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煙蒂足釀環境健康大災難──日本出現創意社會實驗,竟令亂丟煙蒂問題減九成?

被亂丟的煙蒂對水源和泥土造成嚴重污染。(圖片: Unsplash/Brian Yurasits)

世界衛生組織今年五月發表的報告《煙草 : 毒害我們的地球》指出,煙蒂是地球上最常被棄置的垃圾,每年有45兆個香煙濾咀流入海洋、河流、被棄置在街道、公園和海灘等等,煙草含有的七千多種有害化學物質隨之污染環境和危害生態和人的健康。煙蒂是更是微膠粒污染的第二大源頭,各國政府每年要動用數以億歐羅計的開支處理香煙垃圾。

有份撰寫該報告的民間組織STOP 負責人Andrew Rowell批評煙草業的「漂綠」(Greenwashing)風氣盛行,假借推行企業社會責任項目之名去淡化其惡行。例如有煙草公司資助非洲國家的潔淨食水供應項目,也有煙草公司與巴西政府和環保機構合作推行森林保育項目,但煙草本種植本身正正大量浪費和污染水資源,是令生產糧食的農地和林木面積減少的禍端。電子煙和無煙香煙等新產品不但無助減少污染,而且帶來更多的塑料廢物。報告呼籲各國政府協助種煙草的農民轉種可持續的作物,以及向煙草公司徵收重稅,以令他們承擔減少污染和支援煙民戒煙的責任。

被亂丟的煙蒂對水源和泥土造成嚴重污染。(圖片: Unsplash/Brian Yurasits)

煙草對人類健康和環境的危害:

– 香煙每年奪去800萬人性命
– 種植煙草每年消耗6億棵樹、200萬頃土地、220億噸水和釋出8400萬噸二氧化碳(相當於航空業碳排放量的五分之一)
– 一個被亂棄的香煙瀘咀可污染多達100公升的水
– 大部分煙草產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國家,煙草種植場令這些國家生產糧食的農地減少,林木被砍伐

資料來源:Tobacco: Poisoning our planet (世界衛生組織)

東京街頭的臨時吸煙室和「煙蒂投票箱」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日本的吸煙人口在近30年間逐漸下降。男性煙民人口從1989年的55% 降至2019年的27%,女性吸煙人口也由9.4% 跌至7.6%;年輕世代的吸煙率亦顯著減少。即使日本的吸煙人口不足18%,但市區街道普遍存在嚴重的煙蒂問題。

事緣日本兩年前修訂《健康推廣法》和遏止二手煙的法例,逐步取締公眾地方的吸煙區和煙灰缸,該等措施旨在減少吸煙情況,可惜事與願違。煙民成為「吸煙區難民」,轉至公園和街頭窄巷抽煙,一些狹窄的L型小街不易被人看見,更成為了煙民吸煙的聚腳點,導致煙蒂和垃圾為患。

為了解決這問題,專門在街頭設置吸煙室的Kosodo公司於2021年底在東京推出了一項別具創意的「煙蒂地圖」社會實驗。市民可以用專用的手機應用程式,把目睹被亂丟的煙蒂拍攝下來,並標註發現煙蒂的位置,然後透過手機APP舉報,藉以讓Kosodo參考哪些地區需要設置吸煙室。

結果Kosodo收到超過1700宗街頭煙頭舉報,並發現三成均位在澀谷中央街。公司於是在該街道設置了街頭吸煙室,同時在吸煙室的煙灰缸旁邊擺放五個顏色不同的「煙蒂投票箱」,投票箱上寫著很多人會遇上的人生兩難問題,例如「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是金錢還是愛情?」、「你感到最低落的時候,是星期日?還是星期三的凌晨或星期四?」或是「一生得到愛,卻身無分文?一獲千金,但終身孤獨?」等等,讓吸煙者用煙蒂投選心中的答案。

裝滿煙頭的「煙蒂投票箱」反映煙民的正面回應,就連不吸煙的民眾看到投票箱中的答案,也會莞爾一笑,甚至檢起地面的煙頭放入箱裡投票。

澀谷街頭的「煙蒂投票箱」吸引了不少廿多歲的年輕人,他們投票之餘,還會主動把投票箱的照片分享到社交媒體平台,甚至在帖文說「不把煙蒂丟入箱裡覺得對不起自己」。(Photo courtesy of Kosodo)(Oricon News)

了解煙民心理 思考人生成為誘因

策劃這項社會實驗的Kosodo社長山下悟郎說:「投票箱上的題目,答案很容易理解,卻都是人生很困難的選擇。希望煙民嚮應企劃、妥善棄置煙蒂之餘,也多與朋友談論人生課題。」山下悟郎本人曾經嘗試戒煙不下30次,每次都功虧一簣,所以他十分理解煙民的心態。他以幫助未能戒煙的人,創造不影響別人的吸煙環境為使命。煙民一邊抽煙,一邊思考人生,一根煙抽完,也就是該作出人生抉擇的時刻。

活動成為城中熱話,而且成效立竿見影,亂棄的煙蒂數量大幅下降九成,連帶飲料空罐和膠樽垃圾也顯著減少了。礙於管理和業權問題,澀谷中央街的吸煙室和煙蒂投票箱只限於星期六日設置。不過,也有人質疑設施可能會如引起火警,也有人擔心路過時更易吸入二手煙。同樣有街頭煙蒂問題的新宿區政府已表示,有意引入街頭吸煙室和煙蒂投票箱。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