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文化

討論經年,爭辯不休,日本為收入終於准開賭場!照搬新加坡開賭、防賭模式有幫助嗎?

544

不少國家或地區在經濟不景、尋求出路時,都會想到開賭一途,認為此舉除了可以帶來博彩稅收入外,還可以刺激旅遊業和製造就業機會。以東亞地區來說,澳門固然早已有「東方拉斯維加斯」之稱,新加坡也於十多年前決定發展博彩業,香港也一度有人作這種倡議,其後胎死腹中。

當然,開賭可能會帶來經濟利益,但是這項政策要在任何地方推行,都會遇上反對聲音,其中最顯而易見會令人擔心的問題,是開賭助長賭風,令大量當地人沉迷賭博;此外,賭業也可能會滋生各類不法活動,影響治安。

就以日本為例,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經濟大幅衰退後,二十多年來歷任政府用盡各種政策刺激經濟,始終未見有重大起色,到約2001年,日本國會開始討論在國內開設賭場。經過十五年辯論,到2016年,國會終於通過所謂《綜合度假村法案》,也就是「賭場法案」。最近,眾議院又通過了管制賭場經營的相關規定,隨着參議院也亮了綠燈,有意開辦賭場的地方政府可在2019年年中開始投標,預計第一家所謂「綜合度假村」(即包含賭場、酒店、餐廳、商店、會議廳和其他設施)會在2024年落成。據報道,目前日本已有三個地方有興趣開辦賭場。

對於這項政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6月時在國會說得冠冕堂皇:「旅遊業日本發展策略的重要支柱,綜合度假村能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和文化,加強日本的國際競爭力。」經濟學家分析,博彩業有望每年為日本帶來2兆至3.7兆日圓的收入,也會製造大量就業機會──日本賭場學校去年的學生人數已比2016年多了一倍,可見看好這行業發展的日本人為數不少。

雖然一切看似已塵埃落定,但是民間依然反對聲音不絕。日本共同通訊社最近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65%民眾反對設立賭場,支持的只有26%。民眾的擔心有其道理,事實上日本的賭風本已頗為熾熱:根據日本去年的一項調查,有3.6%受訪者表示,自己在人生某個階段曾瘋狂沉迷彈珠機、彩票、賽馬、賽艇、賭球和賽車等賭博活動,按此推算全國大約有三百二十萬人曾賭博成癮。該調查報告指出,這項比率比美國、南韓和香港等地的為高(不過各地的調查方法或有不同)。

面對開設賭場會助長賭風的質疑,日本政府也提出了對策,簡單來說,就是仿效比日本更早開賭的新加坡。安倍晉三及日本前振興地方經濟事務局局長石破茂均到訪過新加坡賭場,對其經營模式讚許有加。

新加坡在2010年開放賭場後,為防止人民賭博成癮,決定對當地人收取100坡元入場費。日本政府也有類似規定,凡日本公民想進入賭場,都要繳交6,000日圓入場費,而且每周最多只能進入賭場三次,每月最多十次。而外國遊客就不用繳入場費,也沒有次數限制。

新加坡又禁止幾類「除名人士」進入賭場,包括自我除名者、家庭除名者和法例除名者。自我除名者是希望戒賭或相信自己有賭博問題的人,事先自行申請加入除名名單;家庭除名者則由家人代問題賭徒申請禁令;至於法例除名,就規定未償還破產債務、接受政府補助、六個月內未交租和接受法律援助者禁止進入賭場。日本很可能也會仿效這種除名制度。

究竟各項「防賭」措施能否阻止賭風蔓延呢?大阪商業大學校長,同時也是賭博經濟學專家的谷岡一郎表示,他支持日本開設賭場,同時認為政府提出的措施對防止人民賭博成癮並無幫助。他批評政府並沒有公佈會撥款多少於這方面的工作,也未有提出有關撥款會怎樣使用。

一度是賭徒,現正帶領一個民間團體反對開賭的田中紀子則認為,政府需要撥出50億日圓來處理賭博成癮的問題。她又指出:「在日本,研究賭博成癮這問題的專家很少;和美國相比,由成癮者自己組織起來的自助組織也極少。賭場建成後,賭博成癮的問題定會愈來愈嚴重。

拉斯維加斯一家賭博顧問公司的首席策略師Jonathan Galaviz認為,新加坡賭場的營運模式無疑在社會和商業需求之間取得了平衡,日本能否做到這一點,還得拭目以待,而其中一項值得考慮的措施,是將部分博彩稅收入撥作宣揚理智賭博。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