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際議題

一句塗鴉,成為七年內戰的詛咒。叙利亞學生雖感痛苦後悔,但會堅持為死去的親人而戰…

0 16070

2011年2月,叙利亞一位14歲學生穆阿維葉(Mouawiya Syasneh)跟四位同學在巴寧(al-Banin)學校的墻上塗鴉了一句政治口號。但他沒想到,他們一時興起的念頭觸發了全國性的反政府示威,更演變成一場內戰,至今未息。

今年3月15日,叙利亞內戰將會進入第八年,至現時現導致超過萬人死亡,愈50萬人受傷,全國2,200萬人口,500萬人逃亡國外,國內則有600萬人被迫離開家園。

近日戰事集中在首都大馬士革的東古塔(East Ghouta),約有40萬平民被困於城內,除了缺乏糧食物資,每天也面對政府軍的轟炸。

穆阿維葉憶述說:「當時我們多少帶點開玩笑,從沒想過國內真的會爆發反政府示威。我很後悔令到很多無辜的人死去。」

穆阿維葉及同們的一句塗鴉觸發了叙利亞內戰。

2011年2月,中東地區爆發『阿拉伯之春』的反政府示威浪潮,導致突尼斯、埃及、約旦、也門、利比亞等多國爆發民眾抗議,並最終出現政權交替。

當時住在距離叙利亞首都大馬士革以南約100公里的德拉(Derra)的穆阿維葉從電視和互聯看到有關消息,他即興和四位朋友,用噴漆在學校的墻上塗上「醫生(意指原為眼科醫生的叙利亞總統巴沙爾(Bashar al-Assad),輪到你了」。

三日後,國內的秘密警察在夜間找上門來,將穆阿維葉拘捕,帶到大馬士革的秘密警察總部。穆阿維葉說,他在扣留的12日期間遭受酷刑,雙手被吊起来,又被施以電擊及鞭打,警察迫他供出其他同學的姓名。

事情傳開後,德拉的民眾開始上街示威抗議,要求當局釋放穆阿维葉。示威抗議演變成抗議巴沙爾政權的專制統治和腐敗。原先抗議和平進行,直到2011年3月16日,巴沙爾政府開始用暴力鎮壓參與示威的民眾。

然而巴沙爾政府的暴力回應並没有停止民眾的抗議活動,示威抗議蔓延至其他多個城市。2011年7月,一批基層軍人宣布成立反政府組織「叙利亞自由軍」,揭開了內戰序幕。

巴沙爾的父親哈菲茲.阿薩德(Hafez al-Assad)由1973年至2000年一直統治叙利亞。巴沙爾2000年上台後繼續鐵腕統治,以暴力鎮壓國內平民,受到阿拉伯聯盟、歐盟、聯合國及其他國家的讉責。

敘利亞人口超過85%為伊斯蘭教徒,約有65%屬於遜尼派,什葉派只佔20%,而作為敘利亞統治階級的什葉派阿拉維支派(Alawite),更只佔全國人口的11.5%。由於阿拉維支派的統治階級身份,使得敘利亞的階級矛盾不可避免地沾上明顯的教派色彩,因此自從1940年代脫離法國殖民統治以來,敘利亞國內政局一直不穩定。

學生穆阿維葉的家庭屬於遜尼派,學校要求背誦支持巴沙爾的口號,令他對充滿憤怒。他在獲釋後,仍然秘密在學校塗鴉,亦有協助其他基層的反政府政治組織,試圖將巴沙爾趕下台。

然而真正令穆阿維葉改變是在2013年,任職工程師的父親在前往周五的祈禱會途中被火箭擊中,被送到醫院時已經死亡。穆阿維葉加入「叙利亞自由軍」。

他說:「我父親從不是一位戰士,他從未拿起過一件武器。…他是我的生命,我想為他而戰。」

這場內戰改變了穆阿維葉及同一代年輕人的命運。穆阿維葉原來的夢想是升讀大學,然後當一名飛機師。內戰後,這一切相信都難以達成了,他更沒有想及結婚及生兒育女,他說:「我從未預計到父親會被殺,更沒想到數以千計的父親也遇害。」當日一起塗鴉的其餘四位同學,一人在戰事中被殺,二人後來逃離本國,一人留在德拉。

穆阿維葉原本居住的德拉原本有10萬人口,但經歷多年內戰後,有一半人己逃往鄰國約旦或歐洲,其餘不少人被拘捕或死於戰火。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請先 登入才可留言。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