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不購票也可進場?十一月的吊詭、接待的能力、恐襲的風險…下屆卡塔爾世界盃還有甚麼令人擔心的事?

886

在俄羅斯舉行的第二十一屆世界盃足球賽決賽周賽事已曲終人散。在頒獎之際,電視台的足球評述員少不免提及:球迷要再看世界盃決賽周的比賽,就要等待到約四年半後在卡塔爾舉行的第二十二屆世界盃了。但是下一屆的比賽會是怎麼模樣,甚或能否順利舉行,卻是令人疑惑的課題。

首先,大家很容易注意到的不同之處,自然是決賽周首次在西亞國家舉行。足球過去在歐洲和南美洲最為流行,因此由1930年起的第一屆世界盃,決賽周一直在這兩大洲或墨西哥(地理上雖屬北美洲,但文化上更接近拉丁美洲)舉行。不過隨著足球在其他地方日漸普及,加上國際足協刻意作全球推廣,決賽周自1994年(第十五屆)起,開始有其他洲份的國家獲得主辦權,北美、東亞、非洲國家在過去廿多年間均曾有這種機會,到2022年,終於輪到西亞,由卡塔爾主辦。

但是該國獲得主辦權,並非沒有爭議、也非眾望所歸的決定。事實上,國際足協十多名要員於2015年因涉嫌貪污被控的案件,其中一項指控正是他們收受卡塔爾的賄款,協助取得主辦權。衡量各方面條件,卡塔爾成功申請主辦實在惹人猜疑。該國首都多哈雖然曾於2006年主辦亞運會,但是從未主辦過全球性的體育盛事。2011年,卡塔爾曾主辦亞洲杯足球賽決賽周,在日本對澳洲的決賽,由於已有太多人在球場內,當地警方禁止數千名持有球票的球迷入場。追查原因,原來賽會根本沒有派人在場館入口檢查門票,以致大量並未持票的人進了球場。各界普遍對卡塔爾營辦賽事的能力沒有多大信心。

單就足球來說,該國怎樣也不算是強國,足球文化也不算盛行:目前卡塔爾正在興建四個大型足球場(國際足協表示,目標是總共興建九個);國內的聯賽也並未發展成熟,現正積極從非洲輸入球員;該國的男子隊也從未打入世界盃或奧運會決賽周。

為應付炎熱的天氣,卡塔爾政府在足球場裝設空調設備。

說到氣候,卡塔爾夏季極度炎熱潮濕,根本不適宜作足球比賽,因此國際足協逼得將賽事訂於較涼快的11月舉行。但是世界各國大多數聯賽會歇暑,過去歷屆決賽周均作出配合在暑期舉行,11月的賽期勢必嚴重影響各地聯賽的安排,具體如何處理,目前仍未有定案。

在剛過去的世界盃,卡塔爾派遣了逾一百位各個範疇的專家到俄羅斯,除了觀摩怎樣舉辦賽事外,更重要的是學習接待可能超過十萬名的球迷、遊客,以及來自各國的記者和攝影隊。但是到今天,下屆賽事的外圍賽即將要分組抽籤、安排賽程之際,國際足協和卡塔爾足總還是未能決定決賽周的隊伍數目:究竟是一如這一屆的三十二隊,還是像2026年那一屆有四十八隊?這項決定對於卡塔爾需要提供多少酒店房間、興建多少公路及水電設施等均舉足輕重。卡塔爾到時接待遊客的能力,同樣令人擔心。

四年多以後,到底會有多少人造訪卡塔爾觀看世界盃,順道旅遊,實在是很大的疑問。多哈並不像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不是習慣接待旅客的城市。到訪球迷不能期望在觀看球賽之餘,會有當地旅行團招待他們在城市內到各個景點觀光。而且,卡塔爾信奉伊斯蘭教,根據《可蘭經》,施行對人民日常生活和行為作出嚴格規定的伊斯蘭教法。除了在指定的酒店外,卡塔爾全國禁酒;當地沒有酒吧和夜總會(至少沒有官方許可的),任何「未經許可」的性行為也會遭到嚴懲。雖然為了招徠遊客,卡塔爾會放寬某些禁令,例如在指定的「球迷地區」准許喝酒,國內的娛樂活動畢竟甚少,很多外國人或許會感到極為沉悶。

假如有球迷想趁觀看卡塔爾世界盃之便,順道到鄰近的沙特阿拉伯或阿聯酋的杜拜遊玩,可能也極不容易,因為卡塔爾正與多個鄰國陷入外交危機之中。埃及、巴林和上述兩國均已撤回駐卡塔爾大使,並且對該國實施貿易和旅遊禁制。這項封鎖行動旨在逼使卡塔爾改變國策:停止與伊朗結盟;不再支援「穆斯林兄弟會」;箝制由該國撥款經營的半島電視台等。假如封鎖行動到2022年世界盃舉行時尚未解除,則球迷入境的途徑會大為減少。有傳媒甚至擔心,到時會出現恐怖襲擊或戰爭,導致卡塔爾政府最近要發表聲明,信誓旦旦,指在該國舉辦下屆世界盃全沒風險。不過,種種不利傳聞定必會影響球迷前往卡塔爾觀賽的興趣。

舉辦世界盃和奧運會這類體育盛事,無疑是讓主辦國展示國力、改善形象的工具。俄羅斯原本的國際形象未見討好,但這次世界盃辦得成功,做到軟性推銷的效果。卡塔爾雖是富裕的產油國家,國民人均收入高踞世界前五之列,不過面對多項不利和不確定的因素,究竟該國能否將下屆世界盃辦得有聲有色,還是反過來令形象受損,弄巧反拙,還得拭目以待。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