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思想文化

印度男子為全國性帶來衞生棉革命,讓月事受到尊重和照顧。《護墊俠》上映了,這是他不理世俗眼光堅持下來的故事…

0 11300

2017年9月,印度南部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 一名 12歲的女學生月經時上學,不小心讓經血沾到制服和座椅,老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責罵她。隔天,女童留下遺書後,從鄰居家的露台一躍而下,結束了年輕的生命。

在印度及南亞地區,月經被視為禁忌,女性生理期來時仍被視為不潔和骯髒。例如女性月事時不能進廚房煮食,也不能住在家裡,只能暫時住在外面的小棚屋。同時,許多偏遠地區的女性缺乏衛生用品,導致感染和皮膚過敏等。

國會女議員蘇絲米塔‧德瓦(Sushmita Dev)去年指出,「印度3.55億名生育期婦女中,只有12%的人使用衛生棉,超過70%使用破布、報紙來吸收經血,導致許多女性的健康出現問題。」印度的衛生棉本來價格就不便宜,政府還要課12%至14%的稅。

印度有一位社會企業家阿魯納恰朗‧穆魯加南森(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看見自己的太太為了省錢而不買衛生巾,便開始了一場衞生巾革命。他於2014年被時代雜誌選為百大人物之一,還受邀上TED演講堂演講,最近有關他的事蹟被拍成電影《護墊俠》(Padman),將於2月9日在印度上映。


穆魯加南森(右)與《護墊俠》兩位演員。

穆魯加南森故事由1998年結婚時說起,有一次他發覺太太在藏著些甚麼,細問之一,發覺太太月經時用一些不潔的舊布來清理。穆魯加南森說 「我問她為甚麼用這些布,她回答我,倘如果使用衞生棉,要用上一半用來買牛奶的錢。」

他說:「我跑到藥房去買些衞生巾,當作禮物送給太太。不料店員用一張報紙衞生巾包起來,像偷運甚麼似的。我更發覺一塊衞生巾用上不過10克的棉布,售價為6美仙,比成本貴達40倍。這個價錢相信很多農村的婦女買不起,我決定要為太太及其他女性做出既便宜又清潔的衛生巾。」

現年55歲的穆魯加南森的父親是一位棉紡工人,但他在14歲就輟學,從事過不同的勞力工作。他買了一大塊棉花,然後裁切成長方形,兩天內就完成了一個樣板,看起來就和店裡賣的一樣,他以為很快就可成功。但原來要真正做起來,卻毫不簡單。

穆魯加南森請太太做他的產品的第一個試用者,但要等太太每個月幫他測試一次實在是太慢了,於是他去找醫學院的女學生試用,費盡唇舌勸服了20位女學生們試用,但她們因為害羞,結果只有三位願意回答他的問卷。求人不如求己,穆魯加南森決定乾脆自己做實驗。

穆魯加南森用足球的球胆造了一個人造子宮,將一些羊血裝進去,然後用管子連接到附有自製衞生棉的內褲,蓋上外衣外出。他說:「我不論走路或騎單車都戴著這個東西,隔一段時間就擠出一些血液,鄰居看見都罵我是變態狂。」

羊血不但發出不好的氣味,有一次血還滲到他的衣褲上,他到井邊清潔,旁人都以為他有性病,連朋友都不理睬他。最要命的,是連太太和母親也因為受不了壓力而離家出走,但他還是繼續實驗。

在過程中,穆魯加南森發覺一些農村地區的婦女,是用泥沙、木屑樹葉等物料來吸乾經血。農村對月經的迷信亦十分普遍,人們相信倘未婚的女孩用了衞生巾,讓狗隻嗅過,女孩都不會結婚,也有人相信女性在月經時入黑出外,就會失明。

穆魯加南森並沒有氣餒,他測試不同棉花的吸水力,最終才在一位大學教授的協助下,從衞生巾的品牌公司認識到衞生巾所用的吸水纖維。

穆魯加南森開始用他的方法生產衞生棉條。他製作出三台機器, 一台機用作將堅靭的纖維打成細碎的物料,另一台機則把方型的棉塊,縫上不織布的外層,再經消毒,成為衞生巾。研究過程共花了四年半的時間,才正式投產。


印度知名影星發起網上運動,圖打破社會對於月經的禁忌。

穆魯加南森的衛生棉售價是其他產品的一半,更成立一個非盈利組織,將機器供應不同的非政府組織。目前他已經有1300台的機器,分布在鄉村887個生產點,另外還有17個國家進口了他的機器,但是穆魯加非常堅持不把機器賣給大企業牟利。他說:「在我的人生裡,我不要追逐金錢。」

這薄薄的一片卻為印度的女性帶來了革命,除了改善女性的衛生問題,也為女性創造了就業機會。穆魯加南森說:「女性受僱就有了自主權,她們有了收入就可以讓孩子受教育,我當初沒有想到這樣的發明還有提升教育的功能。」

有了穆魯加南森的發明,如今幾乎全印度的女性都使用衛生棉,他2009年獲得印度國家創新基金會(National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奬項

最重要的是,他和已分居了5年的太太復合。穆魯加南森的妻子:「我看到他在電視上演講,還有雜誌報導他的工作,我找到了他的號碼,打了幾次電話給他,他後來回了我電話,這是五年來我們第一次說話,然後我們就復合了。」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