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全球有多少邊境圍牆?它們真的能阻人越境嗎?

0 732

Border-Walls_6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提出了不少大膽創新的政綱,並且在當選後真的付諸實行,其中包括了在美國和墨西哥之間建立圍牆,以防範非法移民進入美國。姑勿論他這項構思能否成真,在國家之內或國內建立圍牆來阻止人民遷徙或阻擋敵人侵襲,古已有之,絕非新鮮事物。

其中歷史最悠久、最為人熟知的,當然是起源可追溯自春秋戰國時代的中國萬里長城;其他歷史久遠的圍牆,包括了羅馬帝國在公元122年於英國興建的哈德良長城。至於現代最著名的,則莫過於1989年遭德國人民拆毀的柏林圍牆了。

隨著東歐共產陣營瓦解,「鐵幕」打開,加上近年盛行全球化風潮,國與國之間的區隔理應愈來愈少。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根據加拿大魁北克大學專家 Elisabeth Vallet 的統計,在柏林圍牆倒下時,全球共有十六堵邊境圍牆,時至今日,世界各地已建成或正興建中的圍牆達六十五堵(按照路透社的計算更達七十堵)──換句話說,全球有約三分一國家決定這樣做。

Border-Walls_2

全球現存於政治層面最矚目的圍牆,肯定要算以色列建於耶路撒冷與約旦河西岸之間的那一堵。於2002年開始興建的西岸圍牆以混凝土建成,長達四百二十哩,長度是柏林圍牆的三倍;在某些地區,高度達柏林圍牆的兩倍,當然也設置了大量檢查站和瞭望塔,以防止巴勒斯坦自治區的人進入。

同樣值得注意,但也諷刺的是,大部分新圍牆都是建於號稱要推行一體化的歐盟之內。匈牙利由於每天要面對逾三千人湧入,在與克羅地亞之間的邊境建起了長達一百零九哩的圍牆。建成後,非法進入匈牙利的人確實減少──不過,很多人只是改變路線,進入其他鄰國。於是其他國家又開始建築自己的圍牆。

希臘去年與馬其頓聯手關閉邊境,建立圍牆,設置有刺鐵絲網,並以軍人把守,令數千人滯留於境況惡劣的難民營,結果去年4月爆發衝突,馬其頓士兵以催淚氣體和橡膠子彈驅趕,造成數十人受傷,其中包括兒童。

Border-Walls_3

從上述個案可見,現代新興建的圍牆跟柏林圍牆目標剛好相反,後者的作用在於防範人民走出去,前者則為了國家安全或難民、非法入境問題,阻擋人民走進來。非法跨越圍牆以進入另一個國境從來都是極為危險的事。昔日柏林圍牆曾造成的悲劇,已是眾所周知,即使是過去十年,據長期研究邊境關卡的Reece Jones統計,全球有超四萬人死於嘗試越過國際邊境。雖然如此,他認為圍牆大多不能阻嚇難民或非法入境者。

英國倫敦經濟政治學院的人類學家,曾撰寫《非法公司:秘密移民及歐洲跨界生意》一書的Ruben Andersson 也有同樣意見。他指出,各國政府興建圍牆通常是為了國內的政治因素,用以向人民顯示,有方法可以解決移民問題。不過,若外地人民真的非常渴望進入境內,他們總會找到極具創意的方法來迴避圍牆,又或冒更大風險在其他地方越過邊界。

Border-Walls_4

他以西班牙在北非的兩幅飛地休達和梅利利亞為例。這兩幅飛地為摩洛哥包圍,有圍牆阻止外人進入,因為任何人一踏足休達和梅利利亞,就進入了西班牙國土,也等同處身於歐盟境內,有權申請政治庇護,並按照歐盟的程序接受批核。即使兩地設有繞上鐵絲網的六米高雙重圍牆,更有部隊巡邏把守,但是仍不斷有非洲人和阿拉伯人嘗試爬牆進入。據統計,最近數年每日平均有數十人非法越過圍牆,例如在2014年3月一個濃霧的清晨,就有一大批青年集體爬牆,結果當天成功「抵壘」的約五百人,是接近十年以來的新高。

《圍牆:沿著障礙旅遊》一書的作者Marcello Di Cintio 這樣總結:「所有圍牆的共通之處在於其主要功能是展示幻象,它們提供的是安全的感覺,而不是真正的安全。」圍牆既然不能達到效果,要解決人民四處流徙的問題還是有賴正本清源,長遠妥善處理世界各地的眾多政治和經濟衝突。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