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6,000頭,歐洲最多!羅馬尼亞棕熊襲擊事件頻仍。人熊可以共存嗎?

去年某日,羅馬尼亞東部的川索維尼亞(Transylvania)一條村落,時年49歲、育有三名子女的夢妮坦(Monica)在後園與丈夫玩紙牌遊戲。突然一頭棕熊(Ursus arctos)闖進來,弄翻枱上的東西。她說:「每天都是這樣,有時,我們要召警求助,將棕熊趕走,才能送子女上學。」

在該縣較大的城市布拉索夫(Brasov),任職防暴警察的瓦利(Vali Cristea)的其中一項職責,是巡視有否野熊出沒,以保障居民的安全。他說:「20年前我加入警察隊時,很少見到野熊,現時每日會見到3至4次。」

在歐洲各國,野生棕熊難得一見,當局都要保育棕熊,但羅馬尼亞的棕熊數量卻穩定增長,當局為管理野生熊而煩惱。棕熊經常闖入村落,破壞農舍和田地,造成人畜傷亡。根據羅馬尼亞環境部的資料,全國每年都有數十宗野熊襲擊人類的事件,2020年有2人死亡,50人受傷。

今年6月,羅馬尼亞眾議院(Chamber of Deputies)通過議案,不論是住宅區和野外,允許射殺威脅人身和財產安全的野熊。

棕熊是一種體型龐大的熊,分布於歐亞大陸北部和北美洲,全球種群數量約20萬頭,但現時在許多地方都已滅絕。估計羅馬尼亞境內約有6,000頭,是歐盟各國中數量最多的,但具體數字一直未有確實的統計。該國的棕熊主要在喀爾巴阡山附近的哈爾吉塔縣(Harghita County)出沒;另外,單在科瓦斯納縣(Covasna),已有1,800頭野生棕熊。

羅馬尼亞的傳統文化與熊有深厚淵源。每年歲末年終,川索維尼亞的民眾會披上真熊皮製成的戲服,裝扮成熊,跳起熊舞,以求驅趕邪靈,為新年祈求好運。

羅馬尼亞境內的野生棕熊數量增加,始於前獨裁者壽西斯古(Nicolae Ceaușescu)統治期間(上世紀七十至八十年代),他下令在森林設立餵食站,用死去的牛隻供野熊食用。

據悉壽西斯古本人酷愛獵熊,在他統治該國的近25年間,共產黨和政府高層之間十分流行狩獵。其後民間也有人開設獵場,供人進行「戰利品狩獵」(Trophy hunting)活動,吸引了全球業餘捕獵者前往該國。

90年代以後,保護動物意識抬頭,獵熊活動漸漸開始受到限制,加上羅馬尼亞於2007年加入歐盟,受歐盟相關保育法規約束。

2016年,羅馬尼亞政府頒布「全國獵熊禁令」,禁止狩獵棕熊。但狩獵團體、獵場經營者及農牧業者卻認為,在歐盟及政府的法律規範下,「獵熊禁令」實施導致羅馬尼亞的棕熊數量失控增長,進而造成人熊關係緊張。

2017年,羅馬尼亞政府放寛禁令,下令允許射殺規數目對牲畜、人類造成威脅的棕熊。關注動物權益的人士認為,這項法令中准許對所謂造成「滋擾事端」的棕熊開槍的規定存在漏洞,被人濫用。據悉,自2016年,羅馬尼亞政府已允許獵殺1,400頭野生棕熊。

環境、野生動物保育團更認為,羅馬尼亞的人熊衝突加劇,並不是因為物種數量增加,根本的原因在於城市發展、伐木和氣候變遷,令棕熊的棲息地被破壞,令野熊誤闖人類生活範圍覓食求生的日趨普遍。

去年3月,羅馬尼亞發生了一宗誤殺棕熊事件。列支敦斯登(Liechtenstein)的伊曼紐爾(Emanuel)王子掀起羅馬尼亞民眾的怒火。他原本想獵殺一頭被居民視為「滋事」的母棕熊,但卻射殺了另一頭在森林棲息的雄熊。這頭名叫亞瑟(Arthur)的棕熊當時17歲,是羅馬尼亞體型最大的棕熊。

雖然事件令羅馬尼亞民眾憤怒,但日益猖獗的熊攻擊事件也確實困擾居民,擔心牠們除了破壞農地之外,還會威脅到人類的安全。

羅馬尼亞世界自然基金會(Wild Wide Fund)反對獵殺棕熊,該會認為,較理想的做法是將危害人類的野生熊用藥物鎮靜下來,真的有必要,才將牠們運到其他地方人。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