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我被北韓哄騙回去!」原居日本的「入北者」發覺天堂失落了,只有悲慘的經歷和今天的控訴…

8526

五十多年前,榊原 浩子還是一個十一歲小女孩,她記得一位北韓人來找她爸爸,勸他回祖國去,說在那裏可以找到工作、有錢買新衣,政府也會提供免費敎育和醫療服務。

榊原女士說:「我聽到他們的對話,便對爸爸說:『我們回去吧!』

榊原浩子父母原藉今日的南韓,二次大戰時來到日本當勞工,戰後留下來,但他們生活一點不好過,父親沒有穏定工作,媽媽更中了風,她曾經由於無錢吃午飯,被同學取笑。而北韓宣傳照片,有漂亮的少女在樹上摘下紅紅的蘋果、郊外風景優美,也有現代化的城市。

1961年5月,她們一家乘上了一艘前蘇聯客輪,前往北韓的清津港(Chongjin Port)。浩子一上船便開始感到奇怪,船上有蘇聯士兵看守,伙食差劣,蘋果都是乾癟的。

當船駛進清津,榊原浩子所見更和先前的想像完全不同:市容灰暗、破落殘舊,碼頭上都是衣衫襤褸、皮黃骨瘦的人,成人千篇一律穿著灰黑的外衣,有些小孩沒有鞋子和褲子穿。浩子心裏想:「為什麼是這樣的,真是失望。」

同船的還有齊藤志子,當時她跟隨韓裔的丈夫,帶同一歲的女兒返回北韓。她目睹很多人都喊著:「帶我回去,我想回家。」可是一切都太遲了,他們都不獲准返回日本。

這些在日本居住的韓國人,是响應北韓歸國運動回流到北韓的。韓戰結束,北韓經濟疲弱,為提高生產力,北韓的領導人金日成通過「在日本朝鮮人聯合會」(General Association of Korean Residents in Japan)呼籲在日本的朝鮮半島人回到北韓,由日本及國際紅十字會協助安排自願歸國。

北韓宣傳袓國是「衣食無憂的人間天堂」,吸引了大批的知識份子、專業人士,也有商人和平民百姓決意遷回北韓。首班歸國的船長在1959年12月14日新潟縣的新潟港出發。直至1984年,共有93,340人從日本回到北韓,其中約有6,000人是嫁給韓人的日本婦女。

這些被稱為入北者的韓裔人回國後都被隔離、監視和沒收財產,有些被關進集中營或派到煤礦工作,也有人死於營養不良。榊原浩子的父親本來是位建築工人,卻被派到農村耕作,後來因為收成達不到指標,精神問題而被關進精神病院,在1964年離世。榊原浩子在校則因為曾居於日本被同學欺負。

入北者設法提醒其他親友不要回流,由於他們寄出家書都被檢查,有人在郵票後寫上訊息,也有人用不同的暗號向在日本的親友傳達訊息。

來自京都的川崎瑛子十七歲時返回北韓,當時她還未完成高中,家人都力勸她不要回去,但她受到北韓的宣傳活動吸引,自行返回北韓。瑛子一到步,也被當地的環境嚇了一跳。瑛子自知無法返回日本,便默默地生活下去,努力修讀工程學。後來她嫁了一位北韓丈夫,生下五位子女,但她們一家都因為曾在日本生活而遭受歧視。

1994年金日成離世,川崎瑛子萌生要返回日本的念頭。當時北韓正經歷水災及飢荒,數以百萬計的人餓死,瑛子親眼見到路旁有不少屍體。但繼任的金正日卻花費大筆資金為金日成興建紀念館和紀念碑!

2003年,川崎瑛子靠著兄長由日本滙來的錢,收買了一個中介人渡過鴨綠江進入中國,逗留了一年半,期間靠著兄長接濟和教日文維生。後來她逃入日本駐中國大使館,聲稱是脫北者,而其兄長則向日本外交部提交她在日本的學校手冊等文件,證明她曾在日本生活,最後獲安排返回日本。離開日本四十四年後,川崎瑛子才再次跟家人團聚。

歷史檔案顯示,日本政府當年已知悉入北者在北韓的苦況,但仍支持這個回歸運動。榊原 浩子希望當局可以向她們道歉。

川崎瑛子(右)

川崎瑛子今年初更向國際戰爭法院投訴,指控歸國運動違反人權。她今年八月與五位返回日本的入北者入稟東京法院,控告北韓政府哄騙她們返回北韓及強迫她們過著嚴苛的生活。

現年76歲的川崎瑛子回想在北韓的數十年間,唯一快樂的時光是跟一些同由日本回歸的人偷偷在家裏唱日本歌。她們惟恐其他人發現,還要關上窗和拉上窗簾,躲在屋裏唱歌,也有人把托盤放在頭上當帽子,跟著起舞。

現時在北韓某處,可能仍可聽到有些入北者在低聲唱著一些日本老歌。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