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極、丹麥、德國、荷蘭、蘇格蘭到挪威,這是來自北極海象弗蕾亞(Freya)的歷險之旅⋯⋯

今年2月,在挪威南部西福爾-泰勒馬克郡(Vestfold og Telemark)克拉格勒市(Kragero)的海岸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 一頭名弗蕾亞(Freya)的海象,牠不時爬上靠岸的船上,曬太陽打盹,一時引起了不少人的興趣。

克拉格勒距離該國首都奧斯陸194公里,主要經濟活動有旅遊業、漁業和造船業。弗蕾亞在克拉格勒停留了幾個月,越來越令當地居民困擾。弗蕾亞經常在碼頭出沒,妨礙人們進出;又由於牠體重達700公斤,一般船隻不勝負荷,有幾艘船已被牠弄沉,造成船主損失。

該市市長格倫德∙克努森(Grunde Wegard Knudsen)擔心弗蕾亞會惹來更多麻煩,他說:「人們對弗蕾亞失去了耐性。」

事實上,弗蕾亞不是泛泛之輩,專家認為牠來自格陵蘭(Greenland) 或挪威最北的斯瓦爾巴島(Svalbard)。這頭雌性的海象的一對長牙較小,專家推測牠年紀尚幼,但卻能從北極圈海上游了數百公里,甚至到達英國和荷蘭。

據估計,弗蕾亞去年夏季離開北極圈的老家,途經丹麥和德國,10月到達荷蘭,11月和12月間經英國諾森伯蘭郡(Northumberland)海岸,12月中到達蘇格蘭的雪蘭島(Shetland),今年2月向北返回挪威。

弗蕾亞在荷蘭的個多月期間,曾經到過斯希蒙尼克島(Schiermonnikoog)和須德港(Zuiderpier),更登上軍港海爾德(Den Helder)的一艘荷蘭海軍海豚級(Dolfijn class)的潛水艇上,在甲板上躺了3日,還被荷蘭皇家海洋研究所(NIOZ)的科學家杰倫·霍肯迪克(Jeroen Hoekendijk)拍了下來。弗蕾亞成為23年來在荷蘭海岸出沒的第一頭海象。

霍肯迪克說,據觀察,弗蕾亞健康良好,也可以捕食刀蟶子(razor clams),不過長牙帶有一點血跡,相信是受了輕傷。

當時荷蘭的潛艇未有何任何任務,就停靠在海港附近。據海軍資料,荷蘭共有4艘海象級潛艦,特點是艦身較小,適合在淺水、沿岸區偵查。荷蘭海軍認為海象不會影響海軍工作,因此任由牠在潛艦上睡午覺。

海象是北極圈的大型哺乳動物,雄性體重平均800-1700公斤,長度可達3.6公尺,牠們主要在北冰洋海域的浮冰上群居;海象可作短途旅行,但並不適合長途游泳。

荷蘭彼得比倫(Pieterburen)海洋哺乳動物救援中心(Mammal Breeding and Research Centre)的人員認為,弗蕾亞有能力照顧自己,不需要人類的幫助就可以生存,以及找到回家的路。

鑑於最近弗蕾亞滋擾居民,市政府和挪威海洋研究所(Institute of Marine Research)經商議後,在海岸放置一個浮台作為其棲身乏所,讓牠遠離碼頭和民居,不再造成財物和居民的損失。當局更考慮稍後用拖船將浮台運到挪威東北部的海岸。

挪威東南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ast Norway)的生物學家魯內·艾伊(Rune Aae)一直致力保育海象,他說:「很好,如果能協助弗蕾亞回到較北的地區,將會是好事。」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