩是一個不可預測的人。他隨時可能改變態度,如果他發射導彈,我不會感到驚訝。」

一位市民更說:「人們對流氓的要求總是很低,一旦流氓突然行了個禮,大家就覺得受寵若驚。」

事實上,南韓的盟友,不論是美國或日本,對北韓的「微笑攻勢」都有所保留。同樣有出席冬奧的美國副總統彭斯期間與北韓代表團沒有互動,稍後更認為有必要持續在經濟及外交上孤立北韓,直到平壤放棄核彈道導彈計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文在寅舉行首腦會談時,則提出美韓聯合軍演不應延期。

日本拓殖大學國際政治教授川上高司(Takashi Kawakami)說:「北韓巧妙地在美國、日本和南韓之間製造出裂痕。」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