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社會公義

公開笞刑引起極大爭議,大馬與印尼繼續執行,有人甚至將過程上網!政策與民情,如何理解?如何走下去?

782

今年九月初,馬來西亞兩名女同性戀者因試圖進行性行為,被判違反伊斯蘭律法,要公開接受笞刑。事件惹來的討論,而且並不局限於應否以宗教理由處罰同性戀行為,更牽涉公開執行笞刑的爭議。

該兩名分別是廿二歲和三十二歲的女子(身分和姓名沒有公開),因為4月於登嘉樓州一個公共廣場內,在汽車車廂內親熱而被控。馬來西亞採用雙軌司法體系,伊斯蘭教法庭可以處理穆斯林公民的宗教與家庭事件,例如通姦案,這宗案件就交由伊斯蘭教法庭審判。兩名被告各被判六下笞刑和罰款三千三百令吉(馬來西亞貨幣,折約八百美元),成為該國第一次有人因違反禁止同性性行為的伊斯蘭律法而受到笞刑的案例。她們在該州一個伊斯蘭教法庭內,接受女獄吏以藤條在背部鞭打了六下,當時現場有超過一百人觀看行刑過程。

事件在國內外均惹來很大的關注。歐盟就事件發表了聲明:「這事侵犯了她們的人權,並且是一種酷刑。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和雙性人(LGBTI)均受到現行國際人權法例及相關國際公約保障,不受歧視。笞刑作為體罰形式是殘酷、不人道和侮辱性的。公開進行處罰更是對這兩位女性更進一步的羞辱。」國際特赦組織也有類似的評論,並且補充:「人類不應因為給同一性別的人吸引而要生活於恐懼之中,馬來西亞當局必須立即廢除鎮壓性的法例,將酷刑列為非法,並且執行《聯合國酷刑公約》。」

而國內兩個婦女組織「為姊妹爭取公義」和「伊斯蘭姊妹」也質疑,根據馬來西亞的《監獄法》,笞刑只可施行於囚犯身上,但法庭沒有判處該兩名女子入獄,向她們施以笞刑很可能是違法的。該兩組織更擔心,這宗案件會成為危險的先例,代表政府會繼續加強對道德和性別認同的監管。反對派國會議員同樣加入了口誅筆伐的行列。

面對各界責難,也有支持者提出辯解。穆斯林律師協會副會長Abdul Rahim Sinwan表示,這項處罰跟民事法下的笞刑不同,不會令人感到痛楚,也不嚴苛,旨在教導受罰者,令她們懺悔。他又指兩人受罰時並沒有哭泣或尖叫,而是表露出懊悔之情。

不過,「為姊妹爭取公義」一名成員Thilaga Sulathireh也對此作出反駁:「這是馬來西亞人權的倒退,跟笞刑造成多大傷害無關。不管你的意願是甚麼,體罰都是一種折磨。」

而且,即使Sinwan的說法屬實,也無法回應反對者另一項重要的批評,就是不應該讓公眾看到行刑過程。Sulathireh親眼目睹行刑,認為過程令人震驚,也變成了一場奇觀表演。

受到這麼多批評,馬來西亞政府也有壓力。9月5日,總理馬哈蒂爾表示,他已與內閣討論過這個議題,認為笞刑無法反映伊斯蘭的「正義與同情」:「這令人對伊斯蘭教有個壞印象,我們認為若有類似案件,必須考慮給予較輕的處罰。」他更指,該兩名女子只是初犯,應該予以勸導,而不是施以笞刑。

在馬哈蒂爾發表意見後,馬來西亞日後類似案件的判決或許出現另一種取向。不過,這個問題在鄰近的另一個伊斯國家,其實更為嚴重:在印尼極端保守的亞齊省,單是在7月份某一個行刑的日子,就已有十五人接受了笞刑處罰,其中包括兩名進行同性性行為的男子,每人遭鞭打八十七下。當時現場有三、四百人圍觀,在該兩名男子受刑時大聲歡呼,更有不少人用手機拍攝照片和錄像。

亞齊省是印尼境內唯一奉行伊斯蘭律法的省份,過去一直有對犯盜竊、賭博和通姦的犯人處以笞刑。而在2014年,該省將同性性行為列為非法。更令人感到不安的是,阿齊省不單公開進行笞刑,更會將過程作網上直播和上載到互聯網。這種做法自然也會惹來國際批評。

亞齊省至今作過的回應,只是省長Irwandi Yusuf於今年4月表示,他將會頒令要求笞刑在監獄內進行,公眾和傳媒可以見證,但是卻不准攝影或錄像。不過,頒令至今未見實現。看來要亞齊省的刑罰能符合國際人權的標準,可能還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