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思想文化

日本孤獨死催生了遺物整理行業,從業者見證無人送終的悲哀。遺物運銷外地卻大有市場…

8657

在東京時尚住宅區惠比壽的一個兩房單位,韓靜子正替一位 50 多歲的太太整理丈夫的遺物。這位婦人的先生數周前因車禍過世,夫婦二人沒有子女,於是聘請了韓靜子的遺物整理公司來清理一屋遺物。

韓靜子檢拾到一整個抽屜的鋼筆和打火機。她拿起一個圖章,問坐在一旁的中年婦人說:「這個要留下嗎?」

婦人搖搖頭說:「不用了。」

婦人跟丈夫在上址居住了 30 多年。整個早上,她只是默默地看著韓靜子和三位同事將丈夫生前的日用品和收藏品逐一給掉進垃圾袋。韓靜子一面執拾屋內的物品,也不忘向婦人說些開解的話,她也說起與丈夫的一些往事。

韓靜子從事日本新興的「遺品整理士」行業。她是韓藉日本人,曾任職航空公司的機艙服務員。數年前,韓靜子的母親離世,她卻身在外地公幹,無暇打理母親的身後事及整理遺物,於是萌生加入遺物整理行業的念頭。及後2011 年日本東北大地震後出現經濟衰退,她在朋友提議下創立了遺物整理公司「尾巴計劃(しっぽプロジェクト)」, 經營至今。

在東京開設遺物整理公司的韓靜子。

由於日本老齡化及少子化情況嚴重,出現不少獨居長者,於是催生了「遺品整理士」行業,專門協助已身故的人士清理舊居。

根據「遺品整理士認定協會」的數據顯示,日本現時約有 8,000 間會員公司,全行每年收入約為 45 億美元,該會預料未來 5 至 10 年間,成員公司數目將會增加一倍。協會副理事長小根英人指出,孤獨死個案目前佔市場約 30%,另外有 50% 是由死者家屬聘請。

「孤獨死」(Kodokushi, lonely death)指的是獨自死在家中卻沒人發現,又稱作「獨居死」或「無緣死」。根據估計,日本每年有4萬人像這樣「寂寞地死去」,預計到2025年,數字將增加至每年10萬人。

另一間遺物整理公司「Next」一位負責人藤田明說:「我估計十宗生意裡,有四宗是孤獨死的個案。」

這天藤田明與四位同事來到東京附近的川崎市,清理一個約200方呎的單位。物業公司的代表發現死者時,他的遺體、床鋪和地板都已乾了,估計已死去了四個月。藤田明的同事待死者的遺體移走後,便入內開始工作,他們都穿上了全副保護衣物及面罩。

從屋裡情況,大體可了解死者的生活細節。單位內堆滿了盛載杯麵的容器、汽水瓶、空的咖啡罐、煙頭、打火機、舊報紙和大堆衣物。垃圾袋內裝有水費、電費等各樣單據。細小的洗手間的牆上及洗面盆佈滿霉菌。清潔員會先噴灑化學劑,除掉屋內的臭味,然後才整理房子的物品。

清潔公司「ToDo-Company」的增田博嗣說,最難受的是看到死者生前的照片,照片中其他親友,包括死者自己,都笑得很開心。很難想像,當中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來見死者最後一面。甚至物業管理人員也找不到人處理後事,要由當地政府來負責。一個人走到這個地步,其境況也十分淒慘。

增田博嗣曾遇上一位老婆婆,她的家人都不願意前來收拾遺物,因為怕觸景傷情,承受不了哀傷。

業內人士說,老人會因為心臟病發、天氣太冷、意外摔倒等原因身亡,加上平時不與家人、鄰里來往,最後獨自死在家中。「孤獨死」的案例不只發生在獨居的老人身上,還會發生在中年人,甚至年輕人身上。例如30多歲單身男子、和妻子分居後的中年男子等等。他們大多不善於社交,遇事不願請求他人幫助;也有不少是不愛做家事、生活習慣太差、或本身患有疾病卻不想麻煩親友等。

由遺物整理公司收集的物品仍有價值,例如可以出售給一些專門收購二手用品的貿易公司。

日趨蓬勃的二手零售市場亦受惠於這個整理遺物的行業,更有二手店以遺品整理為副業。

事實上,很多在日本人的遺物,到了外國卻是有價有市,尤其是東南亞地區。韓靜子說:「他們非常鍾愛日本產品」。「日本製造」的品牌在外國享負盛名,東南亞地區尤其受到日本文化影響,但以當地的人均收入,不足以支持平民購買新產品,結果二手日本貨大受歡迎。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