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冬奧前的平昌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冬奧後的平昌能如南韓的計劃脫胎換骨嗎?

0 820

平昌郡位於南韓北部,距離北韓邊境僅80公里的太白山區,地勢平均約海拔800公尺,冬天積雪深厚,大部分區域都被森林覆蓋。平昌所屬的江原道,南韓60萬軍人中,有三分之一在這裏駐紮。邊界的山上布滿帶刺的鐵絲網、坦克陷阱、地雷和崗哨,山頂上的揚聲器每天都大音量向北韓播放韓國流行樂。

平昌過去以礦業為主要經濟來源,專門出產無煙煤,但2000年以後隨著產業轉型,礦業沒落,人口外流,貧窮及人口老化問題相當嚴重。平昌也成為南韓經濟發展程度最低的地區之一。

在外人眼中,只有4.3萬人口的平昌只是個種馬鈴薯、養牛的偏遠山區。城鎮的中心是一個平淡無奇的十字路口,只有一些旅館及卡拉OK。近年滑雪、雪橇等運動興起,這裏也建了兩個滑雪度假村,但由於不是長年積雪,遊客不多。

22歲的當地居民李智雪說:「在我們競投奧運主辦權前,國內都沒幾個人知道我們的存在,更別說外國人了。」

事實上,平昌說不上是冬季體育運動的理想地點,滑雪等冬季運動亦說不上盛行,但卻曾申辦2010及2014年的冬奧會,南韓政府希望透過冬奧,讓平昌再現30年前的首爾「奧運經濟奇蹟」。將平昌建設成新的世界級的滑雪勝地及旅遊區。

為迎接冬奧引來的遊客,當地的商戶利用政府有限的資助,自費將食肆傳統席地而坐的矮桌,改為餐桌及坐椅,加設英文餐牌,又在洗手間改裝了西式的坐廁,酒店亦將地鋪睡墊改為床鋪。

然而與此同時,政府斥巨資改善交通,將首爾到平昌的車程縮短至個半小時,遊客可以即日往返首爾,無需在平昌留宿。這就平白令當地的酒店及餐飲業喪失了不少生意。

事實上,平昌與30年前的首爾,不可同日而語。舊名漢城的首爾在1988年主辦第二十四屆夏季奧運會時,正值南韓經歷韓戰後重新發展的時期,人口激增,奧運正好帶動了首爾的基礎建設,當年漢江兩邊建起大量的公園綠化帶,新建的高速公路、橋樑和地鐵路線貫通整個城市,亮麗的摩天大樓在舊商業區和貧民窟之間拔地而起。

漢城奧運向全世界展現南韓經濟的蓬勃發展,成為南韓經濟崛起與民主進步的象徵。反觀偏遠平昌,過度依靠旅遊這項產業維持,要重新發展並不容易。

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珠宇旼(Joo Yu-min)去年出版的一本著作已預示,舉辦2018年冬奧可能會導致江原道地方政府面臨長期的財務壓力,而這樣大型的運動賽事對於當地居民是否具有好處也令人懷疑。

江原道政府是全國最偏僻、最不發達的地區,現時正為如何管理為冬奧興建的六個大型體育設施而頭痛。江原道當地首長金永哲估計,單是這些場館修繕費用,每年將當地政府帶來超過90億韓元(約830萬美元)的赤字。

49歲的金晶喜表示,她不明白政府為何有錢辦冬奧,卻不將公帑用在提升當地的社會福利。金晶喜在距離平昌不遠的旌善郡經營咖啡店,兒子有腦部發展障礙,但附近根本沒特殊學校,她說:「我真的有很多怨言」。

另一方面,南韓政府希望利用冬奧將平昌打造成滑雪勝地,但南韓經濟研究院(Korea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研究員尹尚浩(Yoon Sangho)則說,事實上歐美旅客有很多較近的選擇,並不會捨近圖遠到韓國滑雪,他建議平昌官員應該想辦法吸引東南亞和中東旅客,因為這些國家缺乏滑雪場地。

事實上,冬奧多選擇在山高雪深、寒冬時間較長的地點舉行,這些城市通常交通不便,體育及設施不能應付大批運動員及遊客,因此主辦地區須要花上大筆資金興建住宿及體育設施。2014年在俄羅斯索切舉辦的冬季奧運總共花費了510億美元。

國際奧委會在吸引國家申辦冬奧也越來越困難。下一屆2022年的申辦過程中,先後有奧斯陸及慕尼克等六個歐洲城市退出,最後才讓沒有冰上運動傳統的北京獲得主辦權。至於2026年的冬奧主辦權仍然未知誰屬。

英國索爾福德大學(University of Salford)商學院教授西蒙.查德維克(Simon Chadwick)說:「主辦大型運動會不但涉及財政支出,人們也會想到社會、法律及環境的代價。」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