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文化

這位年輕的非裔女性醫生,在航機上表明身份卻被拒為病人施救:究竟充滿偏見的人心中想些什麼?

0 5522

Implicit-Bias_8

一位年輕的女性非裔醫生在飛機準備挺身而出救助一位患病的乘客, 空中服務員卻拒絕相信她是一位醫生!

來自是侯斯頓的婦產科醫生克羅斯(Tamika Cross),日前乘坐到達美航空公司(Delta Airline)到底特律出席一個婚禮,客機起飛不久後,她前座一名男乘客不醒人事,空姐詢問機上有否醫生,她即舉手示意。

空姐說:「親愛的,我們需要真正的醫生、護士或醫療人員,現在無時間跟你說話。」

此時,航機的廣播再響起:「機上倘有任何醫護人員請按鈴。」

克羅斯按了鈴。

Implicit-Bias_4

空姐問:「你真是醫生,讓我看看你的履歷表,你是那一科醫生?你在那裏工作?為何在底特律?」

克羅斯一一回答,此時有一名白人男性上前表示他是醫生。

空姐說:「謝謝你的幫忙,他可以幫忙,他有醫生的證明。」

克羅斯雖然心感不快,但亦向空中服務員提供意見,協助該名患病的乘客。

Implicit-Bias_3

事後,空姐雖向克羅斯道歉,並提出以飛行里數作補償,但克羅斯禮貌地拒絕,因她不想以飛行里數補償公然歧視的行為。達美航空公司回應表示:「公司絕不接受岐視行為」,並表示高層已聯絡克羅斯,保證會全面調查這次事件。

克羅斯事後把她的遭遇上載至「臉書」,獲超過12,000人留言力撐,更在Twitter引發討論。不少非裔的醫生都貼文分享,經常被質疑是否是醫生。

致力倡議生育權的著名的婦產科醫生柏加(Willie Parker)也是一位非裔人士,他說:「他覺得最悲哀的是,有些人只因為外表而不認為我是醫生,他們似乎從沒有仔細想過我可以是個醫生。」

Implicit-Bias_7

有評論指出,除了明顯性別及種族歧視外,這種情況亦可能源自來自一種非常但普遍的「隱含偏見」。對很多人來說,女性及黑人,並不符合潛意識中的醫生固有形像。

據統計,在美國修讀醫科的學生約有50%是女性,但正式執業的醫生則只有三分之一是女性。另根據美國醫學院協會,美國執業的醫生,只有4%是非裔人士。

非裔醫生組織「BlackDoctor.org」的成員米勒辛(Meena Singh)表示:「醫生的白袍及資歴證明,仍未能讓人們『承認』一位非裔醫生。」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