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議題

東歐將「慢慢地死去」?人口逐年下降,難民也不想留下…

0 17013

出生率低、人口外移、亦不願接受外國移民,有人說:東歐各國像在「慢慢地死去」。

在保加利亞西部的佩爾尼克州(Pernik)山區一條村落佩什泰拉(Peshtera),斯托楊(Stoyan Evtimov)有點與眾不同,因為他是村內唯一一位三十歲出頭的居民。

斯托楊說:「跟我一同長大的朋友早已離開了,他們跟國內大部分的年輕人一樣,搬到城市找工作。」

斯托楊在村上找到一份工作,在一隊民謠合唱團當上領班,他同時負責統籌每年一度的音樂節,以恢復傳統的婚禮音樂及這條古舊的村落。不過他對村的前景並不樂觀,他說:「在這裏以至附近的村落很難有機會找到結婚對象,因為根本很少年輕人。」

村裡一位女士斯蒂芙嘉(Stefka)和丈夫開了一間雜貨店,店上的貨架只有少量貨品。她說,村裏最後一位嬰兒是在十年前出生,這位女孩已經隨同母親移民塞浦路斯。在另一條村莊加羅田西(Kalotinsi),人口由六百人減少至現時的十三人。

保加利亞在1989年時人口900萬,但現時僅稍為超過708萬。根據聯合國「世界人口展望」(United Nations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 2017 Revision)的估計,該國到2050年,人口會跌到540萬,跌幅達23%。不單保加利亞,東歐十個國家都面臨人口減少的情況,其中拉脫維亞估計會由現時的195萬跌至152萬,減少22%。其他如波爾多瓦、烏克蘭、克羅地亞以至波蘭及匈牙利,人口到2050年都會比現在減少至少15%。

事實上,歐盟各國都有人口減少的現象,布魯塞爾一個智庫組織「歐洲之友」更呼籲各國接收來自中東及北非的難民,否則歐洲會「慢慢地死去」。

奧地利維根斯坦人口及全球人力資本研究中心(Wittgenstein Centre for Demography and Global Human Capital)首席研究員湯瑪士.蘇保達(Tomas Sobota)說:「中西歐多國在後共產主義時代都出現人口大量流失的現象,這是和平時期少見的情況。」

蘇保達解釋,人口減少有三個主要原因:出生率下降、移民和死亡率因素卻未能彌補。事實上,西歐各國都面臨出生率下降的情況,但西歐及南歐卻吸引了不少外來移民,抵消了出生率下降的影響。東歐各國卻礙於政治原因,拒絕吸納外來移民。

2015年,歐盟同意將十六萬難民分配至各國,但到2017年8月,只有二萬八千人獲重新安置。其中斯洛伐克、捷克只接收了16及12人,匈牙利及波蘭連一個也沒有,兩國同時批評歐盟的移民政策失效。

保加利亞由2015年至2017年共收容50位北非及中東移民。該國副首相(Valeri Simeon)施蒙尼諾夫說:「保加利亞不需要未受教育的難民。」施蒙尼諾夫所屬的聯合愛國黨是聯合政府一個政黨,主張反移民政策。

自從歐盟於2015年推出配額政策以來,一直受到匈牙利及其他東歐國家的反對。歐盟28國內政部長1月25日在保加利亞首都索非亞就難民問題進行談判,料無法取得進展。

羅馬尼亞亦是人口減少的東歐國家之一,主要是因為離散人口增加。大批年輕人由於國內經濟環境不佳而離國到西歐找尋出路。根據聯合國的估計,從2000年至2015年,有超過三百萬人離開羅馬尼亞到其他國家工作。期間離散人口以每年7.3%增長,是僅次敍利亞在離散人數上最多的國家。

另一方面,東歐各國亦不是亞洲及非洲移民的首選目的地。雖然歐洲國家加強堵截經地中海偷渡的難民,難民卻選擇更危險、需要穿過黑海的逃難「新路線」來到羅馬尼亞,希望經由羅馬尼亞前往西歐。

羅馬尼亞是歐洲最貧困的國家,難民在該國申請庇護,每日只得到3.2歐羅的津貼,亦沒有提供足夠支援讓難民融入當地社區。羅馬尼亞一個非政府組織「Arca」的發言人(Razvan Samoila)表示,他說:「不少難民覺得孤單及情緒低落。」難怪有來自叙利亞或伊拉克的難民終於選擇留離開羅馬尼亞,返回原居地。

保加利亞政府也推出了一系列措施應對出生率下降的問題,例如為不育治療、育兒服務及為樓宇提供按揭資助。政府也鼓勵移居海外的保加利亞人返國居住,但響應的人不多。

東歐各國,尤其是鄉郊的居民,根本覺得政客並沒有計劃挽救日漸衰落的社區。保加利亞加羅田西一位居民保欣(Boyan)說:「我們已被遺棄了,由統治者到上帝,都捨我們而去。政客只顧自己的利益,他們不顧人們,尤其是農村的長者,他們也不理年輕人,他們都己離國。但政客甚麼都不顧,保加利亞將會消夫。」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