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滿危機的黎巴嫩,「我是小丑」(Clown Me In)劇團播種希望和歡笑⋯⋯

在過去兩年來,全球各國都受新冠疫情所困。然而在中東的黎巴嫩,人們面對的危機卻不止於此。自從2020年貝魯特港口大爆炸後,不少人仍未有安身之所。國內大批醫生和護士移居國外,藥物供應短缺,醫療系統面臨崩潰。

國內人們經常為日常所需苦惱,煤氣和電力供應經常中斷,人們無法煮食,更擔心放在雪櫃的食物會隨時變懷。

由薩賓·舒凱爾(Sabine Choucair)創立「我是小丑」劇團,他們戴上紅鼻子,拿著呼拉圈走上街頭,用他們的特殊演出告訴人們,雖然在艱難的日子,紅鼻子和歡笑仍是必不可少的。

舒凱爾說:「我們作為小丑、作為人,生活在一個荒誕的世界裡。應對問題時,能有什麼比笑更好呢?微笑總比不笑好,這會讓你面前的人放鬆,願意傾聽你要說的話。」

舒凱爾在黎巴嫩出生,8歲時在一次詩歌比賽中獲得冠軍,出席電視上的兒童節目後,獲邀主持兒童節目及表演歌舞。及後她在貝魯特修讀表演藝術,也曾在紐約東區研究所(East Side Institute)進修社會療癒(Social Therapeutics)課程。

舒凱爾首次接觸小丑表演,是在倫敦修讀形體戲劇(Physical Theatre,也譯作肢體戲劇)時。她說:「當我找尋自己的小丑角色時,讓我穿透脆弱的表面形象,跟真正的自己碰面。在演出時,你會將你所愛所恨,或最討厭的事物放大100倍,向觀眾呈現出來。」

她說:「在演出中,觀眾在笑你,你也在笑自己。」她又說:「我在內戰期間成長,心裡滿懷憤恨和憂愁,但小丑表演出令我變成一個輕鬆和歡樂的人。」

2008年,舒凱爾返回黎巴嫩,成立了「我是小丑」劇團。除演出外,也舉辦工作坊和治療。劇團走遍了全國的難民營,為巴勒斯坦和叙利亞難民演出。

2020年8月4日,貝魯特港口倉庫存放的大量硝酸銨,造成兩次大爆炸,導致30萬人無家可歸。舒凱爾的家在事發地點距離約10分車程,同樣感受到震撼。

事後,舒凱爾建議到災區演出。當時劇團成員認為,人們仍在哀痛中,在這個時候演出是否適合。舒凱爾說:「我不能令人們忘卻病苦,但我要令他們記著,他們仍可以享受喜樂和歡笑。」此後,受爆炸嚴重影响的卡蘭迪那(Karantina),成為劇團經常演出的地點。

「我是小丑」劇團的演出也經常觸及社會議題。自2020年初,新冠疫情在全球各地爆發,劇團在街頭演出,製造了一系列名為「小丑疫苗」(Clown Vaccine)的影片,也藉以表達對的接種疫苗的想法。

貝魯特港口大爆炸一年來,卻沒有人要為此事負責。舒凱爾正計劃拍攝一齣影片,讓演員將最具象徵性的紅鼻子一一脫下。她說:「對小丑來說,脫下紅鼻子是一件大事,我想以行動表達我們並不是說笑,我們受不了。」

生活在貝魯特,育有一位女兒的舒凱爾也得應日常生活的問題,家中沒有煤氣,她自嘲說,早餐可以吃乾果。

舒凱爾也曾考慮應否離開黎巴嫩,但當她走到街上,便覺得需要留下來。她說:「我能掌握的,正是人們現在最需要的;因為人們需要的,是一刻的喜樂和歡笑,那怕只是一秒。」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