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單車王國如何啟動了全球的共享單車熱潮?到了競爭劇烈的今天,這門生意飽和了嗎?

0 1970

當戴威還是北京大學一名本科生時,經常以單車代步,但他接連被偷了五部單車。更令他光火的是,不久便看見有人踏著他的單車在校園裏往來。

2014年,戴威與四位合伙人創立了「ofo」共享單車服務。三年間,這家創始公司已發展成一家市值龐大的企業,業務遍及21個國家250個城市,擁有1,000萬輛單車,估計每日有3,200萬人使用該公司的黃色單車穿梭各地。

事實上,首先提出「共享單車」概念的,是1960年代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無政府主義者組織「Provo」,這些年輕人發起了一項人稱「白色單車計劃」的運動,以減低市內的交通擠塞及空氣污染問題。他們收集了一些舊單車,髹上白色,放在市內各處供人免費取用 。然而,由於缺乏當地政府的支持,這些單車很快便被警方沒收了。

1990年代,有兩位丹麥人在哥本哈根發起了第一次大規模的共享單車計劃,方法是在取用單車時付出小量按金,交回時可以取回。不過由於單車大量被竊,計劃未能繼續。

戴威成立的「ofo」及其後的摩拜(Mobike)等公司(這兩家都是中國公司)則結合了現代科技來發展共享單車概念,用户通過智能手機找到單車及開解單車上的條碼,同時支付費用,就可使用,用後可以將單車放置在任何地方,而無需停放在特定的泊位及為其上鎖,所以稱為「無樁式」(dockless)共享單車。

數年間,中國各地均湧現各種顏色的共享單車,估計現時有60家公司,在全國提供1,600萬至1,800萬單車供用戶使用。「ofo」和摩拜已成為中國的共享單車兩大龍頭公司,摩拜擁有超過900萬輛,在中國、新加坡、意大利、日本、及英美等國開展服務。

共享單車業務發展起來,首先受到衝擊的是單車生產商,過往中國13億人口中,三分一人擁有單車,單車生產商、維修及配件的生意額龐大。共享單車改變了整個行業的生態。全國歷史最悠久的單車生產商之一永久牌自行車董事長颜奕鳴說:「整個行業遇上了顛覆及災難性的改變,無人再需要擁有自己的單車了。」

對於單車使用者,共享單車當然是好事。「ofo」和摩拜之後,其他公司加入了共享單車業務。一時間大量共享單車擁入市場,北京及上海等大城市充塞著無數單車,令到市場飽和。

共享單車帶來最嚴重的問題,是單車的存放問題,大量共享單車被人放置在路旁、公園及其他公用地方,最後要由地方當局將這些未有妥善擺放的單車清理及收集到市外的場地,形成一個一個單車墳場!

其次是單車的維修,由於單車鏈、剎掣經常損壞,座椅也經常被挪走,經營的公司無法及時維修,令用家無法使用。今年26歲、在北京從事電子商業業務的楊素說:「很多共享單車都是損壞的,情況令人很頭痛。有時十輛也沒有一輛是可以用的。」更有些人蓄意破壞單車的二維條碼(QR Code),令其他人無法使用,也有人將共享單車上鎖,據為己有。

這一模式引入國外,共享單車公司爭相競爭的情況,亦在其他國家出現。去年夏天,德國慕尼黑市面突然出現了大批的橙黃色單車,一家來自新加坡的初創公司「Obike」在市內推出了約6,800輛單車。11月,中國的「摩拜」進軍柏林,成為公司第200個開展業務的城市。

德國單車聯會(German Cycling Association)發言人斯蒂芬尼.克朗(Stephanie Krone)說:「大量出租單車阻塞了行人徑及馬路,有些則被棄置在公園裏。」德國單車製造商聯會(ZIV)更關注共享單車供過於求的問題,該會警告,中國出現大量被沒收、棄置及損壞的單車,我們不想這些情況在德國出現。

更有人批評,大量棄置單車,根本是耗費資源,與保育環境背道而馳。

美國達拉斯出現共享單車隨意停放的問題。

摩拜駐德國公司總經理占美.奇里夫(Jimmy Cliff)表示,公司已主動採取措施,如以影片及程式內置訊息,教育用者要做個負責任的消費者。慕尼克及法蘭克福等城市,則限制公眾地點可以停泊單車的數量、科隆則規定共享單車須停泊在特定地點。

摩拜現時在美國五個城市開展業務,其中一個是達拉斯。該市現時將共享單車的數目在3,000輛以內,以免出現供過於求的情況。達拉斯市議會議員田內爾.艾堅斯(Tennell Atkins)說:「你開車上街,沿途滿目皆是隨意停放的單車。我們得好好想個法子,現在這樣太混亂了。」

近日,摩拜宣布正式開拓日本市場,初步會引入三萬部單車,又會跟便利店和餐飲連鎖店合作,在店舖設置專用停車點。

由中國開始的共享單車產業是否能在其他地方發展,要看很多因素,例如如何規範共享單車的數量上和停放地點,以免出現混亂的情況,正是仍待解決的問題。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