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足球迷引頸以待的2022年世界盃賽事將於11月在卡塔爾開鑼,卡塔爾世界盃主辦單位如何為球員營造涼快環境?

全球足球迷引頸以待的2022年世界盃賽事將於11月在卡塔爾開鑼,這將會是全球首個號稱「碳中和」的世界盃賽事,而大家都關注究竟主辦單位如何在減少碳排放的大前提下,確保八個比賽場館有充足的冷氣供應,讓球員和球迷在平均溫度約為攝氏25度的日子舒適地享受賽事。

位處波斯灣的卡塔爾,夏天氣溫可高達攝氏50度。為免影響球員表現,世界足球聯合會(國際足協)和卡塔爾主辦單位特意將傳統在8月舉行的世界盃推遲至11月至12月間舉行,但屆時卡塔爾氣溫仍然有攝氏25度之高,對體育競賽而言也算是熱的天氣,球員受傷和中暑的風險相當高。

如何讓球員和球迷在賽事期間不會感覺過熱?卡塔爾世界盃主辦單位將引入非常措施——在場館排放冷氣。有「Dr Cool」之稱的卡塔爾大學工程系教授沙特·阿卜杜勒-阿齊茲·阿卜杜勒·加尼博士(Saud Abdulaziz Abdul Ghani)是負責這項任務的太陽能冷氣系統工程師,他表示會令賽事場館保持溫度適宜,確保人和草皮都在最佳狀態,即使全場滿座,人山人海也不會出現汗臭薫天的情況。

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賽事場館之一al-Janoub 大球場南部大球場,觀眾席座椅下和草坪邊將有冷氣排放,為球迷和球員降溫。

足球場噴冷氣

以將有七場賽事舉行、可容納四萬人的南部大球場(Al Janoub stadium)為例,場館的草坪邊陲和觀眾席座椅下都設置了冷氣排放口,可噴出直徑兩米的冷空氣氣泡,氣泡「罩著」球員和球迷,讓他們置身攝氏21度的環境。分佈在場館不同位置的感應器會偵測溫度,令冷氣系統保持恒溫,並且為個別處於陰影或日照的座位調整冷氣輸出的氣流。場內的熱空氣會被冷氣系統回收,然後通過水製冷後再次噴出場館。

新體育場館當中以可容納八萬人的盧賽爾大球場(Lusail Stadium)規模最大,而12月18日的世界盃總決賽將在這裡進行。沙特解釋,人體每小時產生相當於兩部筆記本

電腦排放的熱量,同時也會排出70克汗。在總決賽當日,預計有八萬人在Lusail大球場逗留四小時,加上場內估算有十六萬部電腦在操作,空調系統將耗用大量的水以降溫。。

英國可持續運動協會的總幹事羅塞爾.西摩(Russell Seymour) 對卡塔爾世界盃的可再生能源應用方式表達關注,認為在戶外地方供應冷氣有浪費能源之嫌。但沙特回應,冷氣系統的設計符合可持續發展原則,他歡迎任何專家到場審視和賜教。他謂冷氣足球場是大勢所趨,預計2026年在美國—-墨西哥—-加拿大舉行的2026年世界盃亦將會在場館引入冷氣系統。美國新奧爾良

美式足球隊的主場凱撒超級巨蛋(Caesars Superdome)就備有大型冷氣系統,可輸出9,000噸冷氣。

盧賽爾大球場(左)、974足球場(右上)和艾華卡拉體育館(右下) 艾華卡拉體育館由著名建築師札哈·哈蒂(Zaha Hadid)設計,靈感源自卡塔爾的傳統船隻。

趕建七座體育館 實際用途受爭議

卡塔爾在取得世界盃主辦權之前只有多哈一個大型足球場,為了營辦2022年世界盃該國一口氣興建了七座新的體育場館,此舉惹來非議,有人質疑這個人口不足三百萬的地方根本不需要有八個國際級場館。

國際足協(國際足協)與卡塔爾政府為實現2022年世界盃的碳中和而合力制訂多項減廢和環保措施。舉行賽事的多個足球場都位處首都多哈的50公里範圍內; 場館之間相隔不超過75公里,從而減少由航空和長途交通而產生的碳排放。

新場館的設計亦融入了可持續發展的概念。例如盧賽爾大球場在世界盃賽事後將被改為社區活動場地,所有座椅將移除捐贈給發展中國家。迄立在多哈海濱的974足球場(Stadium 974)是用航運貨櫃改裝而成,這座體育館在世界盃後可以完成拆卸,組件可運到另一地點重組成為場館。

國際足協主席詹尼·因凡蒂諾(Gianni Infantino)呼籲大家支持卡塔爾世界盃成為碳中和賽事,為地球舉起綠牌。

環保組織批評大會低估碳排放量

卡塔爾政府亦表示在興建新場館的工程中產生的建築廢料回收再用率達八成以上。另外卡塔爾正在哈爾薩格(Al Kharsa’ah)興建一座800兆瓦(MW) 的太陽能發廠,以為舉行世界盃賽事的場館的提供照明的電力。

國際足協預計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將產生360萬噸二氧化碳,比起冰島整年的排放量還要多。根據記錄,上屆俄羅斯世界盃的碳排放量為280噸。民間組織「碳市場觀察」(Carbon Market Watch)在檢視卡塔爾世界盃的碳中和措施後發表報告,批評當局低估興建新體育場館的碳排放,相信實際遊量比公佈數字高出八倍之多。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LinkedIn
佛門網應用程式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

捨方視角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