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公義

非洲年輕球員夢想往歐洲發展,卻被無良經紀詐騙而淪為「足球奴隸」的故事

0 1326

在比利時首都安德烈治區,這裏有一個設備差劣、塵土飛揚的足球場,原籍自塞拉里昂的塞拉芬.霍祖(Seraphin Fodjo)在訓練一批來自非洲的年青球員,希望當中有些球員終能加入歐洲球壇。

霍祖說:「大部分年青球員都是來自喀麥隆、象牙海岸和布基納法索等國,他們的經歷也很相似 : 一些足球經紀接觸他們的家人,承諾可以帶他們的孩子到歐洲踢球,父母於是用盡辦法籌措了一筆錢,將子女送到歐洲。有些人甚至要付上12,000美元的代價。」

據國際足協贊助的非政府組織「Culture Foot Solidaire」估計,每年大約有一萬五千多名年青人離開非洲到他鄉尋足球夢,他們有些流落在歐洲,更多人則被送到東南亞的柬埔寨或緬甸等地的低級別聯賽,繼續他們的足球生涯。實際上,這些經紀只是利用貧窮的非洲人尋夢的心理,榨取他們的金錢。

經理人收了足球員家人的錢後,會取去他們的護照及旅行證件。霍祖說:「經紀將這些年輕人安頓在酒店後,往往就不知所踪。這些連護照也沒有的年輕人最後被酒店趕走。」部分滿懷足球理想的年輕人會跟隨霍祖繼續訓練,希望可以獲得球會賞識,但也隨時會因沒有旅遊證件被遞解出境。

來自喀麥隆的阿洛伊斯.朗(Aloys Nong)十多歲時,有一個所謂足球經紀發掘了他,勸他前往歐洲球壇發展。阿洛伊斯說:「我到過尼斯(一間法國球會)試腳,球會總監亦想與他簽約,但他的經理人卻想敲一大筆,結果合約告吹。」

阿洛伊斯回想當年與其他八個男孩共住在一個單位的客廳,日間不准返回住處。他說:「那時是一月,外面天氣很冷,我們亦沒有禦寒衣物。大家食不飽,就到超級市場偷東西吃,保安員只要我們不將貨品拿出店外,也隻眼開隻眼閉讓我們拿東西吃。」

一年後,阿洛伊斯等人終於被房東趕走。阿洛伊斯得到家人協助才可以留下來,結果有一間比利時球會跟他簽約,在歐洲比賽了十多年,現時在伊朗發展。

法國記者克里斯多夫.葛萊兹(Cristophe Gleizes)著有《非洲足球員的現代奴役生涯》(The Modern Enslavement of African Footballers)一書。他曾在西非逗留了九個月。葛萊兹說:「非洲球員被人當可可豆或棉花般買賣。歐洲的球會到來找尋廉價勞工。」

由於一位非洲足球員在歐洲球會可以賺到比在本土多500至1,000倍的薪金,吉拉斯說:「父母都覺得自己家中有一個金礦。」

「Culture Foot Solidaire」指出,在加納首都就有500間所謂足球學校,這些學校設備簡陋,經營者只是想從中取利,有些經紀可從青年球員的第一份職業合約獲得五成收益。

歐洲足協限制18歲以下的球員簽署職業足球員合約,那些經紀就以假文件虛報球員的年齡,取道斯洛伐克、匈牙利或希臘等國進入歐洲。意大利警方去年中就非洲年輕球員以假出世文件、簽證或其他文件進入該國展開調查,涉事的球會包括國際米蘭、費倫天拿及意乙球會奇塔代拉(FC Cittadella)。

西非各國在國際賽事表現出色,但國內聯賽的規模仍然不大,球會亦付不起薪金,估計四分之三的非洲足球員月薪少於1,000美元,大部分要依靠家人及球迷的捐款維持生活。

歐洲球會為了省卻向非洲球員所屬球會付出轉會費,亦樂意與經紀合作輸入有潛質的非洲球員,然後將這些球員轉售往其他球會,藉以圖利。

除了歐洲,近年亞洲地區的經濟發展,不少資金流入足球壇,企業亦有財力贊助職業足球。在緬甸,頂級的外來球員月薪可達9,000美元,在越南也可賺到年薪可達八萬美元,印尼更高達二十至三十萬美元一年,於是亞洲球會也成了非洲球員的立足地。估計現時泰國超級聯賽每間球會都起碼有一位非洲球員,另有不少非洲球員受聘於低組別的球會。

伊曼紐爾.克斯卡(Emmanuel Koska)原本在喀麥隆乙組聯賽出賽,他出售了父親的土地前往泰國,以為可以在一間泰國球會爭得一席正選位置,抵涉後卻發現經紀不知所踪,原本聲稱會聘用他的球會亦沒有留用他,結果只有流落在當地碰運氣。際遇更差的,只有從事體力勞動工作,賺取旅費回家。

一位專門協助非洲年輕球員的比利時律師說:「孩子們即使聽了我們的話,依然會繼續發夢。」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